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入骨寵溺:BOSS太粗魯
入骨寵溺:BOSS太粗魯 連載中

入骨寵溺:BOSS太粗魯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潘多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曉敏 現代言情 鍾洛展

莫名被結婚?OK,她認了,可是被誣陷趕出來是幾個意思?這個梁子她結了!勢必要攢夠錢跟這個沒有風度的男人離婚!  自此,她的人生一團糟糕,尤其是在遇到那個毀了她清白還想用錢羞辱她的男人,變得更加地脫離她的軌跡
  霸道,強詞奪理,威脅,這些令人無法忍受的東西,他用在她身上的時候,總是讓她無處可逃,只能妥協,就這麼被吃得死死的
  究竟是冤家路窄?還是命中注定?展開

《入骨寵溺:BOSS太粗魯》章節試讀:

第五章 一百萬,封口費


發泄了一通,心裏舒坦的鐘曉敏,狠狠地將工資放進自己的袋子里,側身準備從另一邊離開的時候,餘光卻瞄到了自己身後有一個高聳的身影。

「啊!媽呀!」冷不丁地被嚇了一跳,夏曉敏條件反射地往旁邊跳去,讓自己遠離這個黑影。

待緩過神來,發現那個黑影沒有動彈的時候,夏曉敏才定睛一看,竟然是跟那個林熙瑤傳緋聞的男人!

冤家路窄啊!怎麼會在這裡遇見他!

夏曉敏心裏一陣哀嚎,摔破腦袋也想不到這麼倒霉的事情還讓她遇上了,心想着趕緊來一道雷把她劈死得了。

現在夜深人靜的,這裡又是酒店的後門,離宿舍還有一段距離,周圍安靜地只聽見風的聲音,一個人也沒有。

真真是月黑風高……快速地打量完了周圍的環境以後,夏曉敏更加絕望了,要是在這兒出了點兒什麼事,神不知鬼不覺的,說出去也沒人信。

加上,她孤身一人,說不定到時候失蹤了也沒人知道。

嗚嗚嗚,想到這些,夏曉敏愈發地傷心,竟忽略了眼前的男人正在一點點地靠近自己。

「喂。」

本想着威脅完了夏曉敏就離開的鐘洛展,在客房後勤的門外聽到她那番為了酒店名譽而去偷窺的義正言辭,說得那麼有理有據,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兒趣,竟然還懂得狡辯。

看來,並非只是個愚蠢得僅僅會貪錢的女人,還是有點兒腦子的。

於是乎,因着最近發生的種種而變得不對勁的鐘洛展,就跟着這個女人來到了這裡。

不知該說夏曉敏遲鈍,還是說她一點兒危機意識都沒有,被一個男人跟了那麼久,竟然到了這荒無人煙的地方才有了察覺。

最最重要的是,事已至此,對面的她,竟然還在發獃走神!任何防備的動作都沒有!

「啊!你幹嘛走那麼近!」

直到鍾洛展俯身湊近,他從鼻尖呼出的溫熱的氣息打在了她柔嫩的臉上,帶來不可忽視的灼燒感時,被自己荒唐的想法把思緒給帶遠的夏曉敏猛然回過神來,看到放大在自己眼前的面孔,驚呼了一聲,再次退後了幾步,和他保持安全的距離。

「幹什麼?酒店客房的事情你都看見了吧!」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又很快地隱了下去,如此慌張的夏曉敏,讓鍾洛展起了抓弄一下她的想法。

「呃……」果然還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夏曉敏好不容易被自己給催眠了,現在鍾洛展這麼一提起,就可以肯定,他勢必是看到了她的臉了。

不然也不會跟蹤到這裡來,難道是真的為了林熙瑤而毀屍滅跡?

「對不起!我不會說出去的!我還想多活幾年!」閉着眼,夏曉敏也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的,狡辯不是明智的做法,服軟可能還有一絲的機會。

鍾洛展沒想到夏曉敏這麼快就認了,真是沒意思,不過看到她這樣慌張窘迫的樣子,覺得她狼狽而卑微。

她就是以這樣的姿態來求着嫁給他的嗎?看來,為了錢,她還真的是什麼尊嚴都不要啊!

人可以為了錢財,活着而放棄尊嚴和身段,鍾洛展最瞧不起的就是這樣的人。

也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人的本性。

夏曉敏雖然讓他瞧不起,也不乏為一個有趣的獵物,可以好好玩玩,看看,她能為了錢,付出到什麼地步。

「我給你封口費,條件除了你不能說出去,還要陪我去豪爾的酒吧里喝一杯。」

站直身子,鍾洛展雙手**西裝的褲袋,擺出一副高冷的模樣,居高臨下地看着夏曉敏,黑暗中閃爍着幽綠的光芒的眼睛裏,含着輕蔑。

雖然周圍的光線很暗,但夏曉敏還是能感覺到他目光中的那股不屑和瞧不起。

「噌」的一下,一股怒火湧上心頭,夏曉敏當即就想甩他一巴掌,再罵他一句,有錢人了不起啊!

多氣勢!多麼地不屈!然而現實不允許她這麼做,除了出賣自己的身體,夏曉敏覺得,自己還是可以接受賠笑臉的事。

再者,他說的是給她封口費,而夏曉敏也自動把這個翻譯成了買她看到的勁爆新聞的費用。

既然是公平交易,她欣然接受便是了!至於喝一杯,就當做是做生意的應酬吧!

