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命陰陽
天命陰陽 連載中

天命陰陽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西域刀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王 懸疑驚悚 柳沉舟

貔貅,以四面八方之財為食,吞萬物而不瀉,可招財聚寶,只進不出
十八歲生日那天,我遇到了一個讓我神魂顛倒的女孩
但沒想到,她竟然......展開

《天命陰陽》章節試讀:

第三章 活風水


  見我問起了他母親,柳沉舟面色一黯道:「我母親在五年之前已經去世了。」

  我接着問道:「柳先生,請恕我冒昧多問一句,令堂是否懂得風水堪輿陰陽之術?」

  「或者說,懂得這兩個字應該不足以形容令堂,她應該是精通風水堪輿陰陽之術!」

  對我問出的這話,柳沉舟流露出了一臉震驚的表情。

  和我對視了片刻之後,柳沉舟說道:「小王先生,在一個月以前,王神仙也對我說過同樣的話。」

  「他說我母親絕對是精通風水堪輿陰陽之術的高人。」

  「而且他還說,我女兒活不到十八歲,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救我女兒的命。」

  「但要在一個月之後,在你年滿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我們請你來,你才能救了我女兒。」

  聽柳沉舟這麼一說,我更加清楚的知道,那死老頭在一個月之前就算計好了。

  但柳青玉身體內有那個小東西,能不能救她,我一點把握都沒有。

  沉思了片刻後,我面色深沉的道:「柳先生,我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

  柳沉舟點了點頭:「小王先生,你問吧。」

  於是我問道:「你女兒的生日,是不是陰曆的七月初七?她剛過了十七歲生日兩個月零兩天。」

  「在你女兒住到這個院子之後,你們柳家就開始興旺發達,有了現在的局面?」

  「還有,你還沒有答覆我,令堂是不是精通風水堪輿陰陽之術?」

  當我問出這三個問題之後,柳沉舟看着我的眼神變的比之前要凝重了許多。

  之前的柳沉舟,是基於對我爺的信任,才把救他女兒的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

  但此刻的他,對我的能力有了一定的認知。

  重重的點了點頭之後,柳沉舟說道:「小王先生,青玉的生日確實是陰曆七月初七。」

  「而且和你說的一樣,自從青玉住到這個院子之後,我們柳家就開始興旺發達,有了現在的局面。」

  「至於我母親,她娘家姓郭,他們郭家的老祖宗,是歷史上有名的風水師郭璞。」

  聽柳沉舟這麼一說,我弄清楚了所有緣由。

  在風水堪輿方面,郭璞要是認了第二,就沒有人敢排第一。

  柳青玉的奶奶是郭璞後人,難怪她有這樣的手段。

  但把這樣的手段用在自己的親孫女身上,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

  就在我皺着眉頭暗想着之時,柳沉舟一臉不解的問起了我。

  「小王先生,青玉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現在的這種情況,和我母親有什麼關係嗎?」

  柳沉舟從始至終都沒有告訴過我,他女兒柳青玉目前是什麼狀況?

  但在看到柳青玉身體之內的那個小傢伙之後,柳青玉是什麼狀況,我早就一清二楚。

  既然柳沉舟問起了我,我就給他解釋一下。

  作為柳青玉的父親,柳沉舟有資格知道她女兒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他也應該知道,他母親對他女兒做了什麼?

  長嘆了一口氣,我對柳沉舟道:「柳先生,是不是從這幾年開始,你女兒變的特別能吃?」

  「她的飯量大到了讓人無法想像的地步,網上的那什麼胃仙子君之類的,在她面前就是個小垃圾?」

  「最關鍵的一點,是她進的很多,卻出的很少,甚至只進不出。」

  「你之所以會找到我爺,是因為醫院根本檢查不出來問題!」

  柳沉舟聽我說到這裡,對我的信任程度又增加了幾分。

  只見柳沉舟一臉恭敬的道:「小王先生,確實和你說的一樣,青玉這幾年的飯量簡直嚇人,無論吃多少都吃不飽,而且只進不出。」

  「我以為她的身體出了問題?但我找了一堆名醫給她檢查,都說她的身體一切正常。」

  「無奈之下,我只能找一些方外之人來弄清楚青玉的身體情況?」

  「我三弟找了好幾個有名的方外之人,但這幾個人還是搞不清楚青玉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直到一個月前,我三弟找來了令祖。」

  「令祖在見了青玉之後,就主動離開了她的卧室。」

  「從青玉的卧室出來,繞着這個院子走了幾圈之後,他就和你一樣問起了我母親的情況。」

  「從我這裡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令祖言之鑿鑿的告訴我,說青玉按照當前的情況發展下去,最多只能活到她十八歲生日那天。」

  「要想救她的命,只有一個月之後,在你十八歲生日這天,請你到我們柳家來才能救她!」

  「這個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夠救她!」

  「小王先生,我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你一定能救青玉。」

  「請你一定要救她!」

  看着救女心切的柳沉舟,我忍不住的又嘆了一口氣。

  如果我告訴柳沉舟,他女兒之所以會成這樣,是他母親一手安排的,不知道他會是什麼感受?

  但他母親已經種下了因,柳沉舟就得面對這個果。

  想至此,我正色言道:「柳先生,你女兒之所以會成這樣,是因為在她兩歲之後,你母親把一個貔貅之魂封在了她的身體之中。」

  「貔貅以四面八方之財為食,吞萬物而不瀉,被貔貅之魂附體的你女兒,就成了一個活風水。」

  「貔貅能招天下之財,而且只進不出,你們柳家有這個活風水,不興旺發達才怪!」

  「但隨着貔貅之魂逐漸成長,你女兒的身體,不能給它提供足夠的能量,它就拚命的吃東西,用這種方式來維繫自己成長所需要的能量。」

  「然而,貔貅之魂在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它就會吞噬你女兒的身體,幫它自己擁有實體。」

  「那個時候,你女兒將身魂俱滅,連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來,但貔貅之魂卻會變成活體。」

  我說的這些話,聽在柳沉舟的耳中,對他來說猶如晴天霹靂,讓他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

  面目獃滯的發愣了許久,柳沉舟這才自言自語着道:「這怎麼可能?」

  「我媽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沒有理由害自己的親孫女啊?」

  看着柳沉舟一臉茫然的樣子,我直接給他點透了道:「用孫女兒的一條命,換你們柳家興旺發達,讓子孫後代富貴榮華,這不划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