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雲中月霧裡花
雲中月霧裡花 連載中

雲中月霧裡花

來源:掌文 作者:夏飛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夏飛 蘇子衿 霸道總裁

白雲月,一個普通的女大學生,本以為自己的一生也會是平凡而溫暖的,卻不曾想在大四這年捲入了建京四大家族的利益與恩怨情仇當中,而一個二十多年前的秘密也由此揭開
更不曾想,她竟亦是局中人之一
當迷霧背後的真相逐漸顯露,所有的局中人又將何去何從展開

《雲中月霧裡花》章節試讀:

第6章 再次相遇


駱臨淵正跟沈涼生在懷海路的網球館打網球,剛打了半場在休息,沈涼生的電話響了。

他接完電話,眉頭緊蹙,沉聲說:"你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我現在立馬過去!"

沈涼生掛了電話,連衣服都來不及換,拿起手機和車鑰匙邊往門口走邊道:"子衿在酒吧遇到點麻煩,你跟我一起過去一趟?"

駱臨淵神色一肅,"嗯"了一聲,也起身往門口走。

網球館在懷海路口,距離酒吧有幾條街道,開車過去需要十分鐘。

另一邊的蘇子衿跟沈涼生打完電話,心才稍稍定下來,她四下張望,看到個便利店,趕緊走到便利店門口等着他,時不時的看着手機,每一秒都過得無比煎熬。

酒吧里的白雲月內心也煎熬得很,拖延時間顯然已經不可行了,硬碰硬更加行不通,她看着手裡的紅酒,清亮的眼眸冷冽,抿了一口,隨後露出乖巧的天真神情,微笑說道:"真的很香,這麼好的酒,得慢慢喝才不浪費。"

趙銳嘴角一勾,驟然湊近她的臉,嘴裏帶着濃重的酒氣,臭氣向白雲月撲面而來:"喜歡喝就多喝點,把這杯乾了!"

白雲月心中一驚,僵着身體不着痕迹的往旁邊挪了下位子,勉強扯出一抹微笑:"好啊,對了,你怎麼不喝?"

趙銳聞言,毫不猶豫的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倒提着杯子,挑眉看着她:"到你了。"

白雲月深吸了口氣,她的手在微顫,看情形,這杯酒她不喝也得喝了。

暗紅色的液體入口酸澀,滑過喉嚨,入了胃,湧起一陣酒氣,灼得喉嚨微嗆。

一杯酒好不容易喝完,暈眩的感覺驟然襲來,白雲月捂着心口,深呼吸,她沒注意到,趙銳的眼神在那一剎浮現了某種得逞的得意之色。

"怎麼,不舒服嗎?"趙銳忽然問。

白雲月對紅酒並不過敏,可不知為何,她現下不僅覺得暈眩,而且心口有種灼熱的感覺,臉頰似乎也在發燙。

她緊緊握着拳頭,指甲陷入掌心,刺痛的感覺讓她稍稍清醒了幾分,她剛想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甚至帶了幾分不自知的溫軟鼻音。

不對勁!這是她當下的第一反應。

"你在酒里加了什麼東西?"白雲月努力壓下那種燥熱的感覺,警惕的看着趙銳。

"當然是好東西了,而且是能讓你待會欲仙欲死的東西。"趙銳露出猥瑣的笑,一雙吊梢眼幾乎眯成一條線。

白雲月心跳如雷,剛才趙銳倒酒的時候她一直看着,並沒有看到他是什麼時候往酒里加了東西。

更糟糕的是,她發現自己手腳發軟。

"走,哥哥帶你逍遙去!"趙銳說完,攬上她的腰就要把她往外頭帶。

趙銳還沒猖狂到直接在酒吧就把人強上了,帶到外面,事後恐嚇幾句,再用點錢打發了,誰也抓不到他的把柄。過往無往不利的經驗使得他處理起這種事情來是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白雲月想用力推開他,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軟綿綿的,半分都無法推動他。

趙銳半抱着她,朝他的幾個兄弟揮了下手,那幾個人會意,肆意鬨笑着:"銳哥,玩得開心呀!"顯然是對這種情況司空見慣了。

白雲月覺得頭越來越暈,心口也越來越熱,她一狠心,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尖銳的刺痛傳來,讓她清醒了幾分。

趙銳攬着她穿過人群,白雲月見旁邊有人,也不管旁邊的人是男是女,忙扯住對方的衣服,仰頭望着那人,一雙水眸此刻盡顯柔弱和驚恐,聲音虛弱又急切:"救我,救我!"

"雲月!"白雲月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急呼。

蘇子衿終於等到沈涼生,沒想到駱臨淵也在,她匆匆帶着他們兩進了酒吧,憑着記憶往剛才的卡座位置找,剛走到半路就看到了白雲月被趙銳攬着往這邊走,駱臨淵走在外側,白雲月剛才抓住的衣服主人就是駱臨淵。

"嘿,你還自己送上門來,既然如此,那哥哥今晚就跟你們兩玩一把!"趙銳認出了蘇子衿,笑得更為得意。

他伸手想攬上蘇子衿,不料手還沒碰到人,就被一股大力扭了起來。

"啊!"趙銳看着自己軟軟垂下的手臂,後知後覺的發出一聲尖叫。

沈涼生也有點意外,他本想出手,沒想到駱臨淵先他一步,只一個擒拿,就讓趙銳的手臂瞬間脫臼。

"快起來,銳哥好像出事了!"趙銳的那幫哥們有一個剛好看到了這邊的場景,忙扯着其他幾個,沖了過去。

"銳哥!"他們忙扶住冷汗淋漓的趙銳。

"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打死這幾個人!"趙銳臉色蒼白又猙獰,氣急敗壞的指着駱臨淵一干人向他的幾個哥們下指令。

這幾個人大多是這一帶的小混混,別的不行,打架那是一把好手,他們平日里跟着趙銳作威作福習慣了,一看到趙銳被人打了,立馬就被激起熱血,每個人都是一副激昂的狀態。

走在前面的兩個立刻先動了手,他們的目標是站在最前面的駱臨淵。

駱臨淵的白色網球服衣擺被白雲月扯得皺巴巴的,卻絲毫不影響他矜貴的氣度。

駱臨淵一邊攬着虛軟的白雲月,一邊利索的抬腿踹向向他撲來的兩個人,動作迅捷乾淨,幾乎是一氣呵成。

趙銳旁邊另外兩個小混混見狀,趕緊上前支援,結果也是一樣,直接被踹倒在地上。

白雲月被駱臨淵摟着,淡淡的男性汗味在她的鼻尖縈繞,並不難聞,甚至莫名的讓她心跳加快,她搞不清這是酒的作用還是其他。

駱臨淵的這番動靜引來了圍觀者和酒吧服務員的注意,服務員趕緊通知了經理,經理忙趕了過來,身後還跟着幾個保安。

開酒吧的,背後多少都有些不為人知的勢力,酒吧里的保安明面上看着只是普通的保安,但實際身份是什麼,內行的人都瞭然。

酒吧經理見狀,立刻以眼神示意身後的保安動手。

兩個保安衝上去想制止住駱臨淵,沒想到被他敏捷的格開了。

保安沒想到他的身手這麼好,還想再動手,突然聽到經理低呵了一聲:"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