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邪王的獨寵醫妃
邪王的獨寵醫妃 連載中

邪王的獨寵醫妃

來源:掌文 作者:霍明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懷玉 霍明珠

大婚當日,不僅未等來心上人的花轎,反而被抬入宮中替老皇帝沖喜
然沖喜失敗,老皇帝駕崩,心上人踩着她繼任皇位,而她作為謀逆罪妃,被灌啞葯挑斷手腳筋脈陪葬於地下皇陵之中!以她一人之死,換得所有人雞犬升天!等她再次醒來,時光竟倒流回三年前,她仍是弱質少女,父慈母賢,親妹可愛,心上那人依...展開

《邪王的獨寵醫妃》章節試讀:

第003章 又遇見他


"哼!韃子潰兵好大的膽子!敢犯我邊疆者,雖遠必誅!將士們,殺!一個不留!待回京,本王重重有賞!"

方才對待她的溫柔多情忽然化作狠戾,下了斬盡殺絕的命令,如同那日下令斬斷她的手腳筋脈灌她啞葯時一般無情。

"殺!殺!殺!"周圍傳來齊聲的應答,是沙場馳騁的軍人特有的低沉恢弘,接着,是比方才刺客追殺她的車隊更慘烈的殺戮聲。

然而,霍明珠已經什麼都聽不到,她在石棺中僅存的聽覺一瞬間消失得乾淨。她的頭自身邊這個人出現起一直是低低的,眼眶也濕熱,幾乎找不到自己的靈魂,她的手在身側緊緊地揪着自己染血的衣裳,隨後,在男人的懷裡努力地揚起臉朝他看去--

修長的手指持玄鐵寶劍,先皇所賜,大雍戰神的象徵。

冰冷而沉重的銀色鎧甲,上面隱約有血跡,還沾染着些許北疆的黑土。

剛毅的下巴,削薄的唇,英俊到了極點的面容,一雙鳳目微眯,冷冷地注視着前方的修羅場,似乎已對殺戮司空見慣,活着的唯一目的不過是俘獲勝利!

霍明珠的一滴淚忽然滑落眼眶,是,是大雍戰神百里宗律,他化作灰她也認識他……一絲也不會錯,錯的只是亂了的時光,絕無可能重來一次的時光!

她記得的,死也不能忘--大雍歷天佑二十五年三月,她隨舅舅平陽侯由西北回上京,因途中她身子抱恙,便落下了行程,結果遭遇刺客,舅舅兵馬援救不及,眼看她喪命於此,得勝歸朝的百里宗律途徑此地,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的緣分自此開始……

見霍明珠傻傻獃獃地注視着他,百里宗律察覺,自遠處收回目光,低頭對上她的眼睛。見她眼角有淚,他的眉頭微微蹙起,鳳目也眯了眯:"嚇哭了?"

他又褪去一身殺機,換上溫柔面孔,抬手拭去了霍明珠的淚,連臉上沾染的血跡也一併擦去,安撫地笑道:"別怕,有我在,那群韃子再不能傷你一分一毫。"

他的手指有點粗糙,颳得霍明珠嬌嫩的肌膚隱約的刺痛,霍明珠忽然閉上了眼睛,百里宗律的聲音、面孔,甚至是手指的觸感都是一樣的,她還活着的感覺也一點不錯,那麼,那錯了的時光呢?

"將軍……"霍明珠忽然開口,問了一個讓百里宗律料想不到的問題:"今日……可是天佑二十五年三月初一?"

百里宗律愣了愣,鳳目閃過一絲疑惑,隨即笑開,點了點頭:"正是……姑娘好記性。"

他在應答之餘還開着玩笑,似乎是知曉她太過害怕而喪失了心智,並未想其它。

說話間,有刺客自背後偷襲,百里宗律耳聽八方,摟着霍明珠轉身,斬殺了那刺客,唇角冷硬道:"韃子竟然還有如此兵力?想必野心未死,一面與我大雍議和,一面卻任由潰兵南下侵擾,簡直罪無可恕!"

刺客倒下時,一滴熱血濺在霍明珠臉上,她呆在百里宗律的懷中,聽着他熟悉的沉穩聲音,腦中閃過無數的片段--軟語溫存,柔情蜜意,儘是少女情懷,談婚論嫁,新婚之喜,俱是幸福美滿,可一朝撕破嘴臉,良人英雄變作中山狼,將可怖殺戮加於她身,手腳筋被廢,啞葯入喉,水銀注眼,天地不靈……

因為徹骨的心寒和仇恨,冷汗順着霍明珠的鬢角往下滲着,手指緊緊地攥着衣襟,儘管微微啟唇,卻還是覺得喘不過氣來。千般恨意萬般仇怨如同一條毒蛇死死地卡在她的喉中,讓她吞不下又吐不出,身體劇烈地顫抖,幾乎站立不穩。

 "怎麼了?"百里宗律察覺到了她的異常,忙抱緊她,霍明珠原本還可自己行路,這會兒卻幾乎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百里宗律的臂上,百里宗律一時不察,一道冷箭從暗處射來。

"刺啦"一聲,百里宗律揮劍一砍,冷箭斷作兩截,與此同時,最後一個刺客被斬落馬下。

"姑娘,傷着哪兒了?"百里宗律見霍明珠渾身綿軟,不作他想,一把打橫將她抱了起來,往西邊走去,大喝道:"軍醫何在?!"

霍明珠任百里宗律抱着,呼吸仍舊不暢,卻在他的鎖子甲噼里啪啦拍打聲中漸漸恢復了心智,她原本含淚的眸光忽然一點一點冷下來,其中透骨寒涼--

天佑二十五年三月初一……三月初一!她十五歲,與百里宗律初見於血腥戰場,得他庇佑,她安然無恙,自此對百里宗律傾心,一步一步走入萬劫不復之中!

"將軍,後方有人!"有將士提醒百里宗律。

後方馬蹄的轟隆聲震天響,所有人都回頭看去,塵沙瀰漫中,霍明珠眯着眼睛,見她的舅舅平陽侯林叢越端坐馬背上,隔了很遠,卻仍能感覺到他的關切神色。

舅舅是活生生的,並非城樓上懸掛的頭顱!天地是活生生的,並非地下皇陵石棺之中的冰冷絕望!百里宗律是活生生的,並非她朝思暮想卻不得動他一根汗毛的高高在上!

荒原上滿是橫七豎八的屍首,還有七零八落的火把,火把的光亮正一點一點熄滅。東方既白,暗夜已過去,霍明珠的眼中湧起無限的熱流,時光竟能重來一次,她竟能重回十五歲,既然上天憐憫,她定不會重蹈前世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