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寧王成了她的掌中物
重生後,寧王成了她的掌中物 連載中

重生後,寧王成了她的掌中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慕翎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元錦玉 其他小說 慕翎

  【新書《世子妃她以崽服人》已發,歡迎跳坑】七年荊棘之路,她被瑞王棄如敝屐,家破人亡,打入冷宮,含恨而終
  重回十三歲,她攜手良婿,策權勢,策良緣,策盡繁華!   說我空有樣貌?讓你們看看什麼叫才藝雙絕!說我身份低賤?庶女封侯亮瞎你們的狗眼!笑話我嫁了那個幼時失聰,不近女色,性情暴虐的寧王?蠢貨,你們不知道,傳言是不可盡信的么!   後來某個寵妻如命的男人問道:「你到底是從何時打算嫁給...展開

《重生後,寧王成了她的掌中物》章節試讀:

第008章 宮宴詭秘


  「我要說的這人啊,可是和你們丞相府親上加親呢。」

  元貴嬪如數家珍一般:「是我姨母家的孫子。」

  元錦玉在聽到這話的時候,扯了扯嘴角,她已經知道這個人是誰了。元貴嬪的姨母,也就是唐老夫人的親姐妹,當初那唐家小姐嫁去了趙家,所以這人應該就是現在趙家的長孫,趙成了。

  元貴嬪嘴上說的倒是不錯,但是她怎麼不說,那趙成今年已經二十八歲,早年娶過一次妻子,連嫡子都有了。

  後來他那嫡妻因病去世,趙成說是一直忘不了自己的髮妻,便未再娶。可是這麼多年,府中的通房卻一個接一個都沒斷過。更讓元錦玉噁心的是,那些通房,竟然都和他那嫡妻樣貌有些相似。

  京城的人都傳他是一個痴情之人,可是元錦玉最是受不了了。他若是真的痴情,便該一個通房都不收,這種拿着髮妻給自己的好色找借口的男人,元錦玉如何能心甘情願嫁了?

  還有,自己畢竟是續弦,以後自己生的孩子該如何呢?上有嫡子,自己的孩子根本就繼承不了家業。

  而且給別人養孩子這種事情最難了。養的好了,別人說這是你的本分,養不好,別人就會指着你鼻子罵。

  元錦玉會答應?她又不傻!

  元綉玉卻是幸災樂禍,一直到開宴,臉上的笑意都未散去。

  元錦玉在席上坐了一會兒便覺得冷,多喝了幾杯酒,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臉色已經如同眼裡的海棠一般,紅撲撲的了。

  就在這時,元錦玉就聽到筵席上一片喧嘩,一個宮妃就這麼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而她那淡色的衣裙下擺,已經是重重的血跡。

  她臉色蒼白,緊咬着牙關,連痛都呼不出來。

  一邊的宮女着急的喊着:「快點!快點叫太醫來!」

  宮人手忙腳亂的扶着那娘娘,元錦玉得空卻看了一眼其他宮妃的臉色。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元貴嬪的臉色好像是比其他的人都要蒼白。

  皇上很快就過來了,大發雷霆。在國宴上出了這樣的事,這是打一國之君的臉啊。

  有宮人利落的將地上的血跡擦凈,桌子被擺好,空氣中脂粉氣息掩蓋住了那絲血腥味。皇上臉色陰沉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不管怎麼樣,國宴還是要繼續下去才是。

  但是眾人都沒有了再參加筵席了心思,一個個表面上帶着笑,心中卻想着若是這件事牽連到自己,那麼該如何應對?

  宮宴結束後,她們是最後幾個走出宮殿的,前面有領路的小太監,可是在路過一個拐角的時候,元錦玉卻看到了從相反方向走來的慕澤。

  他在看到元錦玉的時候,顯然也是楞了一下。隨即,便對小太監問道:「要將她們三人帶到哪裡去?」

  對於這個文能安邦定國的寧王,小太監是不敢怠慢的,尤其在宮中這種捧高踩低的地方,寧王性子還不好,惹到了連死都沒有個全屍。

  「回寧王的話,聖上傳令將三位女眷安置在凝露宮偏殿。」剛剛崔氏問過他幾次,他都沒有說一句話,這回面對寧王,也沒這個膽子了。

  元錦玉還是低着頭,不過心裏卻在打鼓,這個寧王又想做什麼?

  誰知道寧王什麼都沒做,徑直走了。

  而元錦玉還在想着,這個凝露宮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

  知道她給殿內的淑儀娘娘請安的時候,才恍然大悟。這凝露宮,不正是淑儀娘娘的寢殿么!

  而淑儀娘娘,可是寧王和瑞王的生母啊!

  淑儀娘娘今年已經四十多歲,容貌雖然不如那些年輕的妃子靚麗,但是看她那兩個長相妖嬈的兒子,就能知道她年輕時該是美到了什麼程度。

  此時就算是年紀稍微大了,也還是珠光寶氣,貴氣逼人。

  門外有宮人傳告着:「淑儀娘娘,瑞王求見。」

  今日是中秋,兒子見見母親不算是越距。淑儀在聽到瑞王求見的時候,眼睛都亮了。

  崔氏這會兒自然不能沒眼力見,便主動告辭:「那娘娘,妾身三人便告退了。」

  走出屋子的時候,元錦玉還是冷着一張臉,無視拐角處那個只露出一半身子的高挺身影。

  倒是元綉玉,見到了瑞王之後,就恨不得挪不動步子了,最終雙頰通紅的被崔氏給拖走了。

  而等到三人走了之後,瑞王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本來不記得元錦玉,可是在剛剛瞥到她那面若冰霜的臉時,便和之前在御史大夫家看到的那張臉重合了。

  是他的錯覺么?為何他總是覺得那個女子對他很有敵意?

  瑞王在進入殿中的時候,還特意找太監問了問,得知那是相府的女眷,就更是疑惑。

  自己和相爺的交情,也沒差到這個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