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連載中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

來源:追書雲 作者:楠木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寧木子 王大夫

寧木子聞着空氣里傳來的雜亂野獸氣息,又看了看自己纖弱的身子,不由的感慨這金手指實在太雞肋了!還有那奇葩親戚!損她名譽!竟然還想奪她的錢財!不過當她看到高大沉穩的獵戶丈夫出現時,唔,那就…丈夫打獵我打人!丈夫打獵我指路!丈夫打獵我開店!當某天,她家獵人成了將軍
「寧木子,各路人馬要把女兒嫁給你家將軍!」砰!寧木子放下手裡的銀裸子,順手抄起一把剪刀就往外走,「大春天開桃花實在太旺了,我去剪剪...展開

《穿越之歡喜農家女》章節試讀:

第6章 燉羊肉


偌大一隻羚羊處理起來頗有些費力,盧延花了挺久的時間才把羊肉都處理乾淨,提着鐵桶帶了一身的寒氣進屋。
廚房的湯底已經在開始熬了,散發出一陣陣的香氣。
看見盧延進來,寧木子趕緊泡了杯熱水,塞到他手裡,「快暖暖,這天兒太冷了。」
盧延捧着那杯被冷不丁塞進懷裡的熱水愣了愣。
那邊寧木子已經挽了袖子把羊排羊腿都放到了案上,然後犯了難。
因為她發現原主這身子骨也未免是太弱了些,別說剁羊肉了,把一整塊羊肉提起來放到案板上都有些費力。
無法,只好把袖子重新放下來,看向正在一邊暖身子的盧延,眼神里不自覺地帶上了一點無助的神色。
盧延接受到她的眼神,偏了偏頭輕咳一聲掩去眼裡的笑意,「我來。」
「嗯。」
寧木子乖乖地退到旁邊,給盧延讓路。
不過,剛剛盧延是不是在笑她?
寧木子狐疑偷偷地捏了捏瘦弱沒幾斤肉的胳膊,下定決心要把身體鍛煉好。
盧延手下動作非常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羊排剁成了小塊,看得寧木子艷羨不已。
這人,是真的很暖啊,寧木子不得不承認她的確是被盧延撩到了。
「你獵到的獵物一般都賣給誰?」
羊肉燉着,寧木子問盧延。
「鎮上的來福酒樓。」
盧延如實回答。
寧木子點了點頭,又問,我能一起去嗎?」
酒樓就好辦了啊,吃的好賣。
「好。」
盧延應得乾脆利落。
誒?

