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連載中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桃花三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夜秋 唐瑜 現代言情

三年婚姻,滿腔愛戀,卻換來豪門棄婦的下場
浴血重生華麗來襲,傅大總裁動心不已
老婆,談個戀愛可好?展開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章節試讀:

第八章 年薪千萬


第八章 年薪千萬

唐瑜似笑非笑,眉目間帶着幾分涼意恍然大悟地點頭,「原來傅總將我認成故人了,可惜讓傅總失望了,我並不是傅總口中的那位故人。」

她說著彎了彎嘴角,似乎隨意的問道:「說起來,這位故人對傅總來說很重要嗎?讓傅總如此念念不忘。」

話音剛落,傅夜秋的臉就冷了下來,語氣淡漠疏離「不過是一個不重要的人而已。」

唐瑜笑意漸深,順着他的話說:「嗯,傅總位高權重,相見什麼人見不到。看來的確是個不重要的人而已。」

傅夜秋閃過一絲不悅,終於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公司先前給玫瑰小姐發過郵件,說明了公司提供給玫瑰小姐的福利,不知道玫瑰小姐還有什麼疑問嗎?」

見他公事公辦,唐瑜也跳過剛才的話題,「貴公司給的福利的確好,面面俱到,也確實沒什麼可以挑的問題,只是貴公司也未免太小氣了些吧。」

傅夜秋挑眉,「玫瑰小姐指的是什麼?」

「貴公司為我提供住宅,所有的吃喝用度皆有公司提供,給出的年薪不算低,五百萬。」她溫柔地笑着,「如果按照按照國內行業薪資來說,這個數字是不錯,可還是抵不上我未來給貴公司帶來的收益。」

五百萬,還只是不錯?

要知道其他的珠寶設計師每個月的工資平均在八千,出名些的大約是兩三萬,最高的年薪也才兩三百萬。

他們給出的福利絕對是行業內最高!

金秘書擰眉,忽然對這個天才設計師有了其他的看法。

傅夜秋自然也知道,眼神一冷,聲音帶上幾分冷意,「那玫瑰小姐覺着應該是多少?」

「自然是要翻一番。」她笑意盈盈,紅唇悠悠吐出三個字,「一千萬。」

會客室剎那安靜了下來。

一千萬!

足夠他們聘請好幾個國內知名的珠寶設計師了!

這、這完全就是獅子大開口!

用一千萬去聘請一個初出茅廬的珠寶設計師,甚至在對方除了拿了冠軍後就沒有作品問世的情況下,完全就是無稽之談!

金秘書滿眼怒火地看着玫瑰。

傅夜秋神色冰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似乎也被她的話給逗笑了。

「玫瑰小姐憑什麼認為公司會用這麼高的價格來聘請你?」

「不願意?Whatever。」唐瑜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是沒關係呀,國內想要聘請我的公司不在少數,總是會找到願意付這筆錢的。」

她翹起腿,手搭在膝蓋上撐着下巴盯着對面的男人,「可是貴公司不一樣,你們找不到第二個我。現在已經不是貴公司一家獨大的形勢了,在那些小眾品牌的撅起下,你們的市場已經被瓜分,加上先前你們代言藝人接連爆出的醜聞,更是消耗了消費者的路人緣。」

金秘書看向傅夜秋,後者並沒有打算開口的意思。

「你們現在急需一件作品將那些消費者拉回來,但是你們設計師的審美也實在是......」唐瑜想了一會兒才想到一個形容詞,「太超前了。」

就相當於讓古人看現在的服飾,可能會覺得美,但更多覺得不倫不類。

傅夜秋逐漸陷入沉思,見她沒說話,出聲道:「繼續。」

「我雖然只有一件作品,但是我的名聲要比貴公司所有設計師都好且都響亮,而且有歐格斯特·畢加索的背景加持,更容易打開國際的市場。」玫瑰說,「所以貴公司擁有的並不僅僅是一個設計師,更是一個自帶光環的明星。」

「如果按照玫瑰小姐說的,玫瑰小姐又該怎麼幫公司挽回那些路人緣?要知道玫瑰小姐也沒有可以依附的作品。」傅夜秋敲了敲桌面,態度倒是認真了許多。

唐瑜低頭輕笑出聲,將滑落下來的頭髮挽在耳後,無奈搖頭,「傅總真是大智者千慮,歐格斯特先生並非是那次比賽的評委。您說,他對我讚揚是怎麼來的?」

傅夜秋對上她的眼睛,黑色的眸子猶如精緻黑琉璃,清晰地倒映他的神情。

他忽然就明白了,國際上對她的盛譽都是真的,歐格斯特·畢加索不可能說謊,還是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

她的作品有,只是並沒有傳播出來,而歐格斯特·畢加索肯定是見過的。

傅夜秋無意識轉着小拇指的戒指,沒有說話,似乎是在思考她說的話。

唐瑜端起放在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潤潤嗓子,低頭看着自己的指甲,餘光卻瞥見他帶在小拇指的戒指,眼底略過一抹冷意。

許久,傅夜秋才開口口,「正如玫瑰小姐所說,玫瑰小姐對傅氏集團的重要性的確不可言喻,只是一千萬的薪資是不是有點太貪心了?」

她認真點頭,無所謂的支着下巴,「傅總,要知道現在是我在和你們公司談條件,你們可以選擇不接受,我可以可以選擇另謀出路,如果是想讓我降低薪資的話,今天我們就只能當沒見過了。」

傅夜秋抿了抿唇,盯着玫瑰半眯起眼睛。

「下周一,希望我能在公司看到你。」

唐瑜眼中笑意更深,站起身沖他伸出手,「好的,我的老闆。」

傅夜秋也站起身,看了眼她細白的手,伸手握住微微縮緊,低聲道:「歡迎。」下一秒鬆開她的手,讓金秘書去拿合同。

等簽完合同,金秘書送唐瑜出去。

傅夜秋站在窗檯前看着樓下的女人,眼裡閃過一抹疑惑。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長的如此相像的兩個人嗎?

金秘書愁眉苦臉地從外面回來,瞥了眼他的背影長嘆口氣,「傅總,您剛才怎麼就鬆口了....」

傅夜秋回頭看了他一眼,後者立即閉上嘴,即便心裏不同意也沒有再提。

那個玫瑰實在是狂妄,但不得不承認她說的都是對的,公司現在面臨的問題很多,不然也不會給她發郵件。

想想這一千萬,還是覺着虧,比起他們提出的薪資翻了一番。

只是老闆都沒意見,他們做員工的也不能說什麼。

金秘書看了眼時間,想到什麼提醒道:「傅總,今晚公司的宴會要參加嗎?」

「不......」話剛出口,傅夜秋又咽下去,點點頭,「給玫瑰小姐打個電話,邀請她來參加公司的宴會,既然已經是公司員工,就不能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