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皇后要狠
皇后要狠 連載中

皇后要狠

來源:追書雲 作者:為愛發電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蕭楚河 金子卿

最初,蕭楚河漠然:「金家嫡女突然示好,怕是不懷好意
」之後,蕭楚河面容冷靜:「都是有同樣目的的人,你去報復太子,我來奪他的皇位!」再後來,蕭楚河心動:「江山千里,你我二人平分如何?」最後,蕭楚河的手霸氣一揮,揚言:「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女皇陛下,江山歸你,你歸我!」金子卿:「……給本宮滾出去!」展開

《皇后要狠》章節試讀:

第8章 大鬧紅袖招


沈清秋抱着金相容回到秋萍居後,金相容便是立刻抓住了沈清秋的袖角:「娘!
那個金子卿莫不是掉進水裡,死過一次後,變成了厲鬼?
她當時看我的眼神,好可怕……就是她推我下水的,您說她是不是想要把我們全都害死?
!」
「什麼厲鬼索命,她若真想報復也應該報復金明珠去!
投湖自盡的點子可是當初金明珠出給她的!」
沈清秋心中煩悶,「不過,當時真的是金子卿推的你?」
「是她,就是她!
可恨當時只有月兒在,沒有其他人能夠指正……」金相容咬牙,本在氣惱卻突然驚醒,「錚王殿下!
剛剛錚王殿下也在那裡,錚王殿下不是出了名的公正嚴明嗎?」
沈清秋道:「但錚王並未出面,說明他不想招惹上這後宅里的是非。
不論誰對誰錯,此事他都不會做出判斷。」
金相容神色狠厲:「女兒這是着了金子卿的道兒了。
害得我在錚王面前出醜……母親,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金相容雙拳緊握,眉眼裡儘是不屑,她在心底暗暗發誓,一定要讓金子卿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那廂,蕭楚河正站在池子邊,想着剛剛金子卿的模樣。
『其實我們根本就是同一類人。
』 『我們都不願意當獵物。
我們都想要做猛獸。
』 『你想要如何當猛獸?
』 『自然是精準出擊,撕裂對手的喉嚨。
』 『金家是我的戰場,我有自己的戰鬥方式。
所以,錚王殿下您不論是好心還是其他,都請您不要打擾我的戰鬥。
』 被眾人稱作草包的金子卿,其實醫術精湛,心思謹慎,鋒利驕傲,她懂得野獸法則,利欲熏心不擇手段……這樣的她,就好像是一柄,即將出鞘的——璀璨長刀!
「呵。」
蕭楚河揚唇,突然的,他對金子卿充滿了興緻。
金子卿挑眉,卻是溫聲:「祖母囑託子卿要照顧好殿下,殿下既然受驚,那子卿便帶殿下出府吧。」
說完,金子卿已經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來。
金子卿需要一個理由從府內離開,她要出門去,救回一個人。
泉州主街上,剛送了蕭楚河離開的金子卿前往成衣店,替自己和一起跟着的星闌買了套男裝,換好。
長街上人頭鼎沸,一位貴公子打扮的小少爺正慢悠悠的往前走,她的身後,一名小廝顯得格外拘謹。
「姑……公子,您藉著送錚王殿下的理由出門,幹嘛要打扮成這樣啊?」
身後的星闌看向眼前一身男裝,還刻意用脂粉塗暗面容的金子卿,不解道。
「因為你公子我今天要去的地兒可是秦樓楚館啊。」
金子卿手中的扇子猛一打開,驚得身後的星闌一愣。
她連忙追了上去:「使不得使不得!」
「我的好公子,您縱使平常再頑劣,也不能去逛窯子啊!
這要是被老爺知道了,不得把我的腿都打斷了……」 「別怕別怕,你機靈點別在外頭叫我姑娘,爹他是發現不了的。」
金子卿笑着拍了拍星闌的手。
那丫頭苦着一張臉,一副十分不情願的樣子。
半晌過後,金子卿的步子停在了一棟金碧輝煌的瓊樓前。
「我們到了。」
「紅袖招?」
星闌吞了口口水。
她眨巴着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她家姑娘第一次女扮男裝逛秦樓就挑泉州最大最好的銷金窟紅袖招?
這是不是有點忒明目張胆了些?
「走吧。」
星闌還沒來及多做反應,金子卿已率先走了進去。
金明珠的哥哥,金家二房的嫡子金明俞,因為繼承了他爹金林光敗家的血脈,所以不學無術,常到秦樓楚館逍遙快活。
前世,金明俞從紅袖招裡帶回來了一個人,那個人出自異姓王族的姚家。
蕭國乃是蕭、金、姚三家共打出來的天下。
當時三家相約,蕭為皇帝,金為太傅,姚為異姓王,擁有兵權護衛邊關。
然而,蕭鑾(當今聖上)多疑,不信任姚家,便任由自己的兒子,也就是太子蕭楚越設計了姚家,奪了姚家的兵權。
當年,姚家小王爺姚知秋身負姚氏翻案的證據,可卻因長期被蘇氏、蕭楚越追殺而淪落秦樓楚館。
當時,她作為花魁被人拍賣,十分巧合的落進了自己的仇家。
姚知秋眼睜睜的,看着姚倩倩被蘇媚和沈清秋逼死。
最後,那個剛毅的人兒親手殺死了蘇媚的兒子金明俞,而後在金明俞的屍體旁揮刀自盡了。
這一世,金子卿若想要蕭楚越身敗名裂,姚家則是一個極大的助力,所以,她一定要在金明俞之前救走姚知秋。
進了紅袖招,星闌滿臉都是不自在。
「姑……公子……」星闌苦着一張臉,金子卿笑着在唇前豎起一根手指。
星闌害怕暴露金子卿,她立刻捂緊了嘴巴。
「別怕。」
金子卿笑着,應着身旁姑娘們的嬉笑挑逗,往二樓包間里走。
負責迎客的姑娘替金子卿倒了杯酒,疑問道:「小公子看着有些面生,今兒個可是第一次來?」
「對。
之前一直聽人說紅袖招好,但卻一直沒有機會。
今天我好不容易能來,你們難道不跟我好好介紹一下?」
金子卿手中的摺扇一開,坐姿懶散得像是個酒囊飯袋的紈絝子弟。
那姑娘瞥了眼金子卿腰間的荷包,知道眼前來的是為貴客,忙拉攏道:「這話您可是問對了人,小公子今兒個來的巧了。」
「怎麼說?」
「今天是我紅袖招一月一度的花魁拍賣大會。
你瞧瞧那些人,可都是為了那排名第一的知秋姑娘來的。」
金子卿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身旁的姑娘替金子卿倒酒,星闌本是因為好奇四處在看,可卻突然的拉緊了金子卿的手:「公子你快看,是二少爺!」
金子卿挑眉,那左擁右抱的不正是金明俞嘛。
「公子,我們這樣不會被二少爺發現吧?」
「你放心,他正忙,又哪裡顧得上我們?」
一旁的老*鴇見貴客都差不多來齊,便立刻開始了拍賣會。
金子卿一邊欣賞美人一邊等,一副不急不慢的樣子。
眼見着拍賣大會逐漸步入尾聲,老*鴇笑着對在場久候的眾人道:「最後出場的,是我紅袖招今日的花魁,知秋姑娘!」
「公子!
知秋姑娘來了!」
「嗯。
我知道。」
金子卿抬眸往看台上瞧去,只見姚知秋一身紅衣,背影芊芊。
紅袖招內已有不少好*色之人對着姚知秋吹口哨。
老*鴇見了,忙笑着吩咐人將意圖掙扎的姚知秋帶了回去:「拍賣正式開始,起拍價,五百兩銀子!」
老*鴇的話還沒說完,旁邊屋子裡的金明俞便喊道:「兩千兩!」
「兩千兩?

