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狂妃追夫日記
狂妃追夫日記 連載中

狂妃追夫日記

來源:追書雲 作者:南月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靖寒 穿越重生 邱舒月

被渣男女害死之後,她才看清到底誰才是良人
可重生一世之後,為何當初的情比金堅,卻變成了陌路人?展開

《狂妃追夫日記》章節試讀:

第6章 接下來的戲


因落水的緣故,於黃昏時分才離開皇宮,馬車出了皇城大門,漸漸駛入鬧市區。
夕陽西下的美麗,邱舒月掀開車簾,那點暖暖的陽光打在身上,她已不知有多久未曾感覺到這樣的寧靜和美好。
也到了這一刻,她才恍然發現,老天爺真的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
伸手放在眼前,被眼光溫暖的滋味可真好受。
回到府上,被便邱太平身邊的小廝請了去。
書房內。
「爹,您喚我來所為何事?」
一天的奔波叫她渾身疲憊,連說話都夾雜了幾分疲憊在其中。
邱太平正在撰寫東西,見她進來將東西收好,從案桌後走出來,「爹今夜便要啟辰去泉州,多則一月,少則半月,你待在家裡好生照顧自己。」
邱舒月一愣,「為何如此突然?」
她在記憶里翻找了一遍,前世並未發生這件事情,是因為她的重生改變了軌跡么?
「只是體察民情而已,不必擔憂。
皇上本意是讓大皇子去的,哪知今日在朝堂之上大皇子公然提出反對之策,惹惱了皇上。」
邱太平說完也是很無奈。
邱舒月突然想起來了,前世她以為是周靖寒救了她之後,便去找宮裡找他,哪知被宮女告知他被皇上派去泉州處理政務。
可今生又是因為什麼原因導致他沒有去成了?
在朝堂之上公然提出反對之策,怎麼看都不像是周靖寒會做出來的事情。
邱舒月迫切的想要知道,但是就目前的狀況,相比她爹都不是很清楚。
「月兒?」
邱舒月回神,看着邱太平關切的眼神,露出一個真誠的笑容,「爹就放心吧!
我在府中吃好睡好,那會照顧不好自己呢?
反倒爹要注意身體,切莫因為政務耽誤休息。」
「就你油嘴滑舌。」
話雖是這樣說,可邱太平心裏通透的很,他這一走,東苑裡的幾個怕是心思便要活躍起來了。
若不是事發突然,他定當拒了這門差事。
邱太平走的突然,除了邱舒月之外,其他人都沒有打招呼。
次日,待林氏知道之後,氣的連早膳都沒有吃下。
「大小姐,玉姨娘一大早便去了夫人那裡。」
阿寺輕聲稟報。
邱舒月捏着那本『莊子』看的津津有味,聽此言也不過是頷首,「姨娘大清早便去給主母請安,合情合理。」
小魚張了張嘴巴,到底什麼也沒說。
不知何時,外面已經颳起了風,相較於東苑那幾個,她更加擔憂爹的身體。
「大小姐,二小姐來了。」
邱舒月眼底閃過戲謔,昨日才被禁足,爹離開的消息剛剛傳出便這般迫不及待了么?
真當她還是以往那個愚蠢無知的邱舒月?
「讓她進來。」
邱舒月將書遞給一旁的小魚。
躺久了,渾身泛着懶,連腦袋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一身碧綠色衣裙,腰間掛着幾顆小鈴鐺,臉上撲着厚重的粉,雙頰特意打了胭脂,猶如少女羞澀的模樣一般。
邱捲雲含笑輕聲喚道:「姐姐安好!」
邱舒月瞥了她一眼,在方桌旁坐下,「昨日妹妹那般說我,又豈能安好。」
邱捲雲臉上的笑意僵了一瞬,繼而掛上了可憐兮兮的模樣,順勢坐到一旁,「昨日妹妹實在害怕,還望姐姐莫怪。」
那副我見猶憐的模樣,邱舒月看了便只覺得噁心,懶得繼續須臾蛇尾下去,故而不耐的擺手,「罷了罷了,莫有下次便是。」
她今日若是不原諒,下面的戲就該唱不去了。
果不其然,邱捲雲一聽此言,立刻笑顏如花,「我便知道姐姐最好。」
