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言影帝的釣系美人
言影帝的釣系美人 連載中

言影帝的釣系美人

來源:微閱雲 作者:喵小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安 葉洛

十八線小演員葉洛出道兩年,沒接過什麼大作,黑料滿天飛
被經紀人叫去應酬卻被某影帝攔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一越成為頂流影帝的白月光初戀,粉絲哭昏了頭
「這個給她送過去,還有這個,房間號2806
」 不顧助理的阻攔某男鏡頭前公開
「這是我的女朋友,葉洛
」 「我,我先走了……」 某男轉頭,「走去哪?影帝未婚妻?」 言司銘早已忘記當年她不辭而別,再見只想擁她入懷
有媒體問:「據說言影帝最近官宣的女朋友是大學初戀,請問屬實嗎?」 他對着鏡頭冷哼:「影帝就不能吃回頭草嗎?」展開

《言影帝的釣系美人》章節試讀:

第7章 糊咖有什麼資格住總統套房


  葉洛明明用糙漢子一般的口氣說出這話,偏偏言司銘聽完後下腹不聽使喚的猛然一緊。

  她平時都是這麼和別的男人說話的嗎?她難道不知道對男人說這種話很危險嗎?

  想到自己若是不上來,她指不定會跟路淮在這上面說些什麼虎狼之詞,他就覺得一股酸味直竄喉頭。

  言司銘大手捏住她的胳膊,「那要不試試?」

  葉洛的腦子當機了,看着他櫻花色的唇瓣一點點的靠近。

  她的腦子裡一瞬間划過了很多畫面。

  午後的香樟樹下,穿白襯衣的言司銘,蜻蜓點水般的吻……

  彷彿那個略顯青澀的言司銘和眼前這個沉穩霸氣的言司銘漸漸重疊。

  她紅透的耳根沒有逃過男人精銳的眼眸,他暗暗勾唇。

  就在葉洛感覺他的唇快要貼上她的臉頰時,葉洛猛然推開了他,轉身落荒而逃。

  言司銘懷裡一空,嘴角卻上揚起了漂亮的弧度。

  他轉過身看向地上的酒瓶,彎腰拿了一瓶和剛才葉洛喝的同口味的酒,往圍牆邊輕輕一碰開了酒蓋,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

  嗯,和剛才葉洛嘴裏的香味一樣。

  四捨五入,等於親到了。

  ……

  樓下。

  葉洛跑到走廊里,背靠着冰冷的牆壁,一顆撲通狂跳的心才漸漸的平復下來。

  她收拾好情緒,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就在這時,迎面走來一道穿着白色浴袍的身影。

  「喲,借酒消愁呢?」

  看到葉洛的手裡拿着酒瓶以及她微紅的側臉,亦溪晴輕蔑的笑了一聲,她站在走廊里,懷裡還抱着劇本,像是剛才去跟哪個演員對了戲。

  葉洛瞥她一眼,她當然知道亦溪晴是在奚落自己,她喝了一口酒,懶懶的掀了掀眼皮,笑得漫不經心,「亦小姐真用功,這麼晚了還在看劇本,明天應該不會再NG了吧?」

  葉洛最擅長的,就是用最漫不經心的語氣說著最諷刺人的話。

  亦溪晴一張臉瞬間氣成了豬肝色。

  葉洛笑得嬌媚,姿態慵懶的越過她,還不忘囑咐她,「亦姐,回去記得敷個面膜,這麼晚了還這麼用功,肌膚容易缺水,容易長皺紋哦!」

  亦溪晴把手裡的劇本都摳得變了形。

  葉洛拍戲極少NG,合作過的導演都會說一句拍她的戲輕鬆。

  更氣人的是,二十五六的臉就跟十五六的少女一樣,記得曾經有段採訪,記者問她怎麼保養皮膚的,她給人來了一句,「我用大寶SOD蜜。」

  你說氣人不氣人!

  不過老天有眼,雖然給了她姣好的容貌,完美的身材,可在娛樂圈裡始終是個十八線小透明。

  就算拍了這部戲又怎樣,想紅,也要問問她亦溪晴同不同意!眼下她已經是

  就在這時,電梯門開了,修長的身影從電梯門裡跨了出來,一股無名的壓迫感襲來。

  亦溪晴剛才還扭曲的臉龐瞬間就換上了嬌艷的笑容,「咦,司銘,你還沒睡呀?」

  言司銘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嗯」了一聲,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亦溪晴卻自顧自的迎上去,故作親昵的道:「司銘,晚上喝酒不好,明天容易水腫的。」

  轉而,她就想到了剛才葉洛也在喝酒,手裡拿的酒不就是和言司銘的一樣嗎?

