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里江山入戰圖
萬里江山入戰圖 連載中

萬里江山入戰圖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無語對白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昊 姜濟長

五千年前,秦皇嬴政脅天下無敵之威一統天下,可惜,卻為百家所滅,秦二世而亡
五千年後,姜昊帶着前世的地球記憶在武烈出生,成為了武烈國的六王子,在他願與不願之間,開啟了自己一統天下的征程
展開

《萬里江山入戰圖》章節試讀:

第5章 齊國來使


姜遠站起來後,看到姜濟長微微的點點頭,表示同意後,便也站到了墨玉邊上,先向著着殿內文武大臣們行了一禮,便雙手微抬,只見他的雙手之間如同蒙上了一層微微的冷霧,放射出一片片白色的煙雲,在炎熱的大殿之上,望着姜遠,便又覺得他的身旁彷彿比外邊的溫度低了好幾分。

坐忘子感嘆到:「大王子的陰雷勁小成已屬難得,但是沒想到的是二王子也把冷霜功練到了小成,大王子和二王子能在區區不到弱冠之年將這兩門神功練至小成,可以說非常罕見,可以並稱武烈雙璧。」

墨玉之邊,姜遠猛地躍起,雙掌平推,速度奇快無比的打在了墨玉之上,墨玉上頓時出現了一道3寸3分的拳印,盡然比姜攀還要深了1分。

姜遠打完之後,看到掌印,覺得非常滿意,朝着姜濟長又行了一禮,默默的退了下去。

姜濟長也是帝王武學金丹期的高手,隨即笑着衝著坐忘子點點頭,說道:「其實姜遠和姜攀修為相差無幾,只不過是,姜攀靠着本身的力量打出了3寸2分,姜遠則是靠着其雙掌平推的極快速度打出了3寸3分的拳印,這次比武,是姜遠勝了,但是姜遠不是力勝,而是智勝。」

坐忘子笑道:「王上明鑒,但是,智勝也是獲得勝利的一種手段,智勝也是勝。武力固不可少,但是,智慧也是一種必要的手段。」

姜濟長聞言,深有感觸的說道:「大師說的不錯,就如同孤王治國理政一般,雖然現在世間強調以武為本,但是,據孤多年來治國理政的經驗來看,武力並不可以解決一切,治國,還是要以智為先。就武烈國京都如同那條條道路一般,同樣是通往京都,只不過是道路不同罷了。」

此時姜濟長頓了一頓,感慨萬千:「要修習帝王就更需要妥善處理好國內外各種關係,該妥協妥協、該變革變革,所以,溫時要如同四季春風,寒是要如同東風凌冽。沒有足夠的智慧,要想修習帝王武學,那是做夢。」

兩人聊了一會之後,就讓剩餘的幾位王子繼續考校,包括姜昊。姜攀和姜遠的成績能得到坐忘子的誇讚,也說明了他們的修為確實是鶴立雞群。剩下的幾個王子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姜明打出了一寸2分的成績,而姜昊,打出了一寸5分的成績,最好的五王子姜錄也只打出了七分,都不是十分的理想,所以,除了今天出盡了風頭的姜攀和姜遠以外,其餘諸王子都用這哀求的眼神望着姜濟長,希望姜濟長能夠放他們一馬。

這是,坐忘子估計也看出了諸王子的困境,作為一個教導諸王子的老師,再加上客卿的地位,如果諸王子被懲罰的太難看的話,也會讓他面子上掛不住。於是坐忘子打定了主意要幫諸王子開脫一二。

坐忘子品了一口香茗,沉默了一會之後。向姜濟長開口到:「王上,諸王子的修為均已考校完畢,大王子與二王子的修為也就不多說了,王上自然心中有數,其餘諸王子在貧道看來也是十分不錯的,畢竟,天道貴衡,人人天資不一樣,也不可強求,比如說四王子姜明,其在去年還沒到鍛體1層,今年才剛過了半年時間,就已經把自身修為鞏固到了鍛體一層的境界,說明了他最近半年也是沒有偷懶。如果一味那大王子那樣好資質的王子與之相較的話,難免會挫傷了其自尊心,而後進步更慢。貧道以為,這世間之事,努力便行了。結果如何,那就只能看機緣了。王上認為如何。」

姜濟長聽罷,微微點了點頭,其實,他也是知道,資質好與不好,外戚給不給力,對於這群王子的修為影響十分巨大,只不過,是最近被齊國來使糾纏的十分煩躁,一時沒忍住就拿其兒子們發泄一下,在看完大王子與二王子的表現後,姜濟長的內心的那股邪火其實就已經發泄了大半了,都是自己的骨肉,姜濟長也不想太為難他們。

姜濟長剛剛想出聲,在嚇唬一下其他幾位皇子後就讓他們回去,還沒等開口,只見一個侍衛氣喘吁吁的跑到了大殿之上,跪下後,大聲稟報說:「稟大王,齊國來使要求即刻覲見大王。」

姜濟長聽到了那個侍衛的說話後,原本已經有了些許微笑的臉上頓時變了一個顏色,像冬天裏刺骨的寒風一樣凌冽。

雖然有着諸般不願,但齊國作為一個大國,使者是不能不見,姜濟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激蕩,淡淡的說道:「齊國使者就這麼等不及要來見孤,那便見見吧,你去,宣齊國使者上殿。」

只見那侍衛得令之後,變躬身一禮,退了下去,把齊國使者帶到大殿之上。

姜濟長深深的忘了在大殿中的諸王子一眼,說道:「原本這是國事,不是你們現在來參與的,但既然齊國使者來了,你們便在旁邊聽聽吧。」

接着,姜濟長聲音高了許多:「都給我在這大殿之上,好好聽着嗎,好好看着,看看什麼是世道,什麼是人情。也看看你們這安享榮華富貴的生活是從哪裡來的。」

彷彿聽出了姜濟長話中的冷意,包括姜昊在內,原本已經快把心放下來的幾位王子又把心悄悄的懸了上去。

別說他們了,就是這次表現良好的大王子姜攀和二王子姜遠也是低着頭,恨不能學者鴕鳥一樣,把頭深深的埋在地里,躲避着姜濟長的目光。

不一會,只見那名侍衛便引着一個使者裝扮的人走了進來,只見那位使者,身着青衣,帶着象徵著大齊國五品文官的帽子,高傲的抬着脖子,如同一隻大白鵝一般。

在隨着侍衛上殿的時候,只見他先在殿門外站了一會,可能沒想到殿內會有那麼多人吧,稍稍的楞了一下,接着,他一擺衣袖,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