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彼岸有女很傾城
彼岸有女很傾城 連載中

彼岸有女很傾城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蘇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青瑤 現代言情 藍離洛

前世他是高高在上的仙界帝王,殺伐決斷;她是仙界藏書閣里的守護石,痴心守候
桃花壽盡,美人心死,藏書閣前的桃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千年已過,她褪去青澀,美得讓人窒息
今生,他是不可一世的帝王,生得一副好皮囊;她是傾國傾城的九公主,千般聰慧也抵不過一個情字
他愛她的風華絕代,聰明絕頂,他給她萬千寵愛,笑靨如花,許她一世榮華
而她,舍了他的富甲天下,負了他的天下第一,只願為他深宮緊鎖,許天涯海角,生生世世
展開

《彼岸有女很傾城》章節試讀:

第三章 纓黛傾城 前世之淚


帝國 帝都

「回來了。」男子穿着金色黃袍,端坐着,眉宇間儘是威嚴。

「是,陛下。」使臣恭恭敬敬的跪在案邊。

「怎麼樣?」男子好看的眉毛皺起來,淡淡的說。

「回陛下,這雲都王朝似乎比我們想的要更加繁榮強大,臣覺得此時攻打併不明智,不如靜待時機。」

男子點點頭,揮手示意使臣退下。

使臣起身,猶豫了片刻,小聲說道:「陛下,這次出使,臣見到了殷崖宮宮主,那人絕非等閑之輩,只是……」

男子起身,「只是什麼?」

「這宮主似乎對雲都王朝的九公主很感興趣,那一場宴會他的眼神就沒從九公主身上移開過。」

「哦?」男子若有所思,「那九公主是何人?」

「回陛下,那是雲皇流落民間的女兒,不知怎的,月余前尋回來的,長得倒是傾國傾城的絕色。」

男子挑眉,不置可否。

使臣再接再厲,說道:「稍後,臣會派人將畫像送來給陛下過目,臣覺得和親或許是個試探的好方法,陛下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和親?我帝國竟到了需要利用婚姻試探的地步?」男子揚起眉,滿是不悅。

「臣該死,微臣失言。」使臣急忙跪下,伏在地上戰戰兢兢。

深吐一口氣,帝軒城揚揚手。

「出去。」

像是得到了赦免,使臣趕忙離去。

這男子是帝國的帝王帝軒城,年紀輕輕便已名揚天下。這個帝王雄才偉略,果斷狠辣,長得也是少有的極品,只是這個帝王少言寡語,心思難猜,讓人不敢靠近。

走出御書房,沒有半分猶豫,帝軒城走向貴妃殿,這裡住着他心儀的女子,那個讓他一見傾心的美麗尤物。

帝軒城登上帝位已經五載,後宮妃嬪卻是寥寥無幾,宮中只有一位貴妃和一位惠妃,而皇子公主更是沒有。

不是這些后妃不願意,而是這個帝王不願意,雖然帝軒城經常往來後宮,卻從不曾留宿,在帝軒城心裏,這去往後宮只是例行公事罷了。

太后顧慮皇家子嗣,故下旨招秀女進宮,為帝王繁衍後嗣,儘管帝軒城百般推辭,也拗不過太后。太后是帝軒城的親祖母,帝軒城自小失去母后,只有祖母對他自小愛護有加,帝軒城也不願違逆她老人家。

自從先皇后故去,帝軒城只傾心於這貴妃一個人,整個帝國的人都知道,帝軒城這個帝王只喜愛貴妃伊人,只是這貴妃的肚子卻一直沒有動靜,讓人好生疑惑。

「又是一個月圓之夜。」帝軒城喝了一口酒,坐在階梯上望着那圓圓的月亮。

一身白色輕紗長衫隨意穿在身上,青絲散落在階梯上隨風而動。左手支撐着身體,右手拿着酒壺,似乎是醉了,男子臉上的紅暈襯得月下的眼眸更加落寞。

每年中秋月圓之夜,這位不可一世的帝王便會到星沉閣喝酒看月亮,因為那個美麗寧靜的女子喜歡,那是他的青梅竹馬,也是他的愛人——故去的纓黛皇后古語嫣。

一個是英俊瀟洒的太子,一個是溫柔嫻靜的大家閨秀,自小一起長大的兩人早已心心相印,只是他帝王繼位之時卻是她故去之日。即使今生無緣,他仍立她為後,許她萬里江山為娉,一世長哀為媒。

「軒哥哥,你看那桃花多麼美啊。」古語嫣笑得開心,拉着帝軒城的手在桃花林里奔跑。

停下腳步,緊握雙手,帝軒城站在古語嫣面前,笑着說:「嫣兒,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們一生一世在一起,直到桃花開盡,青山謝華,一生相守。」

女子莞爾一笑,傾國傾城,也傾倒了這個男子的一生一世。

「待我得勝歸來,那時我便是這帝國的主人,你便是我唯一的皇后。」男子仰起頭,許下這山盟海誓。

女子輕笑點頭,為他整理戎裝。「我在這桃花林里等你。」

榮歸之日,他容光煥發,喜不自勝。她深陷火海,與那一片桃花林一起香消玉殞,徒留下這星沉閣陪伴歸人。

他不再露出笑顏,不再踏入星沉閣。再沒有人敢提那個故去的女子,再沒有人敢靠近這個陰沉的帝王。

帝軒城從此專心政事,百姓都說這是一個勵精圖治的好帝王,只有他自己知道心裏的苦,只要停下,腦海里就全是那女子的音容笑貌,揮之不去。

直到兩年後,帝軒城遇到李傾城,這個與古語嫣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子,她熱情主動,她嬌媚迷人。他留下了她,也只疼愛她,因為她像那個女子。

冊封那一日,他追封了那個被他塵封在記憶里的女子——纓黛皇后,美如纓,雅如黛。將她的牌位和自己的劍一起封存在寢宮的密室里。

天亮了,帝軒城起身回到寢殿,彷彿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聽說陛下要選秀了,怎麼,是臣妾伺候的不夠好,陛下才去找別人呢?」女子的聲音溫柔婉轉,眉目間儘是委屈。

溫柔一笑,輕輕握住美人的腰肢,兩個人的臉龐靠得極近,呼吸之間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心跳。

「朕的好貴妃,朕對你的好你感覺不到嗎?」說罷,將女子的手放在手中摩挲。

望着男子深情的眼眸,女子不禁淚落。「這個男人的深情真的是給自己的嗎?還是這一片心都是給那個女子,透過我,他看到的只是另一個女子吧。」

抬手拭去女子眼角的淚。「愛妃莫要哭了,朕還有事要處理,晚些再來陪你用膳。」

帝軒城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徒留女子再原地愁腸。

「天下人都道我是你的掌上珠心中寶,又有誰知你這心裏早已沒有別人的容身之地。五年了,你還是念念不忘,我不過是個替代品罷了。」

回到御書房,看到門口小太監手裡捧着一幅畫,不由得想起了前幾日使臣的話,吩咐太監將畫放起來,命令使臣送八百里急報去慕容王朝。

「這速度應該趕得上選妃了吧。」帝軒城臉上現出一絲邪魅的笑容。

此時的帝軒城又怎麼會想到,自己將會經歷又一次的痛徹心扉和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