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霍先生的替身夫人又掉馬甲了
霍先生的替身夫人又掉馬甲了 連載中

霍先生的替身夫人又掉馬甲了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冷冷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冷冷 金絲雀 霸道總裁

【1v1,先虐後甜,雙潔
】 她原是卑微的蘇家養女,沒有人瞧得起她,卻一朝陰差陽錯成為了霍夫人
所有人都打心底覺得她紀霧霧根本配不上霍深辭,而當所有真相浮出水面
她的身份足以讓所有人仰望,她的才能足夠享譽世界
神秘家族大小姐是她,JW集團掌權人是她,千金難請的醫藥神手是她,新科技發起人是她…… 最後的最後,大雨之下,她撐着一把黑傘緩緩而來
「我像她嗎?」 尊貴如帝王的男人全身...展開

《霍先生的替身夫人又掉馬甲了》章節試讀:

婚約照舊


  最後在紀霧霧威逼利誘之下,蕭程還是認命了。

  仰天長嘯,「既生瑜,何生亮!」

  紀霧霧:?

  南家。

  南東寧一臉威嚴坐在主座上,不苟言笑。

  「你也是胡鬧,亂說話!」不贊同地瞥了一眼南夫人。

  南夫人不服氣,「本來我們家跟他蘇家訂婚就是便宜他們了,宴席上還鬧得那麼難看,我怎麼能忍住?」

  南東寧頭疼看着她,揮揮手,「婦人之見!算了,你下去吧,我有話跟阿景說。」

  「可是……」南夫人坐在一旁,不安看向南景。

  「怎麼,現在我說話也不管用了?」

  南夫人匆忙站起身,有些害怕,「我走就是了!」

  眼神示意南景不要頂撞父親。

  南景笑着安撫南夫人,南夫人這才退了出去。

  「你怎麼想的?」

  南東寧扯起厚厚的眉毛下,一雙鋒利的眼睛,似看穿任何東西的眼神,嚴肅的表情。

  「一切但憑父親做主。」

  南景低頭斂去眼中犀利目光。

  空氣沉默。

  南東寧突然笑了起來,「阿景還是太年輕了,既如此那便婚約不變,一切照舊」

  「父親!」南景不可置信看向他。

  「好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下,我會和蘇定州說的,公司還有事,我先走了。」

  話落起身離去,並不在意南景反應,甚至根本不需要他的同意。

  只需要他的服從。

  南景站立良久,最後富有深意的笑了。

  …

  「什麼?婚約照舊?太好了太好了!放心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南先生的一番心意!」

  蘇定州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掛完電話,笑得開心。

  「爸,南家怎麼說?姐姐她……」

  蘇挽淺坐在沙發上,語氣焦急卻不失優雅。

  一身定製白色及膝小禮裙,行若扶柳,雙目含水似碧。

  蘇定州目光和藹,語氣輕快不少。。

  「你媽陪着那個孽障去醫院了,要不是南家顧念,哼!」

  蘇挽淺眼睛亮了起來,整個人瑩瑩亮眼。

  「太好了,姐姐知道了一定非常開心!」

  蘇定州想着又皺起來眉頭,「嗯,還是淺淺懂事,不讓爸爸操心,唉!」

  蘇挽淺眼神微動,緩緩開口。

  「爸,細細想來你不覺得奇怪嗎?姐姐一向身體健康,怎麼今日這麼……發瘋?」

  「這,也有道理。肯定是那些眼紅我們的人乾的!」

  蘇定州越想越氣憤。

  「但……我總覺得不對,怪怪的。」

  「哎,不用多想,不然還會有誰?好了,你好好在家,爸爸去醫院看看。」

  「好,爸路上小心。」

  蘇挽淺重新坐下,眉頭緊鎖,心中疑慮,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叫來專門服侍自己的流靈,「流靈,你去管家那要典禮上的監控,每一個都要。」

  「是。」

  很快流靈帶回了監控錄像,蘇挽淺仔細一一看去。

  一切正常。

  難道真的自己想多了?

  蘇挽淺放下電腦,只能作罷,也許真的想多了……

  不知想到了什麼,又垂眸輕咬住嘴唇,那個人,什麼時候回來呢?

  最後猶豫着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有消息了嗎?」

  「不好意思,還是沒有,彷彿沒有這個人,居然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您確定有這個人嗎?」

  蘇挽淺氣得渾身顫抖,眼睛漸漸變紅,語氣激動起來。

  「怎麼會沒有?怎麼會還找不到!」

  對面傳來冷靜的聲音。

  「還需要繼續找嗎?」

  蘇挽淺咬着牙,瞪着窗外,撕破一切偽裝。

  「找,不管多少錢都要找!只要能找到他!」

  「好,我們會儘力的。」

  放下手機,彷彿耗盡了渾身力氣,靠着牆。

  那個絕代風華的男人。

  權利滔天,尊貴如帝王一般。

  整個寧城都比不上他輕輕抬眸的萬分之一……

  要是他願意出現在眾人眼前,不知多少心甘情願人匍匐在他腳下。

  只有這樣的男人才配的上我蘇挽淺!

  那個女人,下賤如螻蟻,卑微似塵埃,毫無才華容貌可言。有什麼資格站在他身旁,讓他念念不忘!

  還好還好,她死了。

  沒有人跟自己爭了。

  只要找到他,自己一定……一定可以站在他身旁,給他生兒育女,和他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自己也願意相夫教子。

  甚至只要可以上了他的床,沒有名分自己也願意!

  這麼想着就笑了起來,痴痴地站起來,嬌羞舔着粉唇,恢復了那優雅柔弱的模樣。

  打開抽屜,拿出幾張設計稿,眼中閃現勢在必得的光芒。

  這就是傳聞的寧城淑女,竟是如此不堪,心思污濁腐爛如淤泥,令人作嘔。

  

《霍先生的替身夫人又掉馬甲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