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論五好丈夫的養成
論五好丈夫的養成 連載中

論五好丈夫的養成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茶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荀宜正 趙三

家庭,親人,平靜的生活,這些於普通人而言很平常的東西,對於上輩子的荀宜正來說,她一樣都沒有
重來一次, 家庭,親人,平靜的生活,這些東西荀宜正依舊是沒有
罷了罷了,沒有就沒有吧,重來一次已經是白撿了一條命,就當做是老天都看不下去要幫她報仇了
但是,眼前這個笑得一臉狗腿的男人是怎麼回事? 「娘子,我覺得咱們家兒子似乎有點無聊,要不咱們再生一個吧!」 「不巧,我肚子里是兩個
展開

《論五好丈夫的養成》章節試讀:

裝模作樣


  這個年頭,借錢的不是大爺,欠錢的反倒是大爺。

  荀宜正在屋子裏面聽到趙三的話,手上的動作也是一頓。

  她記得,趙三的妻子是有舊疾的,不要命也治不好的那種,就是拖着讓人活受罪。趙三的妻子雖然病着,可是家中的事情都是她在做,趙三基本不會做,趕上病的嚴重不能幹活的時候,趙三是寧願看着家中的地荒掉都不會去幹活的。趙三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想要從水生的手中將老村醫的遺產全部都拿走。

  整個村子只有這一個老村醫,就是周圍有別的村子的人生病了請不起鎮里的醫生也會跋山涉水來找老村醫治病。雖然老村醫收的錢並不多,可是多年的積累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財產,再加上老村醫本身也沒有什麼花錢的不良嗜好,趙三一直堅信自己的這位老大伯留下來不少錢給水生。

  錢?抬頭看了一眼屋子的環境,荀宜正冷笑一聲。

  水生若是真的很有錢,早就先將家裡修繕一下了。老村醫根本就沒有留下多少錢,他很多時候都是免費幫村名治病,哪裡來的錢?唯一的存款,也在葬禮上用得差不多了,水生倒是孝順,葬禮的的不錯。

  這一點,整個村子的人都很清楚,荀宜正也聽了幾十遍,唯獨趙三不信,一定說是水生將錢都藏起來了。

  不過,這和她有什麼關係嗎?

  荀宜正低下頭,繼續手上的動作。

  她來到這裡衣服不多,而且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幾乎都破了,就連她身上現在穿的這件都是破的。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還是要先將自己的日子過得好一點才是。

  荀宜正想的是好的,然而她還是低估了趙三不要臉的程度。

  「水生,你都不是我趙家村的人,住在我趙家村這麼久已經是對你的恩賜了,你還佔着我大伯的財產,以前我大伯在的時候我是晚輩不好說什麼,現在我大伯都不在了,那東西就該是我的,我爺爺就我一個孫子!」

  「哎呀,你們在吵什麼呢?水生啊,不是我說你,趙三說的也有道理,以前老村醫在的時候我們不好說什麼,畢竟是他老人家自己決定的,可是如今他不在了,我們就要說上幾句了,畢竟不管怎麼說我們也都是趙家村的人,水生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外面的聲音已經不單純是趙三和水生的聲音了,而是多出來第三個人的聲音。

  怎麼,這是清醒回來的第二天就遇上搶奪家產了嗎?以前也是,三天兩頭這種事情就要發生一次,她都已經快習以為常了。

  冷笑一聲,荀宜正的動作慢了下來,聽這個外面的談話。

  以前的時候只覺得他們低俗又厭煩,現在再來聽他們爭吵的聲音,竟是還有點期待。她討厭的人在內訌,這不正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嗎?

  「我不是這裡的人,我知道,過些日子我就會離開這裡的,你放心,義父的東西,我不會帶走的。」水生的聲音淡淡的,也不只是已經習慣了還是真的不在乎。

  「既然你這樣說的話那我也就直說了,趙家村的事情自然是趙家村來解決,水生,你也別難過,你畢竟不是姓趙的,唉,老村醫的東西你是不能帶走了,別的事情就不多說了……」

  第三個人是誰荀宜正沒有聽出來,只聽得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趙三打斷了。

  「怎麼能不多說,我大伯救了他,咱們村子救了他,他就一點都不回報?就算那些小恩小惠不好算,那水生,你的媳婦是大家幫你一起買來的吧?村裡大家可都是出了錢的……」

  手上一緊,差點將針扎進肉里,荀宜正面容扭曲。

  怎麼,聽這話的意思,是還想着全村共同享用她嗎?

  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偏激了,卻還是忍不住往那邊想,荀宜正雙手握拳,幾乎要衝出去將趙三掐死,就像她曾經做過的那樣。

  「你說得對,是村子裏的人將我買下來的,所以我會和水生一起還錢的。」從房間里走出來,控制着自己不出手去將眼前這個讓人在夢中見到都要嘔吐的臉毀掉,荀宜正臉上帶着輕笑。

  「那些強盜將我抓走,如果不是你們將我買下來的話,我現在恐怕都不知道會在哪裡呢。這幾天我也想了很多,有些事情並不是我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有些事情事實就是事實,也不是我能夠改變的。」說著,荀宜正偏頭看着水生笑了一下。

  「你們買下我,也算是救了我,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也不得不承認。水生,對我也很好。」

  原本還是抬着頭說,可是說著說著,荀宜正低下了頭,掩着,嘴角,一副害羞的樣子。

  荀宜正的容貌並不能夠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只能算是上乘,可是在這樣的一個小村子裏,即便是上乘的容貌也是少見的,再加上荀宜正本身從小練武,身段和身形都是極好的,在這個小村子裏,她的存在無疑算是頂尖的。

  此時她微微偏身子低着頭,側臉與脖子形成的線條十分流暢,因為自小練武,皮膚緊緻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小巧的耳垂趁着白皙的肌膚,讓人想入非非。

  水生看見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角度。

  雖然說兩個人之間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過了,可是那個時候荀宜正一直在反抗,她又會運用巧勁,所以水生那個時候幾乎是惱羞成怒直接動手,溫柔情趣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甚至看都沒有看清楚,現在想一想,竟是連那天都看見了些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被眼前的景色晃了眼睛,水生許久才回過神來,一抬頭就看見趙三正在眯着眼睛緊盯着荀宜正的脖子。

  水生和趙三是面對面站着的,荀宜正是站在兩個人的中間,也就是說,趙三看見的,和水生看見的是同樣的景色。

  腦海中轟的一下,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感覺,水生已經下意識伸手將荀宜正一把扯到了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