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穿到古代做悍妻
穿到古代做悍妻 連載中

穿到古代做悍妻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傾本賢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石錦華 錢似水

書生扣出了五文錢買了一個婆娘,婆娘是死是活全憑天意
書生穿着補丁長衫,閑庭漫步的走在小路上,回家能不能吃上飯,全憑運氣! 一文當十文花的摳書生無意擁有了不食人間煙火的婆娘,日子過得分外妖嬈
講述古代窮書生與現代魂穿而來的頂尖女特工的故事
...展開

《穿到古代做悍妻》章節試讀:

第五章 石家來了個女子


  「我喂你。」

  石錦華緩了緩神,端着碗小心的吹溫白米稀飯,動作輕柔的喂到錢似水嘴裏。

  錢似水沒有被人這般照料過,心裏有一絲彆扭,但是非常配合的張嘴吃飯。

  喂完了一碗「還要嗎?」

  石錦華問道。

  家裡他最小,沒有照顧過人,原來是這樣的感覺,感覺還不錯。

  錢似水搖頭,心裏想:這人煮飯味道也不錯的。

  石錦華見錢似水是真的不需要了,才端起自己面前的玉米糊糊吃起來。

  吃飯動作輕柔,不快不慢,一點聲音都沒有,粗茶淡飯在他吃起來也能給人一種從容優雅的感覺。

  尤其是那一雙含情帶笑的桃花眼,讓人無法抗拒。

  吃完了飯,收拾好,石錦華端着水盆進來「我幫你擦擦手。」

  錢似水想抬起手,但是又軟軟的掉下去了。

  石錦華無奈「得罪了。」然後牽起對方的手,仔細的擦洗起來,然後洗臉倒水又落荒而逃。

  不一會又端着一盆水進來「我給你洗洗腳。」

  姑娘家都是愛乾淨的,幾天沒洗應該想洗的。

  「嗯。」

  錢似水毫無心裏負擔,腦子裡根本不懂古代女人的腳只能自己丈夫可以觸碰。

  倒是把石錦華弄的緊張兮兮的,當錢似水乖巧的腳露出來在自己手掌上的時候都一種夢幻的感覺。

  這次是真的落荒而逃了。

  錢似水躺着聽見院里傳來石錦華摔倒的聲音,一臉茫然不解。

  老半天了石錦華才走進來「既然你醒了,我就睡隔壁房間,你有事喊我。」說著頭也不回,趕緊跑進隔壁房間關門拿起書來。

  書都拿反,還毫無知覺的在翻着,腦子都是那一雙腳。

  道德經都閉着眼睛念了好幾次才能安睡。

  錢似水吃了葯一夜好睡,而隔壁的石錦華一夜夢裡都是那一雙腳,早上起來都有點腿軟。

  一連幾日,錢似水總算是可以下地扶着東西走走了。

  這幾日每天石錦華早出晚歸的,每次都按時給錢似水煮蛋喂葯,但是就是不敢跟錢似水待一起。

  這日,錢似水走到大門口,看着遠處一望無際的玉米地,這石錦華家是住在村裡的邊緣。

  隔壁才是連着的鄰居,大多數都不認識,其他人突然看見石錦華家裡冒出一個女子,都十分好奇,尤其是錢似水冰冷的氣質讓好多人好奇卻不敢輕易靠近。

  「石家什麼時候來個女子?怎麼沒聽說過?」

  「應該是衙門裡買回來的婆娘,前不久天黑的時候看他拉着推車回來過。」

  「不是吧?這姑娘一看氣度跟我們就不一樣,石家走運了?遇見了這麼漂亮的婆娘?」

  「人家華仔長的也不差啊!要不是爹娘早死,多少姑娘想嫁進石家呢!」

  「也是,我聽說之前在書院讀書的時候,裏面夫子家的小姐就看上他了,後來也不知道怎麼沒成。」

  「那可是小姐,能來這裡吃苦?」

  一群人遠遠看着錢似水議論紛紛,但是又不敢上前打招呼。

  這時晚大娘推開自家門出來「哎呀,似水啊,怎麼出來了?身體好多了?」

  錢似水看了一眼晚大娘「嗯。」然後轉身扶着門框進院里。

  大家見議論的主角進去了,都圍着晚大娘。

  「晚妹子,這姑娘是誰呀?」怪漂亮的。

  「華仔的婆娘。」

  晚大娘笑着回答。

  「真的假的?這也太突然了,一時半會還有點接受不了。」

  另一個婦女推了說話的婦女一把「你接受不了又有什麼關係?人家華仔接受就行。」

  「蘭姐,這話可不能這麼說,這不是沒辦酒嗎?沒辦酒沒拜堂就住進來就,名不正言不順啊!」被推的婦女不贊同的說道。

  被婦女叫蘭姐的人「聽聽晚大嫂怎麼說的。」

  晚大娘看了一眼圍着的人「人家華仔家什麼情況你們不是不知道,那似水姑娘也是孤身一人,都沒有長輩操持,簡單就行了,日子是人家兩口子在過,婚書也有,怎麼就名不正言不順了?」

  「你這樣一說也是,哎,要是他爹娘再活幾年也不至於變成如今這樣。」

  「姚寡婦還不知道,知道估計的哭死,哈哈……」圍着的另一個新嫁來的媳婦幸災樂禍的提道。

  「姚寡婦哭死?估計周圍未嫁的姑娘們都得偷偷流眼淚。」

  一群人起鬨,越聊越不像話,晚大娘提醒道「以後可別亂說,壞人家華仔兩口子和氣,人家華仔大家都看在眼裡,那是正派人物,不能別人想留怎麼怎麼樣,這可不行,似水性格冷,但是眉眼清正。話少,你們以後多幫幫着點,總得把日子過下去不是?」

  「那是,都一個村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事招呼一聲,那能不幫呢?」

  錢似水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聽着外面聊天的聲音,心裏格外平靜,不用計算殺人的日子原來可以這麼輕鬆。

  石錦華依然在太陽偏西的時候急沖沖的回來,手裡提着豬肉,一手拿着粉條。

  進家門的時候見錢似水在院里,語氣輕鬆「今晚吃豬肉燉粉條,你一定沒吃過吧?」

  錢似水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迎着夕陽的男孩「嗯。」

  確實沒吃過,看這個家也不富裕,但是也沒窮的吃不起飯的地步,只能說剛夠溫飽。

  「今天我抄書賺了六十文,提豬肉花了二十文。」石錦華在廚房裡說道。

  「嗯。」

  抄書還可以賺錢?腦子裡想了一下,原主能文!

  「我抄。」

  錢似水偏這腦袋看在廚房忙碌的男子。

  「什麼?」

  石錦華沒聽明白?是自己理解的那個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