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頂級風水師
頂級風水師 連載中

頂級風水師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蔥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晨 林雪 都市小說

父親去世前留下的一本書,卻讓他一步步成了遠近聞名的風水大師…展開

《頂級風水師》章節試讀:

第3章 住院


常穎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要搞臭楊晨的名聲,楊晨不是學霸嗎,她就是想要別人以為這個學霸其實是個變態,連直接表妹都非禮,這比扇他耳光還要過癮。

常穎也很清楚,她說出這樣的話,馬騰那幾個人肯定會幫她出頭。

果不其然,班上的幾個混混全都朝楊晨走了過來,常穎的嘴角揚起,用得意的目光看着楊晨。

其他的同學都沒有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不過很多人還是相信了常穎的話,開始竊竊私語,說楊晨表面上看一副書生氣,其實是個變態。

「馬騰,你們別太過分,楊晨只是推了常穎的肩膀,根本就沒有非禮她。」

在馬騰幾人來到楊晨面前的時候,坐在楊晨後面的一個小胖子站起了身。

小胖子名叫李賀,和楊晨的關係還算不錯,平時在學習上沒少得楊晨的幫助。

「喲呵,今天是怎麼了,怎麼什麼妖魔鬼怪都往外跳啊,李賀,你是想死是嗎?我們教訓誰輪的着你多嘴?」

一把抓住李賀的衣領,馬騰直接把他給塞到了桌子下面,隨即他反手便抽了楊晨一個耳光。

「昨天我就該好好的教訓你,都怪你這個烏鴉嘴,害的老子受了傷。」

正如楊晨所料,馬騰昨天的確是挨打了,至於錢恐怕也丟了,只不過馬騰肯定不會承認,剛才他是情急之下說漏了嘴。

連續兩天都被馬騰扇耳光,就算是泥人也會發怒。

剛才馬騰那一巴掌扇的十分重,楊晨的身子重重的撞在了牆上,嘴角也有鮮血溢出。

平時這個馬騰就沒少欺負楊晨,又連續兩天都扇了楊晨耳光,這讓他所有的憤怒全都爆發了出來。

雖然楊晨的身子比較弱,但他卻直接撲向了馬騰,將他撲倒在地,而後揚起拳頭,狠命的往馬騰的臉上砸。

這一瞬間楊晨的爆發力達到了極限,只是一拳,馬騰就懵了。

另外幾個混混誰都沒想到楊晨會還手,而且還如此的兇猛,平時他們欺負楊晨的時候,楊晨總是默不作聲。

忽然的變化讓那幾個混混都有些發愣,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楊晨已經在馬騰的臉上打了好幾下了。

「麻痹的,弄死他。」

楊晨的舉動激怒了那幾個傢伙,其中一個直接抱住楊晨,把他拖到了一邊,然後幾個人便開始對他拳打腳踢。

身上傳來的疼痛幾乎讓楊晨大叫出聲,可他忍住了,猛然從地上竄起,又撲到了馬騰的身上。

此時楊晨的心裏就只有一個想法,打死馬騰,所以他使足了力氣,用拳頭繼續往馬騰的臉上砸。

如同瘋子一樣的楊晨把其他人都給嚇住了,包括常穎,不過和馬騰關係最好的那個傢伙反應過來之後,直接拎起一張椅子,砸在了楊晨的頭上,楊晨身子一歪便栽倒在地。

迷迷糊糊中,楊晨感覺自己的身子飛了起來,不過沒多大一會兒就又落地了。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了,頭頂傳來一陣疼痛,楊晨用手一摸才發現那裡已經被纏上了繃帶。

