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棺異聞
詭棺異聞 連載中

詭棺異聞

來源:掌中雲 作者:李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寧婭 懸疑驚悚 李北

給活人抬詭棺,詭異從此降臨
一次挖陰宅中,卻泥地湧出污血、青龍纏鬼棺現世,隨着而來的是 展開

《詭棺異聞》章節試讀:

第8章 一夜驚魂 


爺爺沒有說話,而是皺眉沉吟着,過了片刻才說道:「這種事我也沒見過,我只是聽你爺爺的爺爺講過,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說完後爺爺又是輕嘆了一聲,一臉憂愁的說:「我心中沒底,這事兒懸了,即便不死人,也要出不好的事,我們暫時是危險的。

聽完爺爺說的話我觸動很大,白天挖陰宅的時候我不小心打死了一條青蛇,而且後面又有東西跟着我們一起回家了,還差點要了我和爺爺的性命,這一切詭異的現象都不是一個好兆頭。
一陣冷風吹來,我打了一個哆嗦,緊靠着爺爺。
「北子,今晚上很關鍵,我們不能回家。
」爺爺說,神情嚴肅。
我急忙點頭,跑到家裡的那不幹凈東西都不知道走沒有,現在若是回去那豈不是羊入虎口。
爺爺拉着我快速離開了,我們沒看到的是,有幾張死人錢吹到了我們剛才所站的位置,打着漩渦轉,之後被吹到了空中。
爺爺對這一帶的環境熟悉的就像是自己家裡一樣,很快就帶着我躲到了幾里外的一個牛棚里,牛棚里的牛晚上已經牽回家去了。
「北子,蹲下。
」爺爺說,伸手從地上抓了一把牛糞。
我按照爺爺的指示蹲在了角落裡,雙手抱膝蓋低着頭,爺爺把牛糞塗抹在了我身上。
「北子,你忍着點,這樣或許能救我們的命。
」爺爺說,他自己則是在地上滾了一圈,然後蹲在我身邊。
「北子,不管聽到什麼,或者看到什麼,千萬不要出聲,我們身上塗抹了牛糞,那些東西是看不到我們的。
」爺爺小聲叮囑。
黑夜十分安靜,一點聲音都沒有,似乎整個天地間就只剩下我和爺爺在這牛棚中。
爺爺雖然說那些東西看不到我們,但是我心中還是充滿了緊張,雙拳緊握,豎著耳朵聽着外面的動靜,一點困意都沒有。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外面起風了,嗚嗚的響,聲音很嚇人,像是有人在黑夜中哭泣一樣。
緊接着我就聽到了沙沙的聲音,那聲音就好像是鞋底摩擦地面發出來的,過了一會,那聲音就更加清晰了,就是有人在外面走路,而且聲音是越來越響,那走路的人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到最後,那腳步聲走到了牛棚口,而且還停了下來,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來了。
我在心中祈禱,祈禱那東西趕緊離開,不要進來,千萬不要進來。
我是低着頭,眼睛緊閉,臉上都塗滿了牛糞,看不到牛棚外的動靜,我只能倚靠耳朵去聽。
噠噠,噠噠,噠噠……
那聲音又響起了,這一回不再是沙沙聲,而是鞋跟在地面撞擊發出來的聲音,在牛棚口停下來的東西走了進來。
一種無比緊張的氣氛籠罩在我心頭,我擔心那進來的東西下一秒就把我抓出來了,那種感覺讓我血液都幾乎要凝固了,我連微微的喘息都不敢發出來。
我感覺到那東西走到了我身邊,我甚至還能感覺到一雙幽冷的目光在牛棚中掃視着。
我不知道爺爺是什麼感覺,反正我是害怕的要死,我悄悄的把鐮刀握住了,那東西要是敢碰我,我就要跟它拚命。
雖然很害怕,但威脅到生命的時候,絕對不能含糊,抱着一種人死鳥朝天的心態。
但自始至終那東西也沒有再前進一步,它停了下來,似乎在尋找。
「嗬……」
一道吸氣聲傳入了我耳中,那聲音聽得我全身都在打哆嗦,精神都處於崩潰的邊緣。
「嗬嗬……」
吸氣聲在我耳邊響起,那東西似乎是在圍着我轉圈,但自始至終它都沒有發現我。
就這樣持續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又有腳步聲響起,那東西慢慢退出了牛棚。
我猛地鬆了口氣,衣服都被冷汗打**,那東西終於走了。
然而,下一秒,我整個人的神經頓時緊繃了起來。
「李……北……」
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在呼喚我的名字。
我緊咬牙關,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李……北,我死的好慘啊,你還我命來……」
那聲音繼續響起,每一個音調都拖得很長,就像是九十歲即將要死的老太太發出來的聲音。
那種恐怖的感覺沒法形容,我感覺我的心一隻都在我的嗓子眼,隨時都有可能跳出來。
「李……北,你在哪裡,還我命來……」
「李……北……」
那呼喊的東西進到棚子里來了,一聲聲的呼喚着,最後我感覺它來到了我身邊,我都感受到那股陰森的氣息。
「李……北,我發現你了,你逃不掉的,還我命來……」
那聲音繼續叫,我感覺有一個滑溜溜的東西爬到了我後背上。
我心裏猛地一個哆嗦,差點就要喊出來了,爺爺用力拉着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動。
我強忍着心中的恐懼,一動不動,任憑那滑溜溜的東西在我身上爬,最後那東西來到了我頭頂。
我聽了爺爺的暗示,一動不動,在我身上那東西始終沒有向我攻擊,就只是在那裡不停的呼喚着我的名字。
這一回足足折騰了半個小時,那東西才從我身上離開,慢慢走遠了。
我依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全身保持了緊張的狀態。
外面那嗚嗚的風吹了一晚上,我至少聽到了五波腳步聲從牛棚前走過,而不遠處村裡的狗叫了一晚上。
這一夜對我來說是漫長的,在心中默念了幾百遍菩薩保佑,天終於慢慢亮了。
我依舊不敢動,直到太陽升的老高的時候,爺爺才喊我。
我從地上站起,雙腳發麻,猛地摔倒在地。
「北子,你沒事吧。
」爺爺急忙把我扶了起來。
「爺爺,你看……」我指着牛棚驚呼了起來。
在牛棚中,地面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腳印,全都是半隻腳掌印,只有腳掌沒有腳跟。
在那些腳印中,還有一條條的溝壑形的痕迹,像是被蛇爬過一樣。
我感覺脖子後面有什麼東西,伸手拿了過來,一瞧,大叫了一聲:「我的媽呀!」
此刻我手上拿着一枚青色的鱗片,有大拇指那麼大,那是蛇鱗。
「北子,不要害怕,都過去了。
」爺爺沉聲說,他在我身上又撿了好幾塊蛇鱗下來。
爺爺望了一眼外面,沉聲說:「天亮了,那東西應該走了,我們回家看看吧。

臨走的時候我們把牛棚里的那些腳印全都抹掉了,出去在河裡洗了個澡,晾乾了衣服這才向村裡走去。
剛走到村口,村口就圍滿了人,低聲談論着,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