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愛妻!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愛妻! 連載中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愛妻!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月小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寒錚 現代言情 簡哲

十月懷胎歸來,父親慘死,未婚夫和繼妹串通一氣將她趕出慕家
  三年後,再歸來,為了拿回父親留下的別墅,她不得不惹上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卻被他逼近角落裡
  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勾引我?」   她瑟瑟發抖:「傅先生,我不是故意衝撞你的……」   男人黑眸玩味:「我是不是該『衝撞』回來?」   下一秒,男人賣力的「衝撞」回來……   說好的假結婚,他怎麼就步步緊逼,寸寸深入?   她臉紅,他卻不以為意,挑眉饒有興緻的盯着她——   「孩子都有了,還矜持什麼?」   腿邊矮萌矮萌的小奶包拉着她的手,眨巴着大眼說:「媽媽,快給我生個小弟弟玩!」   從此,婚後的每個晚上都開始沒羞沒臊,精疲力盡的……造人
展開

《一往情深,傅少的心尖愛妻!》章節試讀:

第003章:孩子媽難產死了


司機動作迅速的下了車,將暈倒在車前的女人扶上車後,這才發現她懷裡抱了個骨灰盒。

晦氣……

司機用力拽了拽,竟然沒扯動分毫,目光猶豫顫抖的看向一邊坐着的男人,「傅、傅總,這……」

男人幽寒的視線只在女人胸口抱着的骨灰盒上掃了一眼,語氣平靜道:「去開車。」

司機忙不迭的坐進駕駛位里,重新發動了汽車。

車窗外大雨越下越急,天色也越來越黑沉。

車內的光束很暗淡,傅寒錚垂眸,身邊躺着的女人,黑色長髮被打濕,黏在那張蒼白的巴掌大小臉上,白皙的手臂上一條長長的劃痕,正涓涓冒着血液,落魄而楚楚可憐。

看樣子,不像是故意碰瓷的。

雨夜的路面濕滑,雨霧又大,司機在一個急轉彎後,后座輕柔的女人身子被甩在了男人大腿上。

傅寒錚眉心微擰,低頭——

女人的臉,正趴在他的西褲**……

傅寒錚的臉,陡然寒了三分。

「老劉,我是不是應該送你去駕校回爐重造?」

司機老劉膽戰心驚的從後視鏡里一看,尷尬至極……

老劉乾笑了幾聲,「傅總,對不起對不起,今天雨勢太大了。」

傅寒錚骨節分明的大手,冷漠的將女人的身子挪到了一邊。

女人依舊緊閉着雙眼,沒有醒來的跡象。

傅寒錚盯着女人那毫無血色的柔嫩唇瓣,黑眸縮了縮。

醫院,慕微瀾醒來時,微微撐開的視線里,看見晃動的女性身影。

「瀾瀾!你醒啦!嚇死我了!」

葉果?她的大學同學兼好閨蜜。

慕微瀾乾裂的嘴唇無力的囁嚅着:「果果?你……你怎麼在這裡?」

她一**前,爸爸的骨灰盒不見了,她掙扎着要起身,情緒激動道:「果果你有沒有看見我爸爸的骨灰盒!」

葉果連忙扶她起來,「在這裡,沒丟,你別起來,醫生說你現在身體很虛弱。」

葉果將骨灰盒遞給她,她一把抱了過去,像是抱着巨大的寶貝一般,用盡全身力氣抱住。

葉果大概得知她家裡發生的事情後,義憤填膺的將沈秋母女罵了好久,伸手抱住她,同情道:「要不是我今天來醫院看我小舅舅家剛出生的小表妹,估計都碰不到你,我舅舅家就在隔壁VIP嬰兒房,你有什麼事記得叫我,我幫不上你,我小舅肯定能幫得上你。你先好好睡一覺,我看完小表妹再來看你。」

葉果拍了拍慕微瀾的背脊,任由她抱着骨灰盒,幫她掖好被子,沖她輕鬆的笑了笑,「瀾瀾,你好好休息啊,有事叫我!」

慕微瀾腦子裡一片混亂,閉上眼,全是父親從高樓縱身一躍的畫面。

眼淚,從眼角無聲滑過。

隔壁嬰兒房內。

葉果剛推門輕手輕腳的進去,便感覺到了極低的氣壓。

傅政遠拄着拐杖,目光複雜的注視着保溫箱里剛出生的小傢伙,「胡鬧,傅寒錚!我沒想到你會幹出這麼荒唐的事情來!」

傅老爺子抬起拐杖,就往傅寒錚腿上重重打去,壓低聲音惱怒的問:「這個孩子的親生母親呢?」

傅寒錚抿着薄唇,清峻臉龐沉靜的沒有一絲波瀾,「難產死了。」

傅政遠氣的氣血翻湧,「你要氣死我?!」

葉果趴在保溫箱外,拉着傅老爺子的手臂,小聲道:「外公,您看,小表妹多可愛呀,您就別生氣了,您不是一直催着小舅結婚生子嗎?現在小舅有孩子了,您又生氣?」

「我是讓他先結婚再生孩子,不是讓他一步登天突然抱個孩子回來!招呼都不打一聲女兒都生下來了!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

此時,護士推門進來,禮貌提醒道:「傅董事長,您說話盡量小聲一點,會影響到小寶寶休息的。」

傅政遠張了張嘴,瞧了一眼保溫箱里可愛的小嬰兒,似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握着拐杖轉身離開了嬰兒房。

葉果沖傅寒錚曖昧笑了下,「小舅,你這速度夠快啊,女朋友還沒有呢,連女兒都有了。恭喜恭喜。」

「大人的事情,小孩別管。」

傅寒錚目光幽深的看了眼正在熟睡的小嬰兒,吩咐道:「看着你妹妹,我出去一下。」

丟下這麼一句不容置喙的命令,傅寒錚邁開長腿,出了嬰兒房。

司機老劉剛去交完費回來,「傅總,那女孩子的醫藥費全部結清了。」

「她人呢?」

「就在隔壁,喏——」

老劉往隔壁病房一指,只見病床上已經空蕩蕩的了,不解的撓撓後腦勺,「咦,人呢?」

有護士進去收拾病房,傅寒錚皺眉問:「住在這間病房的女孩呢?」

「你認識她嗎?她剛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