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之一世錦繡
重生之一世錦繡 連載中

重生之一世錦繡

來源:追書雲 作者:麻姑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老爺 穿越重生 麻姑子

前世她是人人唾棄的叫花子,滿臉痘疤,心智痴愚,捲入離奇的凶殺案,直到冤死前的最後一秒,神智突然清醒過來,經歷過的種種在眼前歷歷重現
重生後,她是涼朝第一富豪的獨女,還與當朝的八親王世子定有婚約
焉知非福,太平盛世的背後是蠢蠢暗流,前世里那場傾覆她整個家族的悲劇,就在下一秒即將發生!掌家主中饋,為家學營運推廣,為自家商鋪拉票打榜,在官場縱橫捭闔,智斗渣男怒懟武將,順便談個戀愛撩個男神,無所...展開

《重生之一世錦繡》章節試讀:

第4章 死亡


「慢!」
公堂外有人一聲大喊。
一個人推開人群,衝到堂下,「大人,大人!
!」
「草民願為麻姑氏責付!
請讓草民把她帶回去!」
…… 麻姑子不知何時暈了過去,睜開眼睛一看時,自己竟坐在一個絲綢小房子里!
沒高興多久,她忽而又害怕起來,自己該不會被牙婆捉住了吧?
聽說,牙婆子抓住小孩,要挖眼睛、吃人肉的。
她越想越怕,一下子從幔帳後面跌下來。
抬轎子的人見一團東西滾落下來,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啪!」
,一個轎夫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半晌才轉過臉來,卻仍低着頭,不敢抬眼。
「你們怎麼抬得小姐?
嗯?」
李老爺指着轎夫的鼻子罵道。
前後兩台轎子,一大一小,八個轎夫都膽怯的低垂着頭。
被打的轎夫側臉上出現五個清晰的指印,他用怨恨的眼神瞟了一眼坐在角落裡,滿臉懵然的麻姑子。
李老爺訓斥完轎夫,又即刻走到麻姑子面前。
「莫怕莫怕。
衙門裡的事,不必擔心。」
他說著呵呵的笑了起來。
麻姑子還是往後縮去,「你們都走開!
我,我不認識你們!
我要回去找娘子!」
說著就要逃跑。
「欸!」
李老爺喊住她,「你先跟我回去,虞娘說了,過會兒就來尋你!」
麻姑子一聽立刻剎住腳,「是,是娘子跟你說的?」
「是。
我不騙你!」
李老爺又笑起來,豆大的眼睛眯成一條縫。
接着又轉頭吼道,「還不快扶小姐上轎?
!」
麻姑子又被扶進了轎里,仍是半信半疑的四處張望,準備着隨時跳下來逃跑。
轎子沿着街道走向一座五開的獸頭大門,門邊的石獅子形容可怖,麻姑子卻覺得有些親切。
穿過大門,他們走進一個豪華的外院,不少家丁在各處幹活。
牙婆子不會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吧?
難不成,自己這是交了大運了?
她越想越歡喜,就要咧嘴笑起來,沒想到不經意看到一個家丁的臉,嚇得立即縮回頭去,再看其他的家丁,也是一副五官不全的可怕嘴臉。
下人們也發現了麻姑子,一個個抬起眼睛看着她,倒像是比麻姑子更加驚恐,有人尖叫起來,還有人轉身就逃。
「都在看什麼?

