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神行之罪
神行之罪 連載中

神行之罪

來源:萬讀 作者:王佳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佳敏 飛影

在意識世界我們等你!等你一同一一破解
展開

《神行之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驚動


后街,小巷。

空中雷電交加,大雨傾盆而下,在地面四濺開來。

小巷往下是一段漆黑的隧道,裏面陰暗潮濕,垃圾堆積如山,成群結隊的嚙齒動物在其間亂竄。

它們黑芝麻一般的小眼珠子在黑暗中閃着微弱的光。這眼神使人自然的感到畏懼,但王佳敏卻迎着它們走了過來。

王佳敏套一件黑色的雨披,緩步行來,高跟鞋踐得地面噼啪作響。

它們警惕的盯着王佳敏,嘴裏發出尖銳的叫,似在警告,又像懦弱者無謂的聲張。

顯然是後者。

王佳敏毫不猶豫抬起尖銳的鞋跟,狠狠碾扎它們的軀體,伴隨着叫,炸毛後短暫的動怒,隨後四散。

王佳敏目光中充滿着不屑,望着它們落荒而逃。

隨後她看到了他。

他倒在令人反胃的垃圾堆里,身子被噬咬得千瘡百孔,血肉流散,說不清究竟是誰更加噁心。

他亦或是垃圾。

周圍忽然間警笛聲大作,冷冽的積水倒映着閃爍的紅藍燈光,上升着氤氳霧氣。

一群穿着皮質雨衣的警員從兩邊的通道沖了下來,然後也發現了他。

她看着他們將他抬走,神情失落,茫然無措的呆立着。

「這就是事情發生的經過?」

琉璃問。

琉璃是一個西裝幹練的短髮女性。

王佳敏點點頭。

琉璃說:「能帶我回到早一些時候嗎?真正發生這些事的地方。」

王佳敏點頭,轉身離去。

便在這時,雲消雨散,兩人穿過霧靄,走入了一間看起來頗為溫馨的住所。

簡單的兩室一廳,廚房裡傳來陣陣切菜聲,伴着食物的芬香在屋子裡彌散。王佳敏脫去高跟鞋,赤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徑直走向客廳。

琉璃連忙跟上。

經過廚房時她有意朝里瞟了一眼,她的他專註的切着手頭翡色的菜墩,臉上不自覺浮現甜甜的笑意。

琉璃走到客廳,見王佳敏呆坐在沙發上,手指不住在沙發邊緣摩挲着,顯出深深的眷戀和不舍。

琉璃抬頭望了一眼時鐘,跟着捋開袖子,瞄了一眼手上的腕錶。

早晨十一點三十九分。

琉璃問道:「這會兒你出去了嗎?」

王佳敏木訥的點點頭,緊跟着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琉璃橫在了她面前,用手輕輕撫摸着她的秀髮,安慰道:「你可以不用看的。」

「咚咚咚」

門外響起敲門聲。

「來了。」他急忙放下菜刀,用手在圍裙的裙角抹了一把,匆忙跑出廚房,「是不是沒帶鑰匙呀。」他笑着來到門前。

「你……」話未說完,屋內陡然響起一聲悶響,緊跟着房門被用力砸上,走廊的花瓶碎了一地,鮮血四濺。

他踉蹌着跌倒在地,掙扎着朝廚房爬去,一條飛影飛快追了上來,手拿砍刀,重重朝他頭頂劈落。

琉璃一把抱住了王佳敏,清晰的感受她顫抖的身子和急促的呼吸。

那條黑影十分模糊,看不清面目,待到活活將他砍死後,便拖着他的屍體向門外走去。

琉璃察看手錶,十二點整。

牆上掛着的時鐘卻恰好停在十一點五十一分的位置。

琉璃盯着懷裡的王佳敏說道:「兇手從殺人到帶走屍體,一共花費了二十一分鐘,經過檢查,時鐘之所以停止在十一點五十一分是因為電池恰好沒電了。可是你卻告訴警方,你在案發後壓根沒有回來過這裡,但是你卻清晰的知道時鐘這一細節,足以證明,你在撒謊。你為什麼要撒謊?」

王佳敏猛地抬頭,厲聲道:「我沒有撒謊!」

琉璃不禁倒退了半步,喝問道:「你是誰?」

王佳敏雙目圓睜,神經質的揮動着雙手,嘶聲道:「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她狀若瘋魔,彷彿詛咒般不斷重複着這一話語,屋內的光芒登時黯淡,四周的牆上血跡斑斑,無數的藤蔓和苔蘚在地板上瘋長,朝琉璃涌去。

突然空間內響徹一聲暴喝:「趕緊出來!」

琉璃手旁憑空出現了一扇木門,琉璃忙擰開把手沖了過去,連忙將門閉上,大口喘息着。

她此刻身處在一間封閉的密室,四面是反光的鐵質材料,恰好將天花板幽冷的燈光映射得格外冰涼。

密室當中擺放着一個巨大的密封艙,透過密封艙外的玻璃罩,恰好能看清艙內冷氣中沉睡的人影,正是王佳敏。

披着白大褂的塗博士取下眼鏡擦拭,陰沉着臉,訓斥道:「任性妄為!任性妄為!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到底犯了多大的錯誤!」

琉璃解釋道:「可是,我想若是能稍微刺激她,或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

塗博士冷笑道:「真相?我們不是為了尋求真相,而是為了治療這個病人,我希望你可以認清這個現實!」

琉璃抓了抓頭髮,垂首應道:「哦。」

塗博士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鏡片在燈光下一片空白。

「說說看,我們這個設備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服務的?」

琉璃隨口答道:「為了深入患者的意識世界,發現患者的錯誤所在,及時加以糾正,並……」

密室中驀地響起一聲厲喝:「蠢貨,你好好看看你到底在幹嘛!」

琉璃身子一顫,不由得倒退了半步,只見塗博士舔舐嘴唇,神情頗為失望,森冷的目光透過鏡片凝視着琉璃。

「你……你是!」

「塗博士」嘆氣道:「幹嘛要壞我的好事呢?」說罷慢慢朝琉璃逼近,身子越發挺立,胸脯隆起,臉也漸漸扭曲成王佳敏的面龐,發了瘋的王佳敏。

琉璃張皇失措,不住朝四面光禿禿的鐵壁喊話道:「喂,喂,我到底該怎麼辦?」

鐵壁回蕩着她的回聲,卻再無方才那中氣十足男聲的回應。

王佳敏道:「既然沒法騙你了,我只好把你留在這裡了。」說罷一揚手,右手掌中憑空多了一柄砍刀,踱着方步朝琉璃逼近。

琉璃不住倒退,很快便被逼至牆角,再無退路,她整個人已為王佳敏的身影所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