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寵婚101夜:寶貝,乖點!
寵婚101夜:寶貝,乖點! 連載中

寵婚101夜:寶貝,乖點!

來源:追書雲 作者:非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千寵 蘇小姐 霸道總裁

落跑歸來,蘇千寵虐渣男,踩渣女,打臉啪啪啪,卻被一妖孽吃得死死的
妖孽身高180,長相很完美,身材也很完美!蘇千寵表示:勞資還小,不要虐我……展開

《寵婚101夜:寶貝,乖點!》章節試讀:

第5章 老婆


喬宛若放下行李箱上前,明明說著責備的話,聽起來卻是滿含溫柔和關切。
「沒事,小傷。」
對於喬宛若的噓寒問暖,權御只是淡淡的作了回應。
蘇千寵見權御的反應如此平淡,唇角不自覺的勾起,甚至她自己都未曾發現,心裏居然有點甜。
「那就好,我已經跟公司那邊打過招呼了,暫停了國外的一切工作。」
喬宛若自顧自的說著,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遞給蘇千寵。
蘇千寵見喬宛若完全一副女主人的做派,嘴角一勾,泄出一聲低笑。
這下,喬宛若沒有辦法再無視她了。
「對了,御,這位小姐是?」
喬宛若順勢坐到床邊,語氣無盡溫柔的詢問。
權御看了一眼蘇千寵,薄唇帶笑,但卻遲遲沒有回應。
喬宛若得不到權御的答案,心裏反倒暢快了。
看來,這個女人在御心中的分量也不過如此。
她勾起一個自認為很得體的笑容,朝着蘇千寵款款道:「你好,我是御的……朋友,不知道你是?」
喬宛若故意在朋友兩個字上拖長語氣,讓人浮想聯翩。
「哦,原來是他朋友啊。」
蘇千寵也效仿着喬宛若,在朋友兩個字上咬了重音,一雙美目中波光流轉,魅人無比。
「你好,我是權御的……老婆。」
論氣人的本事,蘇千寵可謂是已經練的爐火純青。
果然,這句話一出,她如願以償的看到面前的喬宛若變了臉色。
權御結婚了?
怎麼可能,喬宛若的目光落在了權御的身上,企圖讓他能給一個解釋,但權御卻是眉眼含笑,只是靜靜的看着蘇千寵。
沒有出聲,便是默認。
「老婆?」
喬宛若滿臉不可置信,她甚至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聲音中都帶上了顫抖。
她定定的望着權御,想要權御給出一個讓她能夠接受的解釋,她鐘意的男人,滿心的希冀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竟然,有老婆?
「認識你這麼多年,我怎麼不知道你還偷偷在家藏了個美嬌妻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喬宛若才調整好情緒,說出了這麼一句。
似是調侃,但更多的是隱於話中的質問。
喬宛若甚至在心底默默的祈求,不要承認!
不要承認!
但有的時候,心底里想的和實際上得到的,恰恰相反。
權御薄唇輕勾,低沉的嗓音淡淡響起:「她是我的妻子,蘇千寵。」
比起蘇千寵的一番話,權御的承認,這才更讓喬宛若感到絕望。
她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心口的位置傳來了一陣鈍鈍的痛楚,就好似有人拿着一把尖刀在上面極其緩慢的刻着,而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絲毫動彈不得。
「過分了啊,認識你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你老婆,怎麼學着古人金屋藏嬌?」
但縱然心底里已經翻江倒海,面上還是一片風平浪靜。
不愧是混跡於娛樂圈的人,再大的風和浪都能經受的住。
「看你有些眼熟……嘉恆影視的當家花旦?」
蘇千寵歪着頭思索了一會兒,終於確定了喬宛若的公司,將人和身份這才對上號。
「哪有,不敢當,都是媒體亂寫的。」
喬宛若迅速將自己的狀態調整了過來,整個人顯得落落大方。
蘇千寵簡直忍不住要為喬宛若拍手叫好了,剛剛滿賦深情的關切話語被硬生生的轉了話頭,能有這樣的本事,的確適合混跡娛樂圈。
「御,如果有地方需要我幫忙的話,隨時聯繫我就好。
我剛下飛機有點累,就先走了。」
喬宛若起身,本以為權御會挽留,卻只聽他冷冷嗯了一聲。
心如刀刺,她苦澀一笑,便拖着箱子快步走出病房。
「喬宛若,國內首屈一指的一線女明星。
權少,很不錯嘛。」
喬宛若走後,蘇千寵便忍不住出聲揶揄。
權御聞聲,輕笑:「怎麼,吃醋了?」
蘇千寵也跟着笑,只是那笑容,沒心沒肺又滿不在乎:「我有必要嗎?」
「老婆,你要相信你在我心中的分量。
縱使她人再好,也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權御就這樣靜靜的注視着蘇千寵,眸中光亮似要將人吞噬。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擦出火花。
* 碧海之憶的別墅區內。
「兩千萬,打水漂了?」
