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傅少,寵婚甜蜜蜜
傅少,寵婚甜蜜蜜 連載中

傅少,寵婚甜蜜蜜

來源:追書雲 作者:月上雲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浩帆 現代言情 蘇錦月

一場精心設計,她被未婚夫陷害,成為笑話,一夕之間,家族破產,她走投無路,只好轉身求他——傅戰霆,這個權勢滔天的男人,讓她搖身一變成為未婚夫的小嬸嬸!展開

《傅少,寵婚甜蜜蜜》章節試讀:

第7章 一個億,買下蘇家別墅


工作人員氣的咬咬牙,只好吃癟,這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誰能想到錦月這麼機靈,他們幾個大男人居然玩不過一個小女人!
錦月看着吃癟的工作人員,朝着他笑了笑,既然他剛才的笑那樣虛偽,她現在就還他虛偽的笑。
下樓後,張管家看着穿成北極熊那樣的錦月,迅速就邁步走了上去。
「小姐?
!」
張管家一臉震驚,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管家,這裡已經不是蘇家了,我們走吧。」
「小姐,您怎麼穿了那麼多啊?」
「外面冷,我多穿點。」
錦月朝着張管家笑了笑,但笑容里卻是滿滿的苦澀,而後她朝着別墅外走去。
等到離開蘇家後,她立即將身上的外套一件一件脫了下來。
「小姐,您到底為什麼穿這麼多衣服啊?
不是說上樓收拾隨身衣物嗎?
怎麼您都不拖一個箱子呢?」
錦月搖搖頭,「他們根本不給我拿箱子,還說只能手上拿個三兩件衣服走人,我一氣之下就選了貴的外套和大衣穿在身上,算是鑽了他們的空子。」
「唉……」蘇管家嘆了一口氣,「小姐,您這又是何苦呢?」
「沒辦法,現在是關鍵時刻,我們什麼都帶不走,這些衣服多少也值一點錢,現在家裡正是用錢的時候。」
錦月立即拿出手機將衣服全部都拍了下來,而後立即掛在網上販賣,錦月很清楚網上買衣服,買家最怕就是買到假貨,所以她也大方寫上了一段文字:蘇錦月身無分文,賣衣換錢,全是正品,童叟無欺,懷疑者請繞道走開。
說著,她還發了幾張自拍上去,證明真實性和可靠性。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錦月看着路邊座椅上的這些衣物,一下子有些犯了難,她希望這些衣服能儘快處理掉,畢竟她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更別說是安置這些衣物了。
…… 此時,K。
N財閥,總裁辦公室內。
邢森邁步進入了辦公室內,他很是恭敬的彎腰,朝着傅戰霆鞠躬。
「傅少,今天銀行的工作人員去了蘇家,已經把蘇家別墅給封了,說是過些天就會拍賣蘇家的別墅來抵債。」
只聽見「啪」一聲響,文件夾合上,被那修長的手指夾着隨意丟在了一側。
「蘇家欠了多少?」
邢森算了算說:「估摸着也要六七千萬了。」
傅戰霆眉頭微蹙,那張英俊至極的臉龐上沒有一丁點表情,渾身上下散發著極為可怖的冷意,這樣的冷意足以讓人從腳底涼到頭頂心。
「一個億,買下蘇家別墅。」
「是。」
邢森立即點點頭,「對了,傅少,還有一個事,是關於蘇小姐的。」
「說。」
聽到是關於蘇錦月的事情,傅戰霆自然是感興趣的。
「我去了一趟蘇家,也問了問銀行職員一些事,說是剛才銀行職員帶人去蘇家,趕走蘇小姐的時候,算是大發慈悲給蘇小姐帶走隨身衣服的機會,蘇小姐準備拿行李箱裝衣服,他們不同意,說是只能拿兩三件,所以蘇小姐乾脆就把衣服全部都穿在身上了,手裡還抓了三件外套一併帶走了,穿的像是北極熊一樣從蘇家走出來。」
傅戰霆聽到邢森的這一句話,面部堅硬的線條瞬間就軟化了下來。
「呵。」
他輕笑一聲,這就是他想要的女人。
「後來我看到蘇小姐在距離蘇家不遠的街邊座椅上拍衣服的照片,應該是要把衣服賣掉。」
這個小女人,寧肯窮到買衣服,也不願意求他么?
真是有趣!
他對她真是越來越有興趣了。
「跟蹤她所有賬號,她的衣服全部買下來。」
邢森一愣,「傅少,買……買下蘇小姐的所有衣服?
這,這衣服都是女款的,買來也不能穿啊。」
邢森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很是不解的望着眼前的傅戰霆。
傅戰霆的冷冽的視線瞬間定格在了邢森身上,邢森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
「你已經耽誤好幾分鐘了,我女人的衣服要是有一件被別人買走,我就剁你一根手指頭!」
邢森看着不苟言笑的傅戰霆,看了看自己的十根手指頭,腰杆子都差點軟下來,他幹練有素的朝着傅戰霆鞠了一躬,而後迅速退出了總裁辦公室,一刻也不敢再耽擱!
…… 錦月坐在路邊的長椅內等了約莫十來分鐘,始終無人來問價,她望着不停打電話的張管家,問道:「聯繫到我媽媽他們了嗎?」
張管家搖搖頭,「我剛打電話過去了,還是沒有聯繫到夫人。」
錦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些衣服一時半會是處理不掉了,我們抱着它們去醫院吧。」
昨天一晚上,其實她都是提心弔膽的,不僅要擔心別墅會不會有人再次闖進來,更要擔心她父母和哥哥的情況,所以她一晚上都翻來覆去,根本沒有睡好。
現在,她實在是等不下去了。
張管家點點頭。
可就在錦月剛準備起身的那一刻,手機就震動了起來,消息瞬間就傳送了過來。
「我全都要了,開個價。」
錦月看到這一句話,瞬間懵逼了。
全要了?
她立即開了六萬的價格,沒想到對方居然沒有還價,一口答應了。
她也沒有片刻猶豫,迅速問對方要了地址,但沒想到對方也是澄江市人,拿到地址後,她立即和張管家一起將這些衣服全部送去了快遞網點,以快遞的形式發出去。
等到解決完衣服後,錦月大鬆了一口氣,醫院那邊肯定是急需要用錢的,六萬塊能救救急了,估計現在媽媽手裡一分錢也沒有了。
張管家看着被打包放入箱子內的衣服,有些可惜的說:「小姐,您真的一件也不留嗎?
這些衣服,都是您很喜歡的,以前經常看到您穿。」
「張管家,用它們能換到六萬塊錢,也不算辜負我的喜歡了,畢竟現在是需要用錢的時候。」
錦月說完,還是非常樂觀的朝着張管家露出了微笑,「如果它們和我有緣,總有一天還會再回到我手裡的。」
她的笑是那樣的積極向上,就像是一切都能迎刃而解那般,可只有錦月自己心裏知曉,她其實根本笑不出來了,這看似樂觀的笑其實是硬擠出來的,是為了讓張管家這心裏頭好受一些。
錦月將拿到的快遞單號填寫在網絡上後,沒想到對方直接確認收貨了。
「你還沒收到衣服,你怎麼就確認收貨了?」
錦月立即發消息詢問買家。
「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你現在很需要用錢,所以我就當做一回好事。」
錦月笑了,回復道:「謝謝你,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果然,生活壞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還會更糟糕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現在,她就遇上了一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