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地求生之旅
絕地求生之旅 連載中

絕地求生之旅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我是小小鳥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茹 林蕭霆 都市小說

林蕭霆情場失意,事業失敗,在好兄弟苟星雲的勸說下出海旅遊,結果遇到海難流落荒島
在小島上被退伍軍人於浩搭救,卻意外遇到了害他破產的前女友,在尋找好兄弟的過程中,又救下了單純的美女大學生吳紫涵
島上荒無人煙,在沒有法律和道德約束的危險境遇之下,暴力似乎是解決問題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林蕭霆...展開

《絕地求生之旅》章節試讀:

第七章 陌生人


第七章 陌生人

吳紫涵大步追上林蕭霆,可憐兮兮把壓縮餅乾還了回去,猶豫片刻,又把巧克力也硬塞到林蕭霆手中,「大叔,我不吃了,我知道食物珍貴,你自己留着吧,我不給你添麻煩,讓我跟着你就行。」

「啊?我又不是嫌你貪吃,我是要找些易燃物生火,咱倆身上都還濕着呢。」

林蕭霆前一秒還吃驚於吳紫涵怎麼會覺得他會因為食物拋下她,下一秒發現,吳紫涵剛剛塞到他手中巧克力和餅乾,又回到了吳紫涵手中,而且已經吃了起來。

林蕭霆實在拿一個小丫頭沒辦法,只得自顧在叢林邊緣來回走動,想要尋找生火的乾柴,可惜最後只找到些乾枯的松針和椰樹葉,雖不耐燒,但聊勝於無。

小心翼翼把乾枯的松針和椰樹葉架成印象中可燃燒的形狀,從兜里掏出瑞士軍刀、打火石和塑料包裝完成的棉芯,嘗試着點火,可是廢了半天勁,只見到打火石不停的冒着火星,卻沒見棉芯和哭松針被點燃。

「破玩意不會是殘次品吧?點也太低了,就這麼一個殘次品被我遇到了?」林蕭霆沒了耐性,把打火石隨後丟在一邊。

「大叔,這上面似乎、應該、好像有一層防火層,刮下去就能用了。」

吳紫涵把打火石撿了起來,用瑞士軍刀把打火石上面一層黑色的東西刮乾淨,又有模有樣的蹭了幾下。

噌!棉芯被點燃了!!!

「這就點着了?」

林蕭霆接過棉芯,小心放在自己架好的枯葉上,看着火堆越燃越旺,好奇的看向吳紫涵,「你怎麼會用這些東西?」

「我喜歡看綜藝節目,前不久恰巧剛看了貝爺的一檔野外求生節目,裏面有專門介紹過幾種野外生活的方法。」

「好吧,你贏了。」

林蕭霆從上大學開始,除了努力學習就是努力工作,再到後來拚命經營公司,除了陪客戶吃飯喝酒,他幾乎沒有娛樂享受的私人空間,更別提看什麼綜藝節目了,早知道有一天自己會深陷野外孤島,他肯定要把吳紫涵口中『貝爺』的節目仔細看上十遍百遍。

火堆燃的越來越旺,火焰給予林蕭霆和吳紫涵取暖的同時,也成為了黑夜中最惹人注意的目標。

夜半海風徐徐,火堆青煙裊裊,因為沒有實木的燃料,一堆枯葉架起的火堆已經即將傾滅,雖說只剩零散的火星,但是在漆黑夜中仍就異常惹眼。

清脆的鳥鳴在林子里此起彼伏,海浪拍打沙灘的婆娑不斷,卻始終沒能吵醒圍在火堆旁沉睡的林蕭霆和吳紫涵。

幾道人影隱約從林子里躡手躡腳的閃過,幾人都是兩眼放光,但目光聚集卻不是林蕭霆和吳紫涵兩人,而是地面上即將傾滅的火堆和幾張巧克力包裝紙。

「韓光,你去看看,他們是不是睡著了。」

幾人中,一個身材壯碩,穿着大褲衩、大背心、臂膀紋着『道字的壯漢躲在灌木叢後面,用胳膊肘拐拐旁邊的另一個壯漢,漢子手臂也有與周明一樣的紋身。

「靠,周明,為什麼又是我,之前就是我不顧危險下海救了你,你的良心讓海鷗叼走了?又要我幹活?我不去。」

韓光耍無賴似的直接躺在了地上,他哪知道林蕭霆睡沒睡着,要是醒着咋辦?林蕭霆有工具生篝火,萬一有刀呢?他可不想沒被淹死反而被人捅死。

「韓光,你特么不去誰去,咱們幾個裏面數你奸,跑都比誰的快。」

後面不遠處一棵大樹下,一個男子探出頭來,伸手指着不遠處的林蕭霆和吳紫涵,手臂上也有道字紋身,「那裡可是躺着個大長腿的妞,你這次不發春了?」

「趙鵬,滾你大爺的。」面對趙鵬的玩笑諷刺,韓光直接懟了回去,「你別BB個沒完,有本事你去,傢伙事都不好使的娘們。」

「算了,劉亮,你去吧。」周明不想幾人吵來吵去,萬一把目標吵醒就不好了,於是叫了旁邊另一個身材相對瘦小的男子。

「我......」

劉亮想要拒絕,可還不等他說話,周明和其他幾人惡狠狠的目光已經讓他渾身陣陣惡涼,現在他們一夥七個人中,周明、韓光、趙鵬三人是一夥的,他跟其他三人只是求生路上碰見了周明三人,彼此搭伴而已。

劉亮本以為多幾個人彼此間有個照應,沒成想他們四個人反倒成了周明三人的小馬仔一般,上樹摘野果、下海抓螃蟹,全是他們的活,他們四人也想反抗,可惜沒有周明三人壯碩的體格,更沒有周明三人齊心。

「你什麼,趕緊去。」周明低喝一聲,已然是生氣了。

「哦哦。」

劉亮與其他幾人一樣,既是處于海難過後的迷茫恐懼當中,又是害怕描龍畫鳳紋身的周明三人動手打人,所以從相遇開始到現在幾個小時,逐漸習慣了被呼來喝去的不敢反抗。

劉亮雙腿打着顫,明明夜晚溫度並不高,但額頭汗水還是順着兩鬢滴滴滑落,他先朝着林蕭霆小心翼翼走去,對於人們的普遍心理來說,與一個女生相比,男人的威脅永遠都是最大的。

距離火堆越來越近,雖然火堆處於熄滅的邊緣,但劉亮仍是越覺得異常暖和,不禁有些羨慕眼前熟睡的這對男女,當走到林蕭霆身前附身查看一番,發現睡得很香還有小憩的呼嚕聲,再看看旁邊的女生,同樣睡得倍兒香。

劉亮怕把人吵醒,沒敢開口說話,只是揮揮手示意周明幾人過來,正當周明幾人同樣躡手躡腳走到一半的時候,火堆里一葉火苗不知怎地北風吹到了劉亮腳面上,短暫的溫暖與火辣過後,疼的他嗚嗷大叫一聲。

短促而有力的慘叫把劉亮自己嚇了一跳,更是把周明幾人嚇得趕忙半蹲躲閃,可惜周旁儘是沙灘,根本沒得遮掩。

「誰?」林蕭霆被叫聲猛地驚醒,眼見身前站着這人也不說話,只是正直勾勾盯着自己,時不時還瞄向自己身後。

林蕭霆下意識的匍匐半蹲在地,再循着目光向後望去,看不太清楚,恍惚中好似幾道人影正跟他擺着一樣姿勢,雙手撐地的匍匐蹲着。

兩伙人就這樣一動不動、一言不發的恍惚了幾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