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頂流團寵天天想離婚
頂流團寵天天想離婚 連載中

頂流團寵天天想離婚

來源:微閱雲 作者:桃笙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傅驍衍 其他小說 寧子蕪

寧子蕪上輩子從年少喜歡傅驍衍,愛戀他的笑,沈溺他的壞,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痴愛十年,她弄丟了自己的心,失去了他們的孩子,得到的是永遠治癒不了的傷痕
這一世,寧子蕪知道自己錯愛得徹底! 她重新悔過,手撕綠茶,遠離渣男,重獲寧氏一族的寵愛,在娛樂圈裡一路開掛,直到她混到了影后的身份—— 「寧小姐,請問傳言您已經結婚了是嗎?」 「是的,但,離異
」 寧子蕪大方地承認了自己婚姻的現況
而台下的傅驍衍攥緊了拳頭,該死的女人,他遲早得把她追回來! 展開

《頂流團寵天天想離婚》章節試讀:

第3章 爺爺還是疼愛她的!


寧子蕪自顧自放下了東西,然而陳香梅似乎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嘴裏還在諷刺個不停。

寧子蕪微微扯開一個笑,「我記得我爸剛娶你的第三天不就出去找女人了么?我比你還好點,至少我是傅驍衍明媒正娶的。」她停了停,眼神上下打量着陳香梅,「不像陳姨你,那時候當著我爸的小三,天天盼着我媽死。」

陳香梅沒想到寧子蕪說話這麼毒,氣得臉都綠了,叉着腰指着寧子蕪罵了起來:「你個沒良心的東西,好歹我也是你明面上的媽,你就這麼對長輩?」

寧子蕪薄涼的目光掃在她的身上,眯起眸子正準備說些什麼,不遠處忽然傳來兩聲驚呼。

「子蕪!你回來了!」寧子丞的臉上滿是壓不住的高興,他邁着大步匆匆從陳香梅的身邊擦肩而過。

「哎,你們……」陳香梅一個不注意,被他撞到了一邊,她憤憤地指着面前這對兄妹,正準備破口大罵,那邊就出聲了。

「陳姨,爺爺還在休息。」寧子丞淡淡地開口。

爺爺這二字一出,陳香梅瞬間噤聲。在寧家,她就算有點手段,也不敢在寧老爺子頭上雜耍。

寧子丞直奔到寧子蕪的面前,拉着她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番,溫潤的臉上總算有了點顏色。

「子蕪,你都瘦了。」他長長地嘆息了一口,隨後安撫道,「剛才陳姨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要是知道傅驍衍那個負心漢在你們婚後還放出自己和陸秋的情史,讓你變成第三者,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你嫁過去受委屈的!」

「沒事,不過都是傳言,我可不怕。」寧子蕪爽朗一笑,看到哥哥清瘦了不少,心裏面還是有些難過。

她記得,爺爺和哥哥都因為這件事情沒少跑前跑後。

寧子丞微微笑,他恍然想起什麼,又連忙道:「哦對了,我去給你做點好吃的,好久沒吃我做的菜了吧?子蕪你等我會……」

說罷,他似乎生怕下一秒寧子蕪就會拒絕一般,又急吼吼地飛到了廚房做了一大桌美食。

寧子蕪靜靜地坐着,她的鼻尖縈繞着熟悉的香氣,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大叫起來,一桌子的美食,全是她愛吃的。

她忍住眼頭的酸澀,看向哥哥道:「我能先見見爺爺么?」

寧子丞臉色一僵,將她強壓在座位上,扭開話題道:「快嘗嘗這個照燒,你最愛吃的。」

寧子蕪深吸一口氣,她知道自己和爺爺之間的隔閡想要修復不是那麼簡單的,於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夾起自己最愛吃的美食,囫圇吞棗地咽着多年沒有觸碰過的家的味道。

「叮鈴----」

突兀的鈴聲打斷了短暫的美好,寧子蕪拿起手機,看到那個刻在心底的號碼,毫不猶豫地掛斷了。

只可惜,那頭似乎很執拗,一連打了好幾通,就在寧子蕪要把傅驍衍拉黑的時候,寧子丞忍不住說道:「子蕪,畢竟你和傅驍衍是夫妻,有什麼事,還是多溝通溝通吧。」

寧子丞只是以為他們吵架了,寧子蕪才回了寧家看看。

聞言,寧子蕪的手頓住,劃開了通話。

「寧子蕪,馬上給我來醫院!」

傅驍衍充斥着冷意的聲音衝進她的腦海里,她兀自翻了個白眼,懶聲道,「什麼事?」

如果不是哥哥的面子,寧子蕪現在一句話都不想跟他講!

「陸秋出事了,需要你來給她輸血。」

那頭急切的聲音,彷彿在陳述一件天經地義的事一般。

寧子蕪記得,上輩子她可沒少充當陸秋的移動血庫,正是因為她和陸秋的血型一樣,一樣稀少。

可是在她生孩子的時候難產大出血,也沒見傅驍衍捨得陸秋給她輸一滴血,險些害得她命喪手術台!

呵。

她果斷地掛了電話。

誰都別想打斷她在寧家的溫馨生活。

電話又一響起,寧子蕪直接將那人拉黑,接着大口大口地享用眼前的美味,滿足地和哥哥聊起了天。

不到半刻鐘,寧家的大門被砰砰敲響,傅驍衍怒氣沖沖的身影一下子出現在了寧子蕪的眼前。

傅驍衍詭冷的氣場散發出來,他淡漠地看了一眼寧子丞,微微點頭示意,隨後低下頭,盯着寧子蕪。

他漆黑的瞳孔里似乎是深不見底的漩渦,稍不留神就會把人吸進去。

「跟我走。」傅驍衍不容置疑地握緊寧子蕪的手腕,一用力就將她瘦小的身軀帶動。

寧子蕪咬咬牙,用力掙脫開他的束縛,向後退了兩步,和眼前這個閻王般的男人保持了距離。

「你又想玩什麼把戲?又是拉黑,又是出走。」傅驍衍口中滿是不耐,「只要你現在跟我走,你想要什麼直說就行。」

寧子蕪輕蔑地笑了笑,看來傅驍衍還沒有認清情況。

「我不想要什麼,我就想在家裡陪我哥哥吃頓飯,傅驍衍,你打擾到我了,請你離開。」寧子蕪平靜地坐了下去,接着吃那桌香噴噴的飯菜。

「以後你想吃多少頓飯都可以,現在你必須跟我走!」

傅驍衍還是這麼霸道。

但他只會因為自己愛的人而霸道。

就比如現在,他逼着寧子蕪去給陸秋輸血。

「憑什麼?」她動也不動,心底微微抽痛。

傅驍衍的眸子深了幾分,「陸秋因為你才從威亞上面摔下來,昨晚你又刺激她導致傷口崩裂,你不承擔責任去給她輸血,誰去?」

寧子蕪啪地一下把筷子摔了出去。

氣氛驟然降至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