  亦溪晴眯了眯眼睛,他們都是從樓上下來,難道剛才他們在一起喝酒?

  言司銘不着痕迹的避開她,眉頭微微一蹙,「亦小姐,我們不熟。」

  亦溪晴咬了咬唇,眼裡透着委屈,「我們是校友,拍戲又合作過,你一句不熟,就都把這些否定了嗎?」

  言司銘微微蹙眉,雖然亦溪晴不止一次提醒他們是校友,跟他套近乎,但是他真的想不起來在大學裏他什麼時候認識過亦溪晴。

  至於拍戲合作,確實有這麼一回事,不過兩人就對了兩場戲而已。

  在那之後,網上就有了他跟亦溪晴的緋聞。

  想到這些,言司銘有些不耐煩了,他蹙着眉頭,眸中的神色冷漠疏離,「你又想造什麼謠?」

  言司銘的神態冷冽如寒冰,亦溪晴心一提,她慌忙的垂下眼眸。

  造謠……

  難道他知道了網上那些緋聞都是自己引導的?

  卡點發微博,還有故意買同款,買水軍磕糖,難道他都知道這些了?

  可是他不是一直都沒有說什麼嗎?也沒有阻止過,包括CP超話,他也沒有出面去解決。

  言司銘拉開了一步的距離,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中州影視城人多口雜,最近有聽到關於《芳華絕代》劇組的一些傳聞,聽說你和葉洛對戲故意NG。」

  亦溪晴驚訝的抬起眼眸,原來,她是在責怪自己故意為難葉洛!

  原來他是為了葉洛出氣!

  他是以為最近網上黑葉洛的那些事兒都是她操控的吧?

  沒錯,是她操控的,葉洛這樣的女人本就不適合娛樂圈,就算沒有她,也會又別人會出手。

  「你是不是還需要再找個老師修鍊一下演技?」

  亦溪晴心嚇得狠狠一抖,「我……我沒有故意NG啊,只是那天確實沒有休息好。」

  言司銘深呼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在刻意壓制着心裏的絲絲怒火。

  「最好是這樣,也省得給你找老師,這部戲言氏傳媒也有投資,所以有關劇組的事情,我也會比較上心。」

  言司銘說完,留下一句「好自為之。」就大步離開了,留下亦溪晴一人站在原地,狠狠地握緊了拳。

  何必解釋這麼關心葉洛是因為言氏傳媒投資了這部劇,他的每一個神情,都在**裸的宣告,他有多麼的在意葉洛。

  ……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這天晚上的葉洛睡得很香,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皮膚白裡透紅。

  來到劇組的化妝間,化妝師給她上妝的時候都連連稱讚她皮膚好,一個勁兒的問她用的什麼護膚產品,是不是昨晚貼了什麼神仙面膜。

  而另外一邊的亦溪晴姍姍來遲,盯着兩個黑眼圈,塗了幾層遮瑕才把皮膚上的瑕疵給遮住。

  聽着一旁的化妝師把葉洛吹得天花亂墜,她的心理愈發的不痛快了。

  就在這時,一道嬌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厲唯雅和自己的助理一起走了進來,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裏面卻是最顯眼的葉洛。

  不過她並沒有把葉洛這麼糊的人放在眼裡,視線不屑的略過她,就傲慢的走到亦溪晴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亦溪晴跟厲唯雅很快聊了起來。

  葉洛化完妝就出了化妝間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記台詞了。

  化妝間里,亦溪晴收回視線看向厲唯雅,狀似不經意的問:「唯雅,你是昨晚到劇組的是嗎?」

  「嗯!對呀!怎麼了?」

  亦溪晴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道:「你住的是哪間房,晚上我好去找你啊。」

  「2201」

  亦溪晴故作驚訝的「啊?」了一聲,「你住22樓?」

  厲唯雅疑惑的看着她。

  亦溪晴看了看四周,故意壓低了聲音對她道:「連葉洛都是住的28樓的總統套房,你怎麼會被安排在22樓?」

  厲唯雅咬住了嘴唇,「葉洛住總統套房?怎麼可能!」

  葉洛這個十八線小透明,糊咖,她有什麼資格住總統套房?

  這個劇組的女演員除了亦溪晴以為,就屬她厲唯雅的咖位最高,葉洛憑什麼?憑那張臉嗎?

  亦溪晴對她的反應很滿意,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怎麼不可能,住總統套房的待遇是怎麼來的,不用我說你也懂吧?」

  被亦溪晴這麼一說,厲唯雅就立刻往潛規則那方面想了。

  亦溪晴把她的不甘看在眼底,繼續漫不經心的道:「不過呢,據我猜測,她的好日子應該也是要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