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全科醫師
全科醫師 連載中

全科醫師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郝教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牧樵 郝教授

獲得醫療智慧系統,成為世上最牛實習生,開啟大醫模式,登上牛逼的人生巔峰
...展開

《全科醫師》章節試讀:

第7章 你不行


  趙一霖是一個事業心非常強的主任,擔任神經內科主任已經有十多年時間了,他勵精圖治,把一個小科變成了全院的一線科室,他還夢想着哪一天也開展手術根治帕金森病……

  呵呵,當然,這隻能想想,這種醫學界最前沿的治療,光是設備就要幾千萬,更別說比設備還難求的人才了。

  看着視頻,劉牧樵那神奇的穿刺術,令他又想起了那天在重症監護室的那一幕。

  說實在的,劉牧樵那種鎮定自若,一針就穿中了血腫,那過程,那速度,那份自信,趙一霖不得不驚嘆。

  雖然自己也做過上千次穿刺手術,可和劉牧樵比,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

  要是有個劉牧樵這樣的能手,趙一霖在想,咱不做帕金森根治術,就開展較少出血的穿刺引流術,一年就可以多收上千病人,可以讓幾百病人獲得重生,減少併發症。

  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可以為醫院多增加上千萬元的收入,科室的醫護人員每個人就可以多幾萬塊錢的績效。

  一件一舉幾得的好事呀。

  趙一霖所領導的神經內科,並不十分富裕,要是把劉牧樵引進來,那麼,醫生開着雅閣、邁騰來上班,護士也能開着吉利、比亞迪來上班,這樣的夢想就很快可以實現。

  還有,有了錢,陪老婆上上街就不要躡手躡腳了,買個有點名氣的包包什麼的,就不會和現在一樣,心痛幾天幾夜。

  他一邊走,一邊想,到了辦公樓,看了看門牌,科教科,嗯,科長是姓郭吧?雖然人家年輕一些,但一定要好生說話,別得罪人家了,記着,今天是來求人家的。

  -------

  此時,劉牧樵打完了最後一針,沒有一個小孩子哭臉。劉牧樵打針確實不痛,加上孩子們互相傳染,前頭的人不哭,後面的人也不哭。

  「就做完了?」劉婭驚訝地看着劉牧樵和他的三個幫手。往日,病房做完治療至少在十點以後,現在還多了一半的病人,九點十幾分就結束了。

  亂套了,往日的節奏被打破了,一時間,倒是有些手足無措。

  「你們,幫劉牧樵捏捏肩膀,捶捶背,辛苦他了。」劉婭認真地說。

  「護士長,不公平,劉牧樵累了,那是沒錯,可是,我們也累慘了,一百幾十個病人,就我們四個人做,早就累趴了!」小芳子一邊撒嬌,一邊倒也沒耽擱,真的在劉牧樵肩膀上捏起來。

  「呃,算了算了,你們這一捏,我渾身痒痒的,怎麼受得了?」劉牧樵真的不敢放肆,開開玩笑沒事,真的動手動腳的,他還沒這個膽量。

  劉婭笑得喘不過起來,半天才說:「看來,我們劉牧樵同學還是非常純潔的啊。好了,不開玩笑了,你們三個說說,今天都學到了什麼?收穫大不大?」

  「收穫可大了。過去,很多老師都沒講過,原來,靜脈穿刺還這麼有學問,今天我們算是開了眼界了。」小芳子搶着說。

  「是嗎?說說,穿刺還有很多學問?」劉婭說。

  珊珊趕緊複述了劉牧樵剛才所敘述的。

  劉婭靜靜地聽着,等珊珊講完,轉過頭,問劉牧樵,「真的?」

  劉牧樵點點頭,說:「確實是的。」

  「你哪裡學到的?」

  「呃,這個嘛,一本書上,一本專門介紹穿刺的書上,講得很細緻。」

  「你記得這本書叫什麼名稱嗎?」

  「記不很清了。」

  「那,劉牧樵,我和你商量一個正事,你能幫我訓練一群護士,讓他們做到——基本做到一針見血嗎?」

  劉牧樵略略想了一下,點頭說:「可以。」

  「當然,經濟上,我不會讓你吃虧。並且,我還可以向醫院請求,把你留在我們醫院……」

  劉婭正說著,見趙一霖過來了,趕緊不說話了。

  「劉婭護士長,很輕鬆啊,哦,你們在開會?」趙一霖主任是資深科主任,地位很高。

  「請進,趙主任,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您很少來我們兒科遛彎啊。」劉婭趕緊挪凳子給他坐。

  「什麼話!你也不來我們科室走一走,怕我老骨頭非禮你?」

  「你趙主任我們醫院四大美男之一,讓你非禮還巴不得呢!說說,您今天來這裡有什麼事?」

  「沒事,找個人。」

  「誰?」

  「他。劉牧樵,來,我們出去說幾句話。」說完,就抓着劉牧樵的手,拉着就走。

  「呃呃呃,你可別打劉牧樵的主意喲。」劉婭在後面嚷嚷。

  劉牧樵跟着趙一霖來到兒科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

  「我問你,你上次的穿刺技術,是碰巧,還是真有這本事。希望你認真回答。」趙一霖認真地問。

  劉牧樵微微笑了笑,「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你?」

  趙一霖一愣,「什麼意思?」

  劉牧樵說:「你作為神經內科專家,還需要問嗎?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你見過這樣碰巧的嗎?」

  趙一霖笑了,說:「我就說嘛,你是天才。」

  劉牧樵收了笑容,說:「天才,那到不敢。」

  趙一霖伸手抓住劉牧樵的肩膀,說:「答應我,到我們科室來,幫我開展小血腫的穿刺引流術。」

  劉牧樵用力搖了搖頭。

  「為什麼不?」

  「我還要實習。」

  「這不就是實習嗎?」

  「我和郭科長有約法三章,第一就是不違反實習紀律,幫你開展穿刺,我違規了。」

  趙一霖哈哈一笑,「你在我的指導下做什麼手術都不違規,我主任醫師,四類手術都能做。你做我的助手,怎麼就違規了?」

  「你不行,你的技術比我差。」劉牧樵看着趙一霖,嘴角不自主地往上挑了挑。

  「你別笑,我承認,我比你差遠了。正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來找你。」

  「我主刀,你做我的助手,但是,在記錄手術記錄時,我們換個個,對吧?」

  「嗯,你真聰明。怎麼樣?我不會虧待你的。」趙一霖收斂了笑容,「真的,我是真心的,我可以申請醫院直接把你留下來,十年後,你接手主任,這個神經內科就是你的了。」

  劉牧樵也收斂的笑容。

  這是第二個人說,可以讓醫院把他留下來。

  這句話,他不得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