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傲嬌千金妻
重生之傲嬌千金妻 連載中

重生之傲嬌千金妻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偷吃豆豆的果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睿 夏千雪 現代言情

她是豪門千金,卻死在一項帶自己不錯的繼母和姐姐手中
重生歸來,她是姐姐未婚夫的初戀!好,那麼這一次,她要將曾經的痛一點點的還給她們!他如惡魔,明知火坑,她也要跳!奪婚,調戲,逼宮!不過是她給姐姐和繼母的利息!展開

《重生之傲嬌千金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1章 重生歸來


「等一下,這場婚禮我不同意!」

聲音不高不低,卻讓全場所有的目光紛紛投向門邊正在一步步走來的夏千雪。·

此時她一身淡藍色歐根紗連衣裙將身體襯托的完美至極,齊腰墨色髮絲隨風輕飄,明眸中閃爍着淡笑,清秀的小臉輕易的刻在每一個人的眼眸中。

她一步步走向所有的人,面對質疑的目光,夏千雪水眸卻一瞬一瞬,流露出狡黠。

鬧場?對,今天夏千雪就是要鬧場!

看着夏千雪,南宮睿冰冷無比的臉上依舊面無表情,只是那黑眸中卻閃過一絲的別樣情愫,冷意開始瀰漫……

「睿,她……她是誰?」嬌小且溫柔的蘇皖一臉疑惑,心裏有些着急,小手輕輕的抓住南宮睿的胳膊。

「債主!」南宮睿嘴角微微一勾,眼神中閃爍着戲虐。

南宮睿一襲黑色西服,氣場十足,猶如鷹一般犀利的眼睛微眯打量着眼前兩度消失的夏千雪,此刻他的嘴角竟有一些耐人尋味笑意。

債主!這兩個字讓一項冷靜的蘇皖卻一臉錯愕,心裏猛地一緊,抓住南宮睿胳膊的手再次用力,用力扣住不敢有絲毫的鬆懈……生怕放開南宮睿就不在回來。

在A市反手覆手為雨的南宮睿,竟然被別人討債?還是個女人?除了情債,蘇皖猜不出任何的債務。

這個覺悟讓蘇皖眸子迅速流轉,努力想出迎戰夏千雪的辦法。

「我懷孕了!」

夏千雪走到南宮睿的面前輕聲說著,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中,一臉溫柔的笑。

一句話更是讓大廳內所有的人都沸騰了,議論紛紛。

南宮睿卻輕笑,眼中的玩意越來越濃烈。

「給我拖出去,拖出去!」坐在貴賓席的以為身體圓潤的婦女臉色難看的很,氣憤的指着夏千雪,那表情恨不得將夏千雪給一巴掌拍碎。

不用回頭,夏千雪便知道那是誰的聲音,蘇皖的母親,林茹雪!

「動手啊!「林茹雪氣憤的望着遠處站着一動不動的保鏢,她忘了這裡南宮睿才是老大,他們也只聽令與南宮睿,「好,你們不動手,我去,我去!『

林雪茹沖了上去,一把拉拽住夏千雪的胳膊想要將她脫離婚禮現場。

「放開我!」夏千雪小手猛地抽離,輕笑着看着氣急敗壞的林茹雪。

她也有這麼生氣的時候?她也有坐不住的時候!

這不過是給她和她寶貝女兒的一點利息罷了。

夏千雪冷笑,再次轉過身掃了一眼南宮睿。

「你個賤人!」林茹雪氣的臉紅脖子粗,揮起手掌就直奔夏千雪的臉。只是瞬間卻被一隻強有力的大手抓住。

「南宮睿……你……」

南宮睿冷眸中綻放着冷意,那雙眼睛猶如帶着一把尖刀直逼林茹雪,林茹雪害怕的向後退了退。

「親愛的,沒關係,我不需要你負責,我只是告訴你,你欠下我的,今天我來討還了!」

夏千雪說罷,餘光瞄了一眼南宮睿身後蘇皖那蒼白的臉色。

好痛快,好痛快!