權皓輕輕地搖晃着手中的高腳杯,妖冶的液體隨着手上的動作輕輕晃着,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嫵媚。
清冷的聲音緩緩響徹在這房間中,瞬間連空氣都變得壓抑。
權皓的面前站了一排人,為首的黑衣人,正是追殺權御的領頭。
權皓左手摟着美艷的女人,右手緩緩將握着的紅酒送入唇中,輕抿一口。
「老闆,那天我們的確有確認過,人是沉下去了……沒想到……」 領頭的人知道權皓是動了怒,急忙想要辯解。
但還沒等他解釋完,耳邊便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以及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
是權皓一腳踢碎了玻璃茶几。
「錢沒了也罷,現在那邊傳來的消息是權御平安無事?
你們連一條胳膊一條腿都拿不回來,那我還要你們有什麼用?」
看着眼前的這一幫廢物,權皓心中怒意更盛。
「老闆,你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領頭人的面色也變得不怎麼好看,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權皓的滔天怒火。
「你覺得人家還會在那裡讓你們乖乖的暗殺第二次?
現在kenny那邊已經傳來消息了,不用解決權御了,留着他還有用。」
權皓滿臉怒容,眼划過了一抹陰狠。
領頭的人見狀,不敢再多說半字。
「聽說老爺子已經進行財產公證了?」
權皓平復了一會兒情緒,歪着頭問道。
身側的下屬見狀,連忙上前向權皓彙報着權老爺子的近狀。
權老爺子似是鐵了心的想要將所有的財產一分不動的留給權御,將名下的所有財產都拿去了公證處。
這意味着,一旦公證的手續完成,他權皓,休想染指權氏的分毫。
權皓的眼底滿是殺意,同時心底也生出了報復的快感。
拿到權氏之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毀了它。
他要父親和權御親眼看着,他是怎麼讓權氏一步一步走上毀滅之路。
「那老闆,還要我們盯着權氏那邊嗎?」
見權皓目光越來越可怕,一旁的領頭人弱弱的問道。
「不用,倒是你們,要小心,權御出事,肯定會徹查,把手腳都清理乾淨,被查到的話,後果自負!」
權皓陰狠的目光漸盛,攬着女人的手也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力道。
權御在醫院養傷的幾天,喬宛若沒再來過,只是託人送來了水果和補品。
而蘇千寵,每天寸步不離的守着他。
她很不情願,可權御實在太不要臉…… 尤其是此刻,她更有一種想要將面前的男人狠狠掐死的衝動!
權御堵在門口,像個討不到糖的孩子一般纏着她,不讓她出去。
臉上帶着欠扁的笑容,分分鐘在挑戰蘇千寵的耐性。
「讓開。」
蘇千寵盡量剋制着怒火,不讓自己爆發。
而權御則是誓要將不要臉進行到底:「老婆,我們談談吧。」
「別叫我老婆!」
「你就是我老婆。」
「……」蘇千寵眉頭緊皺:「如果是關於讓我搬去你房子的話,那就免談吧。」
權御今天出院,早上見於朗派人來收拾東西,她不過隨口提了一句要搬家的話,就造成了這個局面。
權御不讓自己離開醫院,無非是想讓她搬去和他一起住。
「走可以,不過你忘了些東西。」
權御唇角緩緩勾起,抬手指指了指自己,意思不言而喻。
「貴重物品請隨身攜帶。」
蘇千寵無視他:「除了錢和手機,我似乎沒什麼貴重物品了。」
抬手準備將權御推開,下一秒,自己整個人便失去平衡,緊接着,被一雙有力的臂膀給禁錮在了懷中。
「還是這麼狠心,蘇千寵,我真想挖開你的心看看,你的心臟是什麼顏色的。」
權御一個翻身便將蘇千寵抵到了牆壁上,視線緊緊鎖在蘇千寵臉上,明明恨的牙根犯癢,但一看到那張臉,心就莫名發軟。
「當然跟你一個色。」
蘇千寵滿不在乎,兩人此刻的距離只有咫尺之遙,被權御禁錮着,蘇千寵無法反抗。
灼熱的氣息皆數噴洒在了蘇千寵的脖頸上,屋內的氣息越來越曖昧。
魂牽夢繞的人兒就在眼前,權御喉結一動。
腦中理智的弦應聲而斷,再也壓抑不住心底的瘋狂悸動,低下了頭狠狠的吻上那誘-人的紅唇。
舌在她唇邊輕輕掠過,無盡溫柔,那朝思暮想的柔軟猶如罌粟一般,對權御有着致命的誘-惑。
兩人之間猶如**一發不可收拾,權御再也不滿足於僅僅在唇上那抹柔軟停留。
緩緩下移,權御將頭埋入了潔白的脖頸之中,連呼吸都沾上了情-欲。
直到蘇千寵覺得連呼吸突然變得困難,她才清醒過來!
一抬眼,入眼的便是權御那張帥氣又帶着些許潮紅的臉。
權御也停下動作,定定的的望着蘇千寵。
「你幹什麼!」
蘇千寵一把將權御推開。
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她緊咬着下唇,眼裡滿是羞憤。
她感到羞憤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反應!
該死的,她居然沉淪其中了?


推開權御許久,蘇千寵的呼吸都難以平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