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婿不凡
醫婿不凡 連載中

醫婿不凡

來源:掌中雲 作者:韓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涵 現代言情 韓起

人稱軟飯王的韓起,無意間獲得祖輩真人傳承,從此人生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行醫救人、提劍殺敵,贏得嬌妻芳心,一步步走向世界的巔峰
展開

《醫婿不凡》章節試讀:

第2章 祖輩傳承


「吾乃韓家祖輩火陽真人,今日傳承畢生所學於你,並留一滴真血於你體內望加以善用。

韓起在昏迷狀態中,只感覺腦海中響起一道空靈威嚴的聲音,想去尋找卻又找不到方向。
聲音剛落,只覺腦海一陣刺痛,一股海量龐大的知識信息湧入韓起腦海之中。
其中不乏中醫妙法、功夫斗訣、易經秘術等駭人聽聞的東西。
甚至還有一滴鮮血盤踞在韓起丹田之中,散發著道道金光。
「啊……」
韓起尖叫一聲從病床上驚座而起,回想着先前腦海中的聲音,不由得產生了一絲疑惑。
可活動了活動身子,發現並無傷處。
覺得按照腦海中的功法索性試一試。
反正對自己而言,也沒有任何損失。
韓起盤腿而坐,吐出兩口濁氣引入氣息進入體內運轉。
瞬時間只感覺渾身一股暖流順着自己奇經八脈流動。
所過之處有種洗精伐髓的通透之感,讓人舒暢不已。
一個循環結束後,氣體流到丹田之處,圍繞那滴血環伺而動。
「居然是真的。

韓起激動萬分,本以為只是大夢一場。
不料是一場大機緣,只要有這些本事,完全可以找趙闊和蘇蓉蓉那兩個賤人復仇,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韓起才注意到自己所處的環境,床邊擺放着各種醫療器械。
不過病房裝飾精緻,說是病房更像是高檔賓館。
看來開車撞自己的人家底殷實。
「我還是先去告訴小涵事情的真相!免得被趙闊他們平白無故騙半個身價。

說著,韓起穿着病號服就出了房門。
由於下午就要簽訂合同了,所以韓起必須趕緊找到沈涵。
可因為太過匆忙,在路過轉角處將一名女子撞倒在地。
「蓉兒,你沒摔疼吧?」
女子旁邊的男人急忙上前攙扶女人,一臉心疼的問道。
隨即轉身對韓起大聲吼道:「你他么走路不看道啊!」
韓起先是一臉歉意,本想給人道歉。
但當注意到二人面容時,到嘴邊的對不起也咽了下去。
還真是冤家路窄,自己剛說要報仇,轉眼就遇見了找趙闊和蘇蓉蓉二人。
而趙闊此時也認出了韓起,一愣後戲謔道:「原來是你這個廢物。

「狗雜碎,還挺關心自己啊!只是被我踹了幾腳就來醫院住院了。

「看來你也沒嘴上說的那麼愛你老婆嘛!」
旁邊的蘇蓉蓉滿臉厭惡地看向韓起,像是在看一條渾身散發惡臭的流浪狗。
剛才被這種噁心東西撞了一下,回去一定要好好洗澡才行。
韓起強忍想揍二人一頓的衝動,「我現在沒空和你們計較。
」當務之急是先找到沈涵,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沈涵。
至於報仇之事,來日方長。
可這話聽在趙闊二人耳中,卻是另一番滋味。
二人對視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詫異。
「老公,這廢物居然說沒空和我們計較。

蘇蓉蓉故作誇張道:「我真的好害怕哦,他要是計較起來會不會打我們啊?」
可眼裡儘是輕蔑和嘲弄。
趙闊聞言:「哈哈哈……」囂張地大笑一聲。
「打我們?」
「就憑他個廢物也敢對我們動手,我看他是忘記了昨天是怎麼被我打成死狗的。

「韓起,我昨天說過見你一次打一次。
還敢出現在我面前,是不把我的話放在眼裡嗎?」
「我命令你,現在跪在我面前自抽十個耳光,給我老婆道歉。
否則就別怪我親自動手了。

樓道里人來人往,趙闊絲毫不顧及韓起顏面。
韓起目光逐漸變得冷漠,自己本不想多事,可趙闊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蘇蓉蓉雙手環胸,一臉高傲。
「他剛才踩到我的鞋了,我要讓他把我的鞋舔乾淨。

「他這種下賤東西碰過的東西,肯定是不能用了。
不過,在扔之前還是要弄乾凈的。

說著,將鞋子伸在韓起面前。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韓起眼睛微眯語氣森冷。
趙闊和蘇蓉蓉雖然可惡,但養父養母對自己救命養育之恩。
若是廢掉二人,那對養父養母來說打擊定然不小。
可韓起的顧慮在趙闊眼裡卻是不給自己面子,尤其是自己老婆面前。
上前兩步拍着韓起的臉頰,咬着牙兇狠道:「給你說話呢,聾了是吧?」
「快點給我老婆舔鞋,要不然我不介意讓你再住一晚醫院。

說著暗地裡一拳朝着韓起肚子砸去。
如此不給面子,自然要小小教訓一番才行。
若是放在以前,對於趙闊的偷襲,韓起肯定躲無可躲。
可剛才經過傳承對身體的改造,韓起的身體早已今非昔比。
在趙闊出手的瞬間,韓起已經做出了反擊。
率先出去砸在趙闊肚子上,只見趙闊僵持在原地,面色一片慘白,弓着身子抬頭不可思議地看向韓起。
完全沒想到韓起敢對自己動手,而且他為何動作怎麼這麼快?
趙闊的表現讓韓起很是滿意,冷哼道:「咱爸花了那麼多錢讓你學武,到頭來連我都打不過,你說咱倆到底誰才是廢物?」
「啪!!!」
韓起一耳光抽向趙闊,「你動不動說我是廢物,那現在的你算什麼,廢物都不如嗎?」
說著又是兩耳光抽了過去,就當是真正復仇前的利息了。
趙闊紅腫着臉眼神怨毒,「雜碎,你敢對我動手,你……你是想死嗎?」從小到大都是自己騎在韓起頭上拉屎撒尿,現在卻翻了過來。
這叫趙闊如何能忍,不將韓起弄死誓不罷休。
此時,蘇蓉蓉也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朝着韓起怒吼:「王八蛋,你再動我老公試試。

「信不信我現在就去法院告你。
告你玷污了我,到那時候就算沈涵跪在我面前,我也不會放過你。

聞言,韓起緩緩轉頭看向蘇蓉蓉,雙眸冷漠道:「連這種醜事也敢大聲喧嘩,你這女人當真是下賤。

「看在爸媽的份上,我今天就饒了你們。
等我給小涵解釋清楚,定要讓你們跪在爸媽面前還我清白。

說完,一腳將趙闊踢向蘇蓉蓉,轉身離開醫院前去尋找沈涵。
看着韓起離開的背影,趙闊嘶吼道:「韓起,我和你誓不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