繞是她在能掩飾,也叫邱舒月看出那一閃而過的得意。
這刻,邱舒月更恨的是自己,明明這般拙劣的演技,她卻猶如瞎子一般硬是沒看出來。
輸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在同一個坑裡跌倒兩次。
「若是我記得沒錯,妹妹現在應當還在被禁足吧!」
邱舒月裝作不經意的提起。
邱捲雲頓時慌亂,差點忘記這個了,她咬了咬唇,「我昨日回去苦思,實在是對不起姐姐,今日一早便讓忍不住來跟姐姐道歉,將禁足之事忘的一乾二淨。
姐姐,你會幫我的吧!」
邱舒月心中冷笑,嘴上卻答,「這樣恐怕不好,府中人多眼雜,爹遲早都是要知道的。」
許是這句話將邱捲雲嚇得不輕,她連忙道:「姐姐乃是榮昌侯府的大小姐,只要你發了話,誰敢嚼舌根子。」
果然!
邱舒月垂下眼帘,這樣的事情在前世發生的不計其數,每一次都是她來做壞人,導致後來所有人都以為她是一個刁鑽刻薄的惡毒小姐。
而邱捲雲卻得了榮昌侯府所有下人的誇讚。
切莫看不起那些下人,有時候下人的作用可能就是最關鍵的地方。
「放肆!」
邱舒月拍桌而起,杏眼圓瞪,因為氣憤而起伏跌宕的胸脯,「你竟要我幫着你欺上瞞下?」
「姐姐,不是……」邱捲雲百口莫辯,嚇得淚如雨下一次。
邱舒月根本不容她解釋,「來人,將二小姐送回去,好生看管,若是再讓二小姐出來,你們便替二小姐受罰。」
小廝慌忙跑進來,將邱捲雲帶走。
邱舒月深呼了兩口氣,才將險些爆發的情緒收斂回去,抬手揉了揉眉心,鬼知道剛剛她有多想將邱捲雲掐死,已解心頭之恨。
可轉念一想,明明有更好的辦法,為什麼要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呢?
豈不是自討苦吃。
這一世,她定要叫那些負過她的人都付出代價。
窗外飄飄洒洒下起的小雨,東苑卻鬧翻了天。
玉姨娘本心安理得的等着,看見女兒哭哭啼啼的被送了回來,頓時大怒。
「一群狗東西,誰給你們的狗膽竟敢如此磋磨主子!」
為首的小廝苦笑,這府上當真是一個都得罪不起,「回稟玉姨娘,這是大小姐的意思,奴才不敢違背。」
一聽此言,玉姨娘到了喉嚨眼子的話硬生生又給吞了回去,只不過臉上的怒氣依舊明顯,「滾!」
小廝拱手作禮,「大小姐讓二小姐好生在屋裡反省,切莫將老爺的話當成耳旁風。」
啪!
玉姨娘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上,怒目圓瞪,「狗東西,給我滾!」
小廝啞然,只得離開。
待人都走了,玉姨娘的心情更壞了,指着邱捲雲的鼻子大罵,「哭哭哭!
除了你還會作甚?」
她恨啊!
若她生的是個兒子,如今又豈會是這樣的處境!
「姨娘,那邱舒月不似以往那般好哄騙了,我該如何是好?」
若是昨日邱捲雲還沒有意識到不對勁的話,那麼今日這一遭卻是徹底給她提了個醒。
說到這個玉姨娘倒是冷靜下來,冷眼瞥她,「可是你什麼地方露出了破綻?」
那邱舒月一向愚笨,三言兩語就能哄的團團轉,若不是露出了破綻,又豈會變卦。
一想到這些,玉姨娘對邱捲雲的怨氣更深了。
邱捲雲搖頭,「我不知。」
玉姨娘氣不打一出來,抬手便是一巴掌。
「啊!」
邱捲雲抱緊身體,滿臉掛着淚水,「姨娘,我真不知。」
「啊呸!」
玉姨娘顧不得其他,張口大罵,「我怎會生了你這麼個愚蠢的玩意兒,當初若是個兒子如今我也不用過如此窩囊的日子。」
言罷,玉姨娘便拂袖而去。
留下邱捲雲抹乾臉上的眼淚,那張嬌柔的臉上因為氣憤而扭曲。
這府上是藏不住消息的,不過半日這事兒便傳到了邱舒月的耳朵里,愛之深責之切,本就是人之常情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