「我去楊晨,你總算是醒了,好在是沒什麼事情。」

這個病房是三人間的,不過只有他一個人住,楊晨回想着之前發生的事情,隨後他就看到李賀走了進來。

「楊晨,你知道你今天有多牛逼嗎?你把馬騰的門牙打掉了三顆,他的鼻樑子也被你給打塌了。

之前那狗日的也在醫院來着,我遇到他的時候,他疼的一個勁兒的叫媽,看着真解氣,嘿嘿。」

把手中的熱水壺放在床邊上,李賀一屁股坐在了楊晨對面的病床上。

經過李賀的解說,楊晨才知道他被打暈過去之後有同學直接去找老師了,隨後老師便組織人將他和馬騰都送進了醫院。

學校方面已經通知了楊晨的家屬,但現在已經將近中午,楊晨的家人卻沒有來,所以老師就讓李賀在這裡暫時照顧楊晨。

「舅媽恐怕又在打麻將吧。」

聽李賀說完,楊晨苦笑了一聲,他舅舅出差去了,舅媽整日以打麻將為樂,即便是知道他受傷住院,恐怕也不會來看他。

想到在這裡要花不少錢,楊晨就是一陣頭大,他身上的那幾十塊恐怕連一天的床費都不夠,他真不知道出院的時候該怎麼辦。

沒一會兒的功夫醫生過來了,他告訴楊晨被打出了腦震蕩,需要住院觀察兩天才能回家。

楊晨並不想留在這裡,但李賀卻一個勁兒的勸他多住幾天,這樣他就不用去上學了,可在這裡陪着楊晨。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病防里走進來幾個彪形大漢,身上的江湖氣很重,傻子都能看的出來他們是混的。

其中一個身上穿着黑色背心,留着桃心短髮的大漢走在最前面,他的左手臂打着石膏,纏着繃帶,看樣子是受傷不輕。

見到幾個大漢進來,李賀急忙跑到了楊晨這邊的病床。

為首的那人大大咧咧的在李賀剛剛坐過的病床上躺下,跟着他一同前來的那幾個人立刻就給他拿煙拿吃的。

「阿飛,你們幾個該幹嘛幹嘛去吧,別都在這裡擺着一張哭喪臉,好像我要死了似的,再嚇壞了小朋友。

把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查清楚,但別聲張,在我出院之前,你們最好把事情查清楚了,不然以後就別跟着我混了。」

用另外一隻手朝那幾個人擺了擺,其他幾個壯漢全都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病房。

「那個……楊晨,我去給你買些吃的,咱們也該吃午飯了。」

等到那幾個人走後,壯漢就開始打量楊晨和李賀,壯漢的目光十分犀利,被他看着楊晨如芒在背,十分的不舒服。

李賀的膽子特別小,一見這陣勢他直接就跑了,楊晨也不願意在這裡待着,可他一起床腦袋就傳來一陣眩暈感,沒辦法,楊晨只好繼續躺在病床上。

「小朋友,看來你也是因為干架才到醫院的,不過看你的樣子好像是打輸了。」

用饒有興趣的目光打量了楊晨一遍,唐彪把叼在嘴裏的煙點燃,吸了一口之後,噴出一團煙霧。

「嗯」。

輕輕答應了一聲,楊晨並不願意和唐彪多說什麼,他害怕這種人,但卻不願意表現出來。

就在楊晨打算轉身眯一會兒的時候,他忽然看到唐彪的天中升起一團黑氣,而後那團黑氣便順着他的天中向下蔓延,包圍了他整個天庭。

可能是因為習慣的原因,楊晨在看唐彪第一眼的時候就觀察了一下他的面相。

剛進來的時候,唐彪的司空光滑無紋,中正有光,印堂明亮,滿臉的富貴之相,且可以統領他人。

天中在額頭正中的上額部,以髮際往下約一厘米處。

頭頂為天,天中在髮際頂中,故曰天中,是貴的表徵,代表財富、地位、祖先長輩及命主與父母間的關係。

就在剛剛,唐彪的天中還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是眨眼之間竟然有如此的變化,這讓楊晨十分驚訝。

但驚訝之餘楊晨更多的卻是欣喜,之前他雖然能給人看相,但卻不能望氣。

一個風水師無法望氣,那就只是初級的而已,而能觀望人氣,山水之氣的才是頂級的風水師。

雖然楊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山水之氣,但已經可以望人氣了,光憑這點,他就已經脫離了初級風水師的範圍。

沒想到自己腦袋挨了一下子卻有瞭望氣的本事,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