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后駕到:老公束手就擒
天后駕到:老公束手就擒 連載中

天后駕到:老公束手就擒

來源:有書閣 作者:喬久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久久 喬思雅 現代言情

深夜,X城最豪華酒店的zongtong套房裡,窗帘緊閉,時不時傳出一陣時而低沉時而嬌媚的聲音
昏暗的房間內,一對男女正忘情地痴纏在一起
亦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陷入寂靜
....展開

《天后駕到:老公束手就擒》章節試讀:

第三章 簽約星空娛樂


喬久久被這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給震懵了,「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我沒有借過錢啊。」

笑話,哪裡來的巨額債務?

拿着文件的男人揚了揚手中的文件,「這是你簽的的借據,還有當事人的證詞,你自己看看吧。」

接過男人手中的文件一看,喬久久眼前一花,懷疑自己看錯了,竟然真的是她的親筆簽名,可這都是南皓軒讓她簽的一些無關緊要的文件啊。

往下看下去,都是債主的證詞,親口指證她親自借了錢用去賭博。

最後看到債務額度,喬久久覺得天都要塌了!

五千萬,竟然五千萬這麼多!

自己的親筆簽名,債主的指正,這下她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了。

隨着法院來的兩個男人留下的傳票,以及讓她儘快還清債務,否則將採取法律措施的話語,喬久久懷着滿滿的絕望回到了喬家,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

喬久久怎麼也想不到一夕之間,她就失去了所有。

她以為單純可愛的妹妹設計陷害自己,她以為會攜手一生的愛人背叛自己,最疼愛自己的父親也死了,而她現在更是債台高築。

想到那巨額的債務,喬久久不得不強打起精神,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她看着和五千萬相差甚遠的數字,喬久久感覺前路一片迷茫。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快步走到床頭,坐在床邊,打開床頭柜上那個帶着鎖的抽屜,從裏面小心翼翼的捧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拿出盒子里的東西,喬久久靜靜地凝望着它,這是一個被切割的無比耀眼的粉鑽。

那是父親在她成年禮時,花了不小的代價為她尋來的生日禮物。

終於,在承受着所有人的譴責嘲諷中,喬久久支撐着完成了父親的葬禮。

從法院走出來的喬久久一臉的憔悴,畢竟剛剛參加完了父親的葬禮就趕着過來還巨額的債務。

想着那顆被高價拍賣走的粉鑽,喬久久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現在的她可真正的是一無所有了啊。

喬久久獨自一人開着車,想要去散散心。

這幾日接踵而來的打擊弄得她心力交瘁的,連車子開出了城,都不知道。

等喬久久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來到了海邊的大橋上。

她一腳踩下剎車,想到海邊吹吹風,想想以後該怎樣打算。

可極速前進的車子沒有絲毫放緩速度的跡象,像是被人做了手腳!

喬久久的心裏緊了緊,暗道一聲「糟了」,剎車居然失靈了!

她不甘心的猛踩着剎車,但車子並沒能如她所願的停下來,喬久久心裏充斥着滿滿的絕望。

她的車一向保養得很好,而且也會定時檢查,怎麼會突然剎車失靈?所以有人動了她的車,到底是誰,一定要讓她死!

還沒等喬久久想明白,就看見對面駛來一輛大貨車!

看着越來越近的貨車,喬久久不斷地打着方向盤!

可終究……

一陣劇烈的撞擊聲響起!

慌亂間,車頭不小心撞斷了橋上的護欄,連人帶車的墜入海里。

當接到警方說喬久久開車墜海失蹤的消息時,喬思雅正和南皓軒在飯店吃飯。

等他們趕到出事地點,一個小警員告訴他們,只找到了喬久久那輛被撞得支離破碎的車,但是並沒有發現喬久久,現在警方還在努力查找。

聽到這話,喬思雅和南皓軒對視了一下,為了顯示出他們的重情重義,也表示要出一份力,並發動大量的人力物力,加入找人的行列。

至於喬思雅和南皓軒想要找到的是活人還是死人,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幾天後,警方宣布查找無果,喬家宣布了大小姐的死訊。

六年後

「媽媽爸爸,這就是安城啊,我還是第一次來。」

聽著兒子天真無邪的話,夏安笑了起來。

而被小孩稱作爸爸的男人輕輕揉了揉小孩子的頭,「我們火火當然是第一次來啊,爸爸媽媽也是第一次來呢。」

蔣氏集團旗下的星空娛樂會客室里,夏安和夏修明正在和蔣氏集團的人討論着簽約的事情,誰也沒有注意到一個小小身影跑了出去。

蔣奕宸看着躲在他會議桌下和他對視着的小孩子,冷冷的問:「誰讓你進來的。」

公司的人都知道蔣奕宸他向來厭惡小孩。

看着眼前好看的男人,在聽到他不善的問話,火火也學着他的口氣。

「臭大叔,你又是誰,我告訴你,我可不怕你的。」

火火說著還站直了身子,挺了挺胸,不過到底是小孩子,聲音中帶了點軟糯。

蔣奕宸差點被氣笑了,合著在他的地盤還得被一個小孩子盤問是誰。

看着眼前的男人越來越黑的臉,火火很明智的說:「大叔,你別生氣,我是迷路了才進來的,我是跟我媽媽來的,我馬上就走了。」

蔣奕宸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孩挺聰明的,很懂得省時多度,一看情況不對,馬上改了口風,而且還避開了他的問題,不告訴他到底是誰。

正當蔣奕宸覺得這小孩挺好玩,準備再問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着急的呼喚。

「火火,你在哪兒。」

而這時火火跳了出來,邊跑邊對着蔣奕宸說道:「大叔,我媽媽找我了,再見。」

透過開着的門,蔣奕宸看見一個美麗的女子,拉着小孩子的關心的詢問,又或者是低聲的呵責,面上是一片柔和之色。

而夏安至始至終不知道門後還有一個人注視着她。

「夏小姐,我們總裁請你到會議室商量簽約的事情。」

陳軍看着眼前這個明麗動人的女子,不卑不亢的說道。

夏安點了點頭,朝着陳軍客氣的說:「請吧。」

說著站起身來,跟着陳軍離開了會客室。

本來簽約一個小藝人,是勞煩不了蔣氏的大總裁的。

不過正好今天蔣氏的總裁在星空娛樂有個會議,所以才會插手了簽約藝人的事。

夏安剛剛正在和蔣氏的人談好籤約的要求和條件,才注意到自己的兒子火火不見了,只好急急地出去找了因為調皮到處跑的火火,留下夏修明和蔣氏的人繼續談。

而當她帶着火火回來時卻被告知蔣氏的總裁蔣奕宸要親自跟她談談簽約的事情,她只好讓夏修明先帶着火火離開。

「安安,記得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想着夏修明臨走時殷切的叮囑,夏安有些好笑。

修明哥就是將她保護的太好了,她只是失憶了,又不是變成了傻子,難道還會讓自己吃虧不成。

跟着陳軍走進會議室,夏安便看見一個一身黑色西裝,面容冷峻的男人坐在會議桌前認真的處理着文件。

「老闆,夏小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