還不快乾活?」
一個打扮清麗的女孩子走過來訓斥道,眾人忙低下頭。
有人小聲應着,「是,茗兒姑娘!」
叫茗兒的女孩子轉身走到轎子前面帶路。
穿過抄手游廊,轎子在一個屏風前停下。
轎子落地,兩個年齡較小的丫鬟上來扶李老爺下了轎子。
卻沒有丫鬟走到小轎子近旁來。
茗兒瞪了丫鬟們一眼,快步走到小轎子旁,對麻姑子伸出了手。
麻姑子見那手白皙光潔,腕子上一隻玉鐲閃着瑩瑩光輝,想到自己的手上沾滿泥灰,怪不好意思,一邊下轎,一邊衝著茗兒笑起來。
還沒看清茗兒的臉,麻姑子就感到一股懾人的寒氣。
茗兒目光冰冷,不等麻姑子下地站穩,茗兒扶住她的手猛地一抽,麻姑子一個趔趄,險些又摔在地上,幸好李老爺走在前面,沒有看到。
麻姑子跟着李老爺和丫鬟們穿過屏風,一跨進門檻,濃重的脂粉氣味兒和嬌滴滴的爭吵聲一起撲面而來。
「這裙子是我先找到的!」
「放下那幅字畫!」
「你要這香爐幹什麼?
下賤胚子,你懂得焚香嗎?」
「咳咳。」
李老爺踏過門檻,眾女子立刻蜂擁過來。
「這等豪華的宅子讓你們住,你們卻還是一副下賤樣兒,不如滾回歌舞坊去!」
他訓斥道。
忽而一隻雪白的獅子狗吠叫着跑過來,被李老爺一把抓住。
他抱着獅子狗走向廳堂最里處,一個女子半躺在儒床上,只看到一個婀娜有致的背影。
「紫珠——」李老爺靠近床邊,柔聲說道,「怎的又不高興?
這狗兒你也不要了?」
女子轉過臉來,噘着嘴,「不要也罷,差點砸了我的青花瓷瓶。」
「該打!」
李老爺說著,又附到女子耳邊,「看我給你帶回個什麼新鮮玩意兒!」
眾人這才注意到躲在門後的麻姑子。
一個姨娘把她拉進了屋,不知是誰說道,「喲,長得這般標誌,這可把妹妹們都比下去了。」
眾人都笑起來,麻姑子不明就裡,也跟着笑,只有那叫紫珠的女子仍背對着眾人。
「鮮花配美人!」
有人把一朵紗花插到麻姑子頭上。
眾人笑得更厲害了,一齊圍過來給麻姑子塗胭脂,換衣裙。
她們把一條找到的小孩子的衣裙套在她身上,繩結綁的亂七八糟,兩條腿塞在裙褲的同一邊。
李老爺剛抿了口茶,差點全噴了出來,又湊到紫珠面前,「你瞧,可不是比哈巴狗更有趣?」
紫珠回過頭一看,噗的一聲笑了起來,隨即用團扇遮住小臉。
一屋子的人笑得前仰後合,麻姑子也覺得很開心,記事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穿上絲綢的衣服。
雖說袖子短了些,裙邊有些窄,也夠穿幾年的了。
她正滿足的自我欣賞,驀地聞到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兒,是從衣裙上飄來的。
「老爺,午膳準備好了。」
茗兒走進來躬身行禮到。
不一會兒,外堂的圓桌上就出現了一隻燒雞。
麻姑子頓時口水汪洋,她早就不記得燒雞是什麼滋味兒了。
李老爺瞟了一眼麻姑子,捻了捻鬍鬚,「麻姑子,去,賞給你!」
他抓住燒雞,猛地向牆角扔過去,麻姑子立刻追着撲過去,一把抓住,啃了起來。
眾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連手中的杯箸都放了下來。
那隻獅子狗本來坐在紫珠腿上好好的,忽然跳到桌下,汪汪吠叫着要去搶麻姑子手裡的雞肉,卻被麻姑子狠狠踹了一腳,發出一陣哀鳴,朝屋外逃走了。
「你——!」
紫珠見自己的愛寵被打,一下子站起來,氣得飯也不吃了,轉身就走。
「算了算了!」
老爺跟在後面小心地賠着不是,又吩咐茗兒,「帶到灶房去,撐死她!」
茗兒把麻姑子帶向灶房,一路都遠遠走在前面,看也不看麻姑子一眼。
廚娘正忙着摘菜,聽了茗兒的吩咐,隨意指了指爐灶邊的長桌子,下人們吃的飯食都放在那裡了。