二房那邊還真捨得給金明俞錢敗!」
星闌驚叫,金子卿心中瞭然: 「不過那應該是他今天帶着的全部的錢了。」
前世,金子卿是聽金明珠無意間提起的,她的哥哥金明俞在紅袖招里花兩千兩,買回來了個抵死不從的寵姬,被他關在莊子里成天折磨。
金子卿飲盡杯子里的酒,忽而笑道:「我出,兩千零一兩。」
「姑,公子你瘋了嗎?
!」
金明俞探頭,瞥了眼金子卿伸出去的手,喝道:「你是何人?
知不知道爺是誰?
敢故意跟爺對着干?」
「這位爺您說笑了。
競拍而已,價高者得。」
「你!
好,我……我出三千兩!」
紅袖招的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金子卿揚唇,假意驚訝道:「我當是誰,原來是金明俞金公子。」
「知道是小爺我你還要搶?
!」
「不敢不敢,我哪比得過首富之子金明俞啊。」
金子卿話才出口,紅袖招里的其他客人便議論上了。
「呦,原來樓上一擲千金的是金二公子,他出身金家,母親又是首富蘇氏,怪不得這麼有錢!」
「這知秋姑娘怕是要落到金明俞手裡了!」
眾人的議論逐漸讓泉州第一紈絝的金明俞有些飄飄然。
見姚知秋即將落進金明俞的手中,星闌急道:「公子,那個知秋姑娘要落到二少爺手裡了。」
「你先別慌,一會兒你讓人去那邊傳個信,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