這麼乾脆?
寧木子微微瞪大了眼,有些驚訝。
不過很快想明白過來,畢竟山上都跟着去了,鎮上不知比山裡安全多少倍,跟着也無礙。
盧延垂眸,沒有多說什麼。
午餐是燉羊排,一碗濃湯下肚,是深深的滿足。
盧延把剩下的獵物裝進一個大麻袋裡,拎着袋子站在門口等寧木子。
寧木子那邊仔仔細細地把燉羊肉裝好,跟在盧延身後進了鎮里。
盧延瞥了眼寧木子捧着的食盒,伸手拎到自己手上,帶着點詢問地看寧木子。
寧木子也沒跟他客氣,「太多了我們吃不完,可以賣給酒樓。」
她臉上帶着大大的笑給盧延解釋。
「我會做飯,你會打獵。
以後打到的獵物我們都可以研究一下,做出美味還能健康養生的菜來,賣出去能大賺一筆。
等到有了本錢,我們可以自己開酒樓!」
聽着這番話,盧延神色暗暖,淺淺淡淡的期翼,眸子映着都是寧木子談着未來藍圖,唇邊不着邊際勾了勾。
第二天一大早,盧延去向村長借牛車,平日里他都是靠腿走,如今多了寧木子,他的妻子比不得他這個大老粗。
他頭次想到這個問題,村長聽了都驚奇不已。
因盧延救過村長的命,所以,村長二話不說就把牛車借給盧延。
「看你越來越會過日子,我倒也放心了,當初你執意要娶寧木子,我不同意,看來我是錯。」
村長嘆道。
盧延面上看不出表情,語氣卻不隱藏地暖意,有幾分炫耀在「村長,你是為我好,等過段時間我帶來她見見你。」
村長笑眯眼,直點頭,「好好!」
隨後,盧延牽着牛車回家,寧木子也起來了,見到牛車時,她眼光亮了亮。
盧延暗算積蓄,是不是該買輛牛車。
寧木子初次到古代的小鎮上,對什麼都很好奇,懷裡緊緊抱着一個小包裹,轉着腦袋,四處看。
而盧延甩着鞭子,唇邊若有若無揚起。
來福酒樓在鎮子的**地段,生意很是紅火,進進出出的過客。
盧延輕車熟路地從後門進去,拐進酒樓後面的庫房,和酒樓負責收貨的人交易,寧木子跟着他,環視這四周。
來福酒樓的庫房很乾凈,井井有條,寧木子暗自點了點頭,對這家酒樓有了一定的認可度。
程管事一見盧延,熱情笑道,「盧兄弟來了!
這次可有獵到好貨?」
七里八鄉,算盧延的獵物最好最佳,做出的味最正,當初程管事有先見之明,跟盧延做了口頭約定,往後盧延的貨物得往來福送,以高出市場的價格收。
盧延照例將貨物給程管家。
待程管家稱好斤數,看着鮮得很的獵物,笑得眼花繚亂,隨即,想到什麼事,一股愁沖淡了些笑意。
「盧兄弟,給。」
程管家結算銅錢。
一旁的寧木子看着眼睛直發,不容易啊,辛辛苦苦打獵,冒着生命危險,掙這點錢,她緊了緊懷裡的東西,心裏的主意打得更響了。
寧木子適宜插了句嘴,「我代我夫君謝謝程管事了。」
「哐當!」
盧延手微偏,一袋錢掉在地上,他眼睛微鄂。
寧木子沒注意到他的反常,連忙把錢撿起來,一臉小財迷的樣子。
反觀程管家微皺眉間,前刻對寧木子的禮貌有絲好感,這對她看重錢那點好感囅然無存,盧兄弟前段時間到他這來將所有能賣的貨物都賣了,還連着幾夜在山上轉就為了打到上品獵物,湊夠錢娶妻子。
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妻子?
程管家無聲嘆了嘆,怕是盧兄弟日子不好過。
寧木子絲毫不知道程管家的想法,只是心疼地將錢放在盧延手上,「小心點,我不想你的辛苦白費了。」
盧延一言不發將錢反手給了她,嚴肅的認真,「你替我保管。」
寧木子微頓,正想拒絕。
盧延已然看向程管家,掃過他眼裡的不喜,一字一句介紹,「她是我的妻子。」
大有宣告天下之意。
瞬間,寧木子臉頰飄紅,束手地將銅錢收回兜里。
不等程管家開口,寧木子快速將包裹打來,露出簡陋罐子,企圖跳過去盧延的『表白』,「程管事,我燉了份羊肉,想請你品嘗一下,若是可以,便賣給貴酒樓。」
感受兩人的感情之深,程管家為自己的誤解羞愧,他歉意道,「原來是盧兄弟的小娘子啊,萬分抱歉,我們酒樓不收菜。」
「沒事,我也是抱着試試心態。」
寧木子不介意地收回罐子。
「我多次聽夫君說程管家見識多廣,特別在對味蕾上的造詣堪比一絕,你可以幫我嘗嘗嗎,我夫君喜歡吃燉羊肉,他心疼我就一個勁說好,我想知道一些真話,回去改良下。」
寧木子朝盧延挑眉,胸有成竹的模樣,十分耀眼,盧延沉眸,壓下心臟處不受控制的情緒,耳里回蕩的都是她那一句句夫君。
而在寧木子一番進退有度的話下,程管家對寧木子的看法徹底改觀,眯眼直笑,從未見過有人像她把夸人得話說得這麼漂亮,叫人拒絕不得。
程管家只得去拿了雙筷子試一試,寧木子瞬時將蓋子打開。
淡淡熱氣散發著刺激味蕾的香味。
光是聞着,都能沉迷,忍不住想吃上一口。
程管家不再端着矜持,快速夾了一塊放進口裡,嚼了幾下,眼睛逐漸凸大。
絕了!
火候,肉的質感,精準得微妙,輔助材料用得不多,卻微妙地控制了味道。
太絕了!
程管事深吸了一口氣,他在來福酒樓這麼多年,見過的聞過的吃過的食物不計其數,但還是第一次聞到這麼香的。
他的眼神變了變,表情還是不變,卻是已經鬆口了:「還勞煩兩位稍後,我去請主廚。」
說著,就進了後廚。
「我倒要去看看了。」
現在正是下午,過了飯點,洗完摘菜這種小活自然有夥計在干,所以來福酒樓的主廚恰好有空閑。
聽了程管事前來說的話,他自然是不信。
來福酒樓不光在這個鎮子里,在附近的其它鄉鎮也是有名的。
掌柜趙有福和主廚趙多福這對兄弟幾年前一起開了這家來福酒樓,哥哥有福會做生意,弟弟多福做得一手好菜。
趙多福做的菜的確不錯,他也向來自視甚高,那麼多人都喜歡他的手藝,能把酒樓經營到今天這般規模,他是功不可沒,被捧得高了,自然也有了可以傲氣的資本。
程管事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富貴人家來的,好東西吃過不少,見識很廣,能得程管事一聲贊,也是不容易。
燉羊肉的做法說簡單也不簡單,需要去味,過程極為複雜,就連他也顯少去嘗試燉羊肉,更多是爆炒,用材料去掩蓋。
趙多福呸出嘴裏含着用來剔牙的竹籤,冷哼一聲,他還真不信有人做得菜能比他好的。
主廚是怎麼想的,程管事和他又交流過什麼,寧木子和盧延一概不知。
那倆人過來的時候,盧延正捂了寧木子的手給她暖手,要仔細些看,可以瞧見寧木子耳根有些微微的紅。
「就是你?」
主廚的聲音洪亮很有底氣,語氣充滿着濃濃的不屑,抬了抬下巴,瞅着寧木子。
盧延當下就有些不悅,下意識護地在了寧木子身前。
倒是寧木子拉了拉盧延的衣袖,示意他不用緊張,往前走了一步,對主廚點頭,「嗯。」
她看了眼眼前人,挺符合廚師這個形象,五大腰板,一看就覺得很有力氣。
「你會做什麼?」
趙多福居高臨下瞅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