麻姑子立刻跑過去,捧着飯桶大吃起來。
轉眼飯桶已經見底,還剩下的一點也都沾了泥水。
她把桶子高高舉起,將剩餘的米飯抓起來塞到口中,突然,小腿肚一陣酸脹,她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腦袋扣進了飯桶里。
還不等她把頭上的飯桶摘下來,就聽得有人說道,「該死的叫花子,你把大爺的飯都吃完了,我們吃什麼?」
另一個立即到,「我記得她!
就是因為她,我才會挨打!」
恐懼猛地襲來,麻姑子剛想站起來逃跑,腰上已經挨了重重的一腳,她不由自主的打起滾來,腦袋撞在飯桶的內壁上,「咚咚」直響。
她立刻感到頭暈目眩,只聽得眾人的鬨笑聲時近時遠,飯桶外面的一小截地板翻江倒海似的變來變去。
「你們在幹什麼?
!」
有人喊道。
「醜八怪來了!」
「快跑!
別讓他跟老爺告狀!」
雜沓的腳步聲很快平息,一雙粗麻布鞋朝麻姑子走過來,鞋面上沾滿黃泥,大拇指處磨破了一個大洞。
「你沒事吧?」
飯桶終於被揭開,麻姑子正想說謝謝,沒想到抬眼一看,眼前是一張肉色的面具。
不,她隨即認出,那不是面具,而是一張被火燒壞了的臉。
麻姑子從沒這樣近距離的見過燒傷的人,嚇得連連後退,那人卻又對她尖叫道,「小心!」
麻姑子這才覺察到,背後一陣熱烘烘的。
她轉過頭去,目力所及,是一片滔天的火海。
灼灼逼人的火光讓她眼前出現了黑色的耀斑,噼噼啪啪的木材爆裂聲彷彿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
「救火呀!
!」
有人在歇斯底里的嚎叫。
四周的場景全變了。
麻姑子發現自己躲在一座假山後面,遠遠地看着花園盡頭的大宅子。
雕樑畫棟的游廊宅院,全都湮滅在火海之中。
她的心驟然縮緊,整個人像一條烤爐里的活魚一樣煎熬。
她一把推開眼前那個面目可怖的人,撒開腿就向灶房外面跑去。
水,她忽然想到,對呀,跳進水裡,就不會被燒着了!
一股衝動驅使着她朝花園跑去,口中還大喊着,「水!
快!」
她從灶房一路跑到了花園,邊喊邊跑上池塘上面的拱橋。
李老爺正和姨娘們在橋上散步。
麻姑子衝過去,一把將紫珠推進了池塘。
「快!
水裡!」
她又來拉扯李老爺,不想李老爺用盡全一揮袖子,把她甩下欄杆,向橋下的假山砸去。
「啊——!」
有人尖叫道。
「摔死人啦!
摔死人啦!」
麻姑子艱難的睜開眼睛,只見十來個人影圍成一圈,從上面仰視着自己。
「動了!
動了!」
「怎麼回事?
!」
李老爺站在人群里,問左右的家丁。
麻姑子疼得面如紙色,眼看着似乎要斷氣了。
她半睜着眼睛,見李老爺靜靜的俯視着她,絲毫沒有要救她的意思。
李老爺面色已經恢復如常,嘴角邊竟揚起了笑意。
「呸。
真晦氣。」
「花那麼大價錢把你贖回來,原想給姨娘們解解悶兒,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
麻姑子的眼神漸漸渙散,劇痛已經過去,她一轉頭,虞美人的香氣又撲鼻而來。
「虞,虞娘救我……」她張口說話,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氣若遊絲。
「哈哈哈!
!」
李老爺忽然大笑起來,「虞娘來救你?

呸!」
他說著一甩袖子,「我不妨告訴你,就是她想要害死你!」
麻姑子愣了半晌,艱難地擠出幾個字,「不會的……你騙人……」 「哎——」李老爺慢慢走到麻姑子身旁,躬下腰來,「你就斷了這個念想吧!
看你也是不行了,我不妨告訴你,」 「這宅子,原是你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