看着前世的仇人氣的跳腳,她就越是興奮。

「不好意思蘇小姐,打擾你的婚禮了,你們繼續,拜拜!」夏千雪輕笑,轉身便要離開。

但是一個力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猛地一拉,將她拉向南宮睿的懷裡,冰冷也隨之擁住夏千雪,全身都在結冰。

「鬧完還想溜?你覺得我肯放你溜幾回?」那戲虐的聲音中依舊冷的像是一座冰山重重的壓在夏千雪的胸口,讓夏千雪臉上的笑容徹底的僵住……

「睿,你……你要幹什麼!」蘇皖終於沉不住氣了,她一臉錯愕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型高大的南宮睿。

「婚禮取消!」南宮睿冷聲說道根本不顧蘇皖的立場。

眾人也不敢大聲呼吸,在這裡,南宮睿就是主宰,他發話沒人敢反抗!

南宮睿大手卻抓住夏千雪一步步的離開婚禮現場。

「睿,睿!」蘇皖的淚水成串成串的滾落下來,雙手提着婚紗想要追趕上去,可是高跟鞋卻一不小心歪倒,整個身體栽在地上。「睿,不可以!」

聽着身後那哀傷的聲音,夏千雪回過頭掃了一眼,兩指輕碰紅唇然後丟給地上的蘇皖一個得意的飛吻。

夏千雪冷冷的回過頭,寒光閃閃:蘇皖,這只是開始,當初搶了我的,這一次我要讓你全部奉還!

前世的仇,這一世她蘇芮要藉著夏千雪的身體一一的要回!

被迫跟在南宮睿的身後,夏千雪臉上的笑容也淡淡的消失,當看到敵人如此痛哭的時候她除了快意還有一絲絲的痛,腦海中閃過臨死前的畫面——

「姐姐,姐姐!為什麼……」

「因為芮芮擋了我的路,你只有死!」

地上的蘇芮虛弱的望着一臉陰狠的蘇皖,她難以想像,這是平常對自己如親生妹妹一般疼愛有加的姐姐,她,她竟然在自己的茶水中下了葯!

那一刻,蘇皖看到的只有蘇皖的陰狠,再也沒有溫柔!

「芮芮,死吧!不要在掙扎了,媽給你找了最沒有痛楚的死法。」上方林茹雪那張溫柔的臉此刻在蘇芮模糊的眸子折射的卻是如此的張牙舞爪。

為了蘇家家產,為了讓蘇皖嫁入南宮家,他們偽裝了這麼久!現在竟然眼睜睜的讓自己去死!

恨意,恨意在夏千雪的心中燃燒……不自覺的她緊緊撰着拳頭,那塗著粉色的指甲要嵌入她細嫩的手裡。

「好大的膽子,你還敢再次送上門!我以為你無所謂!」

耳邊傳來南宮睿玩味的聲音。

夏千雪拉回思緒,只是輕佻眉頭,一把將南宮睿的手甩開。

「你的婚禮就當做是一個月前你欠我的,我大人大量既往不咎……你……」夏千雪冷聲回答,雙手環胸轉身便要離開。

「哦,那你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么!」南宮睿輕靠在自己的銀色跑車上,冷眸中流轉着黑色。

「嗚嗚……嗚嗚……嗚嗚!」沉悶的聲音從夏千雪的背後傳來。

夏千雪的腳步停了下來,好看的眉擰成了麻花。

她猛地回過頭,望着此時站在南宮睿身邊的那抹身影,夏千雪的臉色慘白……

「我不是吃素的!三年前的事情我還記憶猶新!」南宮睿冷聲說道,眼神中的黑色在流轉,猶如這沉悶的天空。

瞬間大氣壓下降,壓得夏千雪呼吸都不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