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薄情幾許不言深
薄情幾許不言深 連載中

薄情幾許不言深

來源:追書雲 作者:黎不予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薄情 言深 霸道總裁

婚禮當天,新郎缺席,薄情為他找遍理由,直到他挽着白月光出現在婚房,丟下一份離婚協議……漸漸地,失望夠了,心也就涼了
後來,婚禮之上,薄情言笑晏晏:我來給新人送禮,總不能讓我們的新郎官犯重婚罪吧!在言深懷中停止呼吸前,薄情說:言深,我愛你,到此為止!從此以後,情深不再!後來的後來,言深跪在她面前,紅着眼睛:阿情,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我愛你,永無止期
展開

《薄情幾許不言深》章節試讀:

第3章 婚禮當天就提離婚


兩人僵持間,蘇落瑾從言深手裡拿過了行李箱,「我還是去住酒店吧!」柔弱地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
「落瑾。
」言深立馬追了出去。
「言深。
」薄情不甘心地喊了一聲。
言深腳步微頓,見蘇落瑾進了電梯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言深,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才是你的妻子啊!」薄情衝著即將關上的電梯門,終是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喊道。
薄情看不見言深的表情,但透過未關的門,她看見電梯合上的那一瞬間,蘇落瑾朝着自己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
她說:我贏了!
薄情狼狽地跌坐在地上,淚水無聲地流下。
是啊,蘇落瑾贏了。
贏了她老公所有的在意!
眼角餘光不經意觸及屋內的布置,一室喜慶之色,此刻在薄情看來諷刺到了極點。
她自嘲地笑了笑,眼尾卻是通紅,彷彿隨時能哭出來的模樣。
心下一片凄涼。
多麼可笑啊,新婚之夜,她的丈夫卻在陪着其他的女人!!
夜深。
門再次被推開。
看見來人,薄情眼睛一亮,帶着幾分驚喜地道:「言深!」
她想從地上起身,但奈何腿麻了。
言深彎腰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放在了沙發上。
薄情眉間浮現喜色,「言深,你還是愛着我的,是不是?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和我結婚,只要你以後不和她來往,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有……」
「阿情!」薄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言深打斷了。
他就站在薄情面前,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緩緩開口:「落瑾說她不會當小三,所以,我們離婚好不好?」
薄情瞬間如遭雷擊,臉上未綻放開的喜色就這樣僵在臉上,整個人都呆住了,愣愣地抬頭看着言深。
言深取出一份準備好了的離婚協議放在薄情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歸你,我凈身出戶。

薄情臉色煞白如紙,死死地盯着言深一張一合的唇,囁嚅着唇半晌說不出一個字。
她怎麼也無法想像曾經親吻過無數遍的唇,如今會說出這種傷她至深的話。
凈身出戶,什麼都不要,只求她給他們一個成全!
成全他們那誰來成全她啊?
薄情不住地搖頭,就連說話聲都有些抖,「我不會簽的,言深,不會簽的。

「表白求婚的人是你,提出結婚的人是你,婚禮缺席的是你,現在新婚夜提離婚的還是你,言深,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想要就要想丟就丟,你當我是什麼?」說到後面,薄情眼眶都紅了,衝著言深近乎低吼地道。
「當初我沒想到落瑾會回來,甚至一度覺得自己對你是有感情的,也認為我們也比較合適,直到落瑾今天回來,我才發現,我根本放不下她。

薄情霍然抬頭,咬着下唇死死地盯着言深,「所以你之前對我都只是你以為的喜歡?其實你一直喜歡的人是蘇落瑾,從沒喜歡過我?」
薄情紅着眼,一開口聲音就帶了隱忍的哭腔,「言深,既然你心裏藏了放不下的人,為什麼要來招惹我?」
「對不起,但我和落瑾已經錯過一次了,不想再錯過第二次。
」言深看着薄情,話語還算溫和。
可也就是這溫和的話語,在薄情聽來似是一字一刀在她心尖划過,疼得她幾乎不能呼吸,連身體都在輕顫着。
蘇落瑾是他不想錯過的第二次?
那她呢?就可以隨意丟棄了么?
薄情深吸一口氣,顫抖着聲音問:「如果我不簽呢?」
言深皺眉,目光偏涼地看着她,「薄情,我念着我們好歹相處了這麼多年,不想撕破臉皮兩個人都難堪,這份協議你最好是簽了。
」話語說到最後,生生聽出了幾分冷漠。
薄情仰頭,狼狽卻倔強地看着言深,一字一句道:「我不會簽的,要我成全你們,不可能。

言深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然後冷哼一聲,「隨你,不過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我是不會放棄落瑾的。

說完之後,言深冷着臉離開了,門都被摔地發出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