想通了以後,夏曉敏的心情也平復了些許,挑了挑眉,雙手環繞在胸前,仰起頭,擺出一副高傲的模樣,非常自覺地忽視他眼中的不屑,把自己放到了和他談生意的平等身份上。

「說吧!多少錢買斷消息?」一改之前的慌張和求饒,夏曉敏因為鍾洛展的要求,而變得有底氣多了。

怎麼說,自己也是有他的把柄在手的!再說了,殺人可是犯法的,就算眼前這個男人再有錢,應該也不會做這樣的傻事吧?

想通了的夏曉敏頓時變得自信了起來,變臉比翻書還快。

喲!三分顏色開染坊了?見到夏曉敏這兩副面孔切換自如,當真讓鍾洛展開了眼界。

沒想到這個女人瘦瘦弱弱的,還敢跟他抬杠了。

本想着不過是逗逗她,等她聽到自己提出給她封口費時擺出那副哈巴狗的奉承模樣,卻不曾想到,她竟然擺出了生意者的姿態來跟他談,全然沒有了剛才的卑微。

一前一後,不過十分鐘的時間,鍾洛展見識到了不一樣的夏曉敏,一時間,心裏的那份厭惡減了幾分,取而代之的,是對她愈發膨脹的興趣。

他真的很想看看,夏曉敏的真面目,到底是怎樣的,她又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一百萬買斷。」順着她的話,鍾洛展給出了一個價格。

一……一百萬!聽到這個價錢,夏曉敏一雙水靈的大眼睛拚命地睜大,嘴巴都張開成了「O」字型,要不是下頜骨撐着,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去了。

這是她在豪爾酒店工作多少錢才能賺到的錢啊?夏曉敏不敢想像,不就是一個緋聞而已,鍾洛展還願意拿出一百萬來買。

夏曉敏覺得很不敢置信,只是她不知道,一百萬對於鍾洛展來說,就像是她早上上班路上買的一份豆漿油條花去的錢那麼小兒科罷了。

「行還是不行?」見她一副驚詫的模樣,久久沒有說話,鍾洛展開口提醒了她,深感她是個土包子,一百萬這麼小的數目都足以讓她瞠目結舌。

想來,自己該不會是她釣的第一個凱子吧?

「行!」一百萬呢!不行也得行!

夏曉敏很爽快地就答應了,這麼大一筆錢,她當然要!雖然對於那筆巨額賠款,這僅僅是杯水車薪,但怎麼也比兜里的二百五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果然貪財!見她眼中那股對金錢的渴望,不屑再次湧上心頭,鍾洛展冷笑了一聲,從西裝里拿出支票,隨手划了一百萬給她。

「錢拿了,嘴巴管嚴實。」鍾洛展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把支票收好,然後伸出手來,攤在她的面前。

低頭把支票塞好,看着它安全地躺在自己的兜里,夏曉敏才滿意地抬頭,正好對上了他伸過來的手,眉頭不禁疑惑地皺起。

「你幹什麼?」夏曉敏對他這個動作不理解。

「你偷拍的原本給我。」她竟然有膽跟他談,那就是說明她手上有實在的資料,為了實現對林熙瑤的承諾,鍾洛展自然要回來。

「偷拍?噗哈哈哈!我沒有偷拍,我都用我眼睛看的。」夏曉敏被鍾洛展給逗笑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糊裡糊塗地就把人坑了,不過既然錢到手了,夏曉敏也不可能再吐出來給回他。

「你!」深知自己被耍了,鍾洛展平靜的臉上浮現一絲惱怒。

「哎!先生,雖然我沒有實在的資料,但是憑着我是豪爾的員工,把消息告訴給娛樂報刊雜誌社,他們再用別的手段查到林熙瑤小姐確實在這兒住過,你和林熙瑤小姐的緋聞也不少吧?雜誌社只給大眾想看的,沒有實在的東西,來個什麼『據豪爾內部員工』透露,就可以啪啦啪啦地寫一大堆了,到時候,也是一堆麻煩吧?」

夏曉敏言之鑿鑿地給他說明他這錢花得不冤,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打消他搶回這錢的念頭。

為搏紅顏一笑,鍾洛展應該不會為了這些錢而讓林熙瑤陷入緋聞當中,夏曉敏也有了信心在這兒胡編亂造了。

聽了她這番話,鍾洛展卻是覺得並非無道理,看着眼前這個說得眉飛色舞的女人,盯着她那一張一合的小嘴,竟移不開眼睛。

「咳咳……」發現自己異樣的注視行為。鍾洛展輕咳了兩聲化解自己心中的尷尬。

「沒想到你嘴巴挺厲害,腦子,也還算好使。」明明夏曉敏是在反過來威脅他和訛他,可是他的關注點,似乎偏了……

「難道,你不擔心我拿了錢又去說?」見他沒有惱羞成怒,夏曉敏湊近,試探性地問道。

「那你會拿了錢不辦事嗎?」不知為何,鍾洛展對於這個初見的女人,有種莫名的信任,是她偶爾不好使的腦子讓他有了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