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少年阿輝的奇特經歷
少年阿輝的奇特經歷 連載中

少年阿輝的奇特經歷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方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方覺

那一晚,爺爺讓我睡在一個棺材裏,後來出現了一位大姐姐,她很好看……...展開

《少年阿輝的奇特經歷》章節試讀:

第7章 搶媳婦


  「瘋了,我去的時候正要拿着繩子上吊呢!」我爺爺說道

  「啊!怎麼瘋了呢,難道……」我爹看了我一眼。

  我娘一聽方大仙出事了,才止住的眼淚又開始往下面掉。

  「娘,你別哭了,小輝沒事的。」我替她擦眼淚。

  「爹,人家那墳雖然是棄墳,小輝就是無心的也是辦了一件錯事,我看咱倆現在去把墳填上,燒點紙,沒準就好了。」我爹說道。

  我爺爺想了想,點了點頭,他們兩個就出了家門。

  就在他們走後,我感覺身體又開始冷熱交替了,渾身不舒服。

  我和我娘說困了想要睡覺,就是怕被她發現我又發燒了擔心。

  可是依然被她知道了,嘴裏說著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以前聽我爹說我娘生我的時候一口氣沒上來差點死了,所以他要我一輩子對我娘好,不能總惹她生氣。

  今天她為了我已經掉了很多眼淚了,我心裏難受。

  我不知道我爺爺和我爹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一晚上我都是迷迷糊糊的,處於半夢半醒之間。

  不時就會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讓我出去。

  第二天一早,天亮了,我娘把我叫醒,給我熬了小米粥。

  可是她剛喂我沒幾口,外面突然有人嚷嚷。

  「老劉頭,你給我出來,看看你乾的好事!」

  我娘在炕上喂我喝粥,我爹和我爺爺正在下面吃飯呢,一聽這聲音倆人就都出去了。

  「誰這麼大喊大叫!」我爹出去喊道,來人明顯說話不客氣。

  我也想坐起來出去看看,但是我娘不讓。

  「老實躺着,別亂動!」

  沒辦法,我只能繼續窩在被窩裡,但是外面說話的聲音我都能聽到,他們進入我家院子了。

  「他劉二叔,這兩位是?」我爺爺問道。

  「這位是隔壁村的村長,王貴富村長,這是陳師傅,陰陽先生。劉叔,我也不瞞你,本來……我閨女你也知道,得了不治之症,想着她走了不能讓她一個人太孤單,而且她還沒嫁人不能入祖墳,就和村長的大兒子配了陰魂,但是我閨女走了後陳師傅說村長大兒子的媳婦讓你孫子給搶了!」

  這個劉二叔說的話聲音不小,我都聽到了。

  什麼搶媳婦,什麼配陰婚,和我有啥關係啊。

  等等!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那天晚上我躺在棺材裏,後來出現了一個大姐姐,說讓我幫她一個忙,要我娶了她,還用嘴吸了我的手指頭。

  天亮的時候我爺爺把我從棺材裏抱出來,我就看到牆上掛着那個大姐姐的黑白照片,回去的路上我爺爺讓我不要再說這件事,連我父母都不能說,那個大姐姐已經死了,不能做我媳婦。

  那劉二叔說的話是啥意思,我搶了媳婦?

  大姐姐雖然很好看,但是她死了啊,死了就是鬼了,怎麼可能做我媳婦呢。

  不過被大姐姐吸過的那個手指頭到現在也都是涼的呢,我身上怎麼熱那裡都是涼的。

  「陳師傅,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孫子才剛過了九歲生日,一個小屁孩怎麼能搶人家媳婦呢?」我爺爺沒有承認。

  「呵呵,你是外行,你不懂,七十多歲的老頭還能娶二十歲的小姑娘做媳婦呢,一個九歲的男娃和一個十七歲姑娘有什麼不行的,而且那姑娘還是陰魂。您也別不信,讓我去裏面看看就知道了,如果我沒猜錯你孫子從他們家裡回來後就一直能看到一些不幹凈的東西吧,是不是始終高燒不退?你別急着反駁,想來你也是知道一點的,不然橫在門口這柳樹榦是做什麼,這個確實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不過治標不治本,過不了幾天就會沒用了,到時候可就沒人能救得了你孫子了。」

  接下來我爺爺和我爹都沒說話,原來那個大姐姐都十七歲了,比我大了整整八歲啊。

  「那你想怎麼辦?」過了一會,我爺爺問道。

  「解除他們的關係啊,這樣你孫子也會沒事了,不過首先得讓我進去看看再說。」

  說話的應該就是那個陰陽先生,劉二叔介紹的時候說的陳師傅了,陰陽先生,和方大仙,應該都是差不多的職業吧,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個騙子。

  聽着腳步的聲音,他們是進屋了,很快掀開門帘子進來了,我娘在這之前讓我從炕上坐了起來,捂着被子坐在炕上。

  進來的人我看到了,只有兩個人我不認識,一個穿着灰布衣服,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另一個人看着倒沒什麼,和我們村長差不多,背着手,挺有官架子。

  兩個人我都不喜歡,看着就心煩。

  那個穿着灰布衣服的人眼睛盯着我看,那種眼神讓人感覺特別不舒服。

  「烏雲遮頂,陽氣虛弱,要是再不管這孩子就沒命了!」

  沒命,他的意思是我會死嗎?

  像那個大姐姐一樣?

  聽到他的話,我忽然很害怕,我才九歲啊,我不想死。

  「那陳師傅,現在該怎麼辦?」我爺爺也害怕了。

  「趕緊把孩子送到村長家裡,我得做法先把他們的關係給解除了,不然這孩子活不到明天!」陳師傅說道。

  他的話真的給我嚇到了。

  「爺爺,我不想死!」我喊道。

  「就在我家裡解除不行嗎,需要什麼我們這就去準備!」我爹說道。

  陳師傅看了我爹一眼,又看了一下我家的屋子。

  「準備?你家這條件恐怕短時間內拿不出那麼多東西,需要馬頭,牛頭,羊頭,還有車馬人,童男童女,金元寶,還有五穀各二十斤,黑狗血一盆,你們能馬上拿出來嗎?」

  「這……確實拿不出來。」我爹臉色很不好。

  「拿不出來就趕緊的啊,把孩子背上去村長家裡!現在就走!」

  陳師傅說的信誓旦旦,由不得我們不相信,我娘給我穿上衣服,我爹背着我就要走。

  我爺爺也想跟着去,卻被攔下了。

  「去一個人得了,給孩子送過去,你們是不能進門的,完事就回來等着,兩天後去把孩子接回來。」陳師傅說道。

  雖然我家裡人都不願意,但是事情很嚴重,關乎我的性命,也只得妥協。

  我爹背着我到了那個村長家的門口,他們就不讓他進去了。

  我有些害怕,想要我爹一直跟着我,但是沒有辦法。

  看着大門被關上,陳師傅把我領進了一間屋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