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絕寵醫妃:王爺,你該吃藥了
絕寵醫妃:王爺,你該吃藥了 連載中

絕寵醫妃:王爺,你該吃藥了

來源:追書雲 作者:木梧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蘇嫿 蘇琪

誰都知道醫藥世家只有蘇嫿不懂醫術,身嬌體弱
某王爺大驚:「夫人,你快把銀針放下,這個人不能救
」天下盛傳王妃痴傻愚笨,婚後受盡折磨
某王爺奸笑:「夫人,為夫不才,又把搓衣板跪壞了
」終於有一天,王妃亮相,一群攔路狗
蘇嫿手裡的銀針閃着寒光,「應該鬆鬆筋骨了
」某王爺追上來:「夫人,虐渣這種小事為夫來就好了
」「那什麼是大事
」「夫人的身體才是大事
」「那你呢?」「為夫是干大事的人!」展開

《絕寵醫妃:王爺,你該吃藥了》章節試讀:

第6章 這筆賬,要怎麼算?


蘇嫿的眼皮動了一下,眼前的景物先是模糊,隨後慢慢清晰,如今陽春三月,乍暖還寒,天還沒亮,冷風陣陣湧來,潮濕的衣服被風一吹,只覺得透骨的冷。
她下意識撐着手肘起身,卻不料,手被拽住,抽不動。
情緒緩和,仔細一看,竟是個臉色蒼白如紙的男人。
「東方文耀,你醒醒!」
男人沒有任何反應,僅有的氣息不過殘喘。
白色的長衫落水後早已臟污不堪,被風刮的鼓起,令昏迷不醒的男人看起來很是脆弱。
現在是她離開的最好時機!
蘇嫿明白的很。
只是…… 她皺着眉,眼神落在他即便昏迷也還緊緊扣住她手腕的手上。
思緒還沒迴轉,手已經扯開了他的衣服,左肩被她的匕首刺傷,右肩有一個圓孔的傷口,還有不少的木屑。
應該是被箭射中,躲避之間,沾惹了木屑。
這個傷口,有點麻煩,不過,對於現代頂尖醫生蘇嫿來說,還是小菜一碟。
…… 山間竹屋,蘇嫿按照蘇琪說的正好找到了這處棲身之所,按照蘇琪的說法,以前知道夫君是斷袖,心情鬱悶的時候,就會來這山間,所以做了這個竹屋休息,如今,剛好派上用場。
東方赫傷口感染,失血過多,必須要補身體,還需要上好的藥材保養,她遍尋山間,還差一味,那葯生於山間,多在懸崖,蘇嫿遍尋一天,在斷崖之地,終於找到了那山蓮。
沒有繩索,她只能徒手攀登,這裡人跡罕至,多是綠苔。
濕滑難走,有好幾次,她都差點掉下去,屍骨無存。
等到她回到竹屋煮好了葯,雙手已經滿是傷痕,身上多處還在滲着血,推開房門,裏面中藥味濃郁,唯一的窗戶開了一點,有點點竹香傳來。
不對!
蘇嫿出門前,一定關好門窗。
她猛地回頭…… 男人側躺在竹床上,幽深黑隧的眸光,正落在她的身上。
怎麼形容呢?
蘇嫿被他盯着,即便對面的男人應該虛弱的不能動,可她的心,卻依舊莫名晃動了一下,那是一種,出於本能的懼怕。
她覺得,這個男人,像是獵人。
而她,是待宰的羔羊。
「我叫東方文耀,你的男人!」
這些天,這句話一直縈繞在她的耳邊,每一次,都能激起她心底的漣漪,而且經久不散。
她想,也許是很久很久,沒有人敢無視她的手術刀,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了吧。
「起來,」她沒好氣的嗔怪,將葯碗遞過去,「喝了之後,我給你上藥。」
東方赫沒有半點的猶豫,端起葯碗,一飲而盡。
蘇嫿的手,已經放在他的肩頭,白色的中衣被緩緩掀開,露出他古銅色的後背。
也就是這兩天,蘇嫿才知道,這個男人身上的傷疤,多得數不清。
臉蛋好看的恍若天神,這身上,斷壁殘垣,摸上去,一道道傷疤像是蜈蚣蜿蜒。
東方赫回頭,炙熱的目光一瞬也不離開她的身上。
就像是那夜船上的大火,迸濺的火星都能灼傷她。
被他看的手微微一抖,軟嫩的小手碰到他的後背。
僅有一瞬。
卻像是電石碰撞,一股難以遏制的奇熱在東方赫的小腹升起。
蘇嫿別開眼。
假裝剛才什麼都沒看到。
而且,她的心裏,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他姓東方,乃是皇姓,他們在竹屋五天,無人來尋,這個男人,難道是被皇家捨棄的人?
她來這個世界時間不長,知道的,多是府裏面姨娘爭寵,對外知之甚少,蘇琪又故意閉口不談,所以,她只能猜測。
如今皇帝年老,皇位爭奪陷入白熱化,這也許,就是其中一個。
想到皇家,蘇嫿還想到那個提親的沐王爺,據說那王爺叫東方赫,姐姐說是個斷袖,居然還想跟她形婚,哼,害的她遭此橫禍,若是遇到,她一定…… 思緒飄飛,人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我昏迷,你卻未離開,看來,你對我,還有別的心思,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