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婚蜜愛:爺,你老婆已上線
寵婚蜜愛:爺,你老婆已上線 連載中

寵婚蜜愛:爺,你老婆已上線

來源:有書閣 作者:黎初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黎初瀾 黎未央

「你們這些沒用的廢物,今天要是耽誤了我結婚的吉時,我會把你們的皮全給剝了!」黎初瀾提着化妝箱走進黎家大院的時候,這院子里的新娘,正在二樓的新房裡破口大罵她的傭人,那聲音,整個黎家大....展開

《寵婚蜜愛:爺,你老婆已上線》章節試讀:

第八章 顧家少奶奶上線的第一天……


黎初瀾看好手上的傷回到了新房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十一點,顧南澤依然沒有出現,打開門,這新房裡無一不透着喜氣,大紅雙喜字,紅彤彤的床單和雙枕,頭頂上,還掛滿了綵帶和氣球。

真是夠諷刺的,今天這場婚禮,新郎一直不出現,新娘也是假的。

也好,這房間,就當是給她黎初瀾接風洗塵歸來的住處了!

她淡淡的掃了一眼,轉身就去了洗手間,準備洗漱一下便上床休息。

今晚,其實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她懂的,這次婚禮,看似風光,但從整個婚禮顧南澤都沒有出現,她就知道,這顧家對黎家也就那樣。

所以,如果她想要頂替她妹妹的身份在這裡待下去,那接下來的日子,她應該會更艱難,從今晚那對母女對她的態度來看,黎未央以前在這裡可是不怎麼討人喜歡的,而她今天更狠,不單一來就打了杜梅的臉,她還讓顧珊珊吃了苦頭。

看來,她以後的日子是不會好過了。

她站在那面鏡子前,一點一點的將臉上的妝容卸掉了,露出了她那張本來素凈而又白皙的臉龐。

她其實和黎未央還是有些不同的,兩人雖然是雙胞胎,但是黎未央的眉眼沒有她精緻,所以一直以來,妹妹黎未央喜歡用妝容來掩蓋自己五官上的不足。

而她,不需要任何粉黛,便已經是標準的美人。

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手指一點一點的划過自己那張臉的弧度,最後,細膩的指腹停留在了自己的唇上,見上面卸掉了妝容後,唇色有種異常的蒼白,驀地,她手指頓了頓,又拿起放在洗手台上的一隻口紅,在上面抹了一點。

三年前的那場事故,雖然撿回了一條性命,但是元氣大傷,這麼久了,人總是沒什麼血色。

如此,還是抹一點好,免得讓他們瞧出破綻。

她抹好了口紅,再滿意的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終於,走出洗手間,回房睡覺去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黎初瀾是被一陣敲門聲給吵醒的,她從睡夢中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卻發現,外面窗戶透過的光,根本就好沒有亮完全。

「少奶奶,你醒了嗎?該起來去準備早點了。」

好像是一個傭人的聲音。

準備早點?

她嗎?要這麼早?

她皺了皺眉,不得不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就穿着睡衣趿拉着一雙拖鞋過來開門了。

「咔擦」——

門一打開,果然,在門外站在的,就是一個年輕的女佣人,此時,她正系著一塊圍裙,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黎初瀾看到,本來還有些不悅的心,不好發作了。

「怎麼了?有事嗎?」

「少奶奶對不起,是張媽叫我來提醒一下少奶奶的,今天是少奶奶嫁到顧家的第一天,理應給老爺和夫人敬茶,還有準備早點,對了,聽說今天老太爺和老太太也會過來,所以讓少奶奶早點下去。」

女佣人說了一大堆,黎初瀾站在那裡睡的蒙蒙的就只聽到讓她下去準備早點,待會那兩老人要吃。

顧家還有這樣的破規矩?

她伸手抓了抓自己睡到一團亂的頭髮,不得不點頭答應了:「好,我知道了,我換好衣服就下來。」

「好的,少奶奶,那我這就去告訴張媽,對了,少奶奶下去若是不知道廚房怎麼走的話,可以問樓下的傭人就可以了。」

這個女佣人倒是還挺好的,不像昨天她進來的時候,那些一看到她就不理不睬,還冷嘲熱諷的人。

黎初瀾臉色緩和了許多,看到她要走,便叫住了她:「你叫什麼名字?」

女佣人一聽,忙又停了下來:「回少奶奶,我叫阿香,前幾個月剛進來的。」

原來是剛進來的,難怪沒有那麼勢利……

黎初瀾滿意的點了點頭:「好,那阿香你先下去廚房等着我,我待會就過來。」

「好的,少奶奶。」女佣人聽到她叫她的名字,高興的就下去了。

在這個家裡,要想做事方便,當然最好是有個幫手,主人一樣,傭人,也一樣。

黎初瀾回到了房裡,先去洗手間里洗漱了一下,然後便到這衣帽間挑了一套比較素雅的衣服給換上了,好在,這新房裡,雖然顧家對要娶進來的兒媳婦不怎麼喜歡,但是他們給黎未央配置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卻還是很齊全的。

黎初瀾將自己收拾整齊,又查看了一下房間四周,見確定沒有留下什麼破綻後,她這才打開房門,然後下樓去了。

下到樓來,果然,在外面花園裡,已經有一些早起的傭人在那裡修剪草坪了,她看到,便在那裡問了句:「請問,廚房怎麼走?」

「喲,是少奶奶呀,廚房就在那邊,拐過我們這棟樓,第二個花池過去便是了。」

「好的,謝謝!」

黎初瀾禮貌的給她們道了一聲謝,然後便朝着他們指着的方向去了。

去的時候,耳朵里很清晰的聽到他們在背後議論自己的聲音:「你們看,這個女人昨天晚上真的還能睡的着噢。」

「對啊,我們少爺一晚上都沒回來,她就一點都不着急嗎?我看她昨晚都睡的好好的,婚禮也沒有出現,她心就這麼大?是不是傻啊?」

「呸!你懂什麼?她現在已經嫁進來了,成功登上了我們顧家少奶奶的位置,她還怕什麼?」

「說的就是,她為了嫁到我們顧家來,連對少爺xiayao的事都做出來了,現在少爺不回來,對於她來說又能怎樣呢?唉,就是可憐了我們家少爺。」

「……」

議論到最後,這群人居然還嘆息了起來。

黎初瀾腳步趔趄了一下,差點沒被絆倒在那裡……

xiayao?

黎未央還給顧南澤xiayao?

摔!所以昨天那場婚禮,其實是黎未央不折手段睡了顧南澤,然後才得來的嗎?

一陣惡寒湧上來,瞬間,雞皮疙瘩布滿了全身!

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她連忙加快了腳步,朝廚房那邊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