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熏風自南至
熏風自南至 連載中

熏風自南至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一點芭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南栩 現代言情 遲薰衣

遲薰衣就是一隻喂不熟的白眼狼
青春年少,他將所有溫情傾盡,卻換來她紅齒白牙言之鑿鑿的誣陷
為另一個男人
六年後再遇
彼時,他已經是整個京海炙手可熱的年輕權貴,傅家的掌舵人,事業如日中天,身邊如花美眷,商場上運籌帷幄殺伐果斷,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乖張青澀對她有着彆扭溫情的叛逆少年
展開

《熏風自南至》章節試讀:

第四章 打臉


遲薰衣到達遲家門口的時候,特地問了司機時間,已經是七點整。

  這個季節,天應該黑透了。

  繞過後門的花園,沿着鵝卵石的路往前,遲薰衣在心裏數着步數。偌大的一個遲家,她通過幾個星期的強化訓練,已經在腦海里形成了一幅完整的圖,沒有人在身邊也能來去自如。

  「都已經一天一夜了,遲薰衣到底去了哪裡了!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找遍了,都不見人影!是不是跟上次一樣又出去玩了?」

  遲念念的聲音透過假山潺潺的水流傳過來,遲薰衣頓住腳步,又往左邊挪動了幾步。

  跟涼亭靠得更近,傳來的聲音又清晰了幾分。

  「今兒個中秋,薰衣再不懂事,也不至於會不懂事至此。我看着這孩子,是個知分寸的,許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耽擱了。」

  是金淑瑩的聲音,遲滕安現任妻子,遲念念的母親,也是遲家的當家主母。

  「我還真想不出她能有什麼重要的事!你說她腦子又不清楚,眼睛又看不見,小地方出身的人能做得了什麼?媽,也就你覺得她是個知分寸的,如果她真的知分寸,怎麼會一個人跑到櫻園?宴會上樑少衣冠不整地出來,她又失蹤了,你知道大家說得多難聽!」

  遲念念隱隱有些哽咽,遲薰衣冷冷地勾了勾嘴角,摸着扶梯緩步而上。

  明明想要她做個接盤俠,偏偏還要讓自己顯得萬分委屈,呵!

  母女兩個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每句話都是在下套!

  果然,遲滕安的聲音下一秒傳來:「都怎麼說?」

  「大家都說遲薰衣跟梁少,他們……」

  」父親,我回來了。「

  遲薰衣的聲音一響起,圓桌上一行人全數望過來,只見穿着長裙的女人緩步走來,雖然眼睛幾乎全瞎,但她還是步子從容,準確地在圓桌前落定。

  空氣之中安靜了幾秒,遲念念就炸了:

  「遲薰衣,你是去了哪兒了?你知不知道家裡人都要急死了!差點就要報警了!」

  「念念,薰衣才到家,你別嚷嚷。」金淑瑩拉起遲薰衣的手,聲音溫婉,「薰衣,你怎麼了?告訴金姨,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你放心,你現在是有家的人了,你爸爸,奶奶,我們,都會為你做主。」

  「確實……是有點事。」

  金淑瑩和遲念念對視了一眼,眼底閃過暗芒,金淑瑩的聲音更軟更低下來:「薰衣,你真受欺負了?昨天有服務生說你去了梁少的房間……」

  「梁少?」遲薰衣側了側頭,似思考了一瞬,「你說的是姐夫吧?」

  她撲哧一聲笑出聲來:「金姨,你想哪兒去了?梁少是我姐夫!我雖然是小地方出身,但是我媽從小就教我做人的道理,我哪能這麼不避嫌呢?」

  「你胡說,藍潔都說了她親眼看到你去了櫻園,她是你的貼身女傭,還能有錯?」

  遲念念看着遲薰衣揚起的嘴角,怒氣更甚,甚至都沒意識到,在遲家的輩分,理應遲薰衣才是姐姐。

  金淑瑩的臉色卻是變了。遲薰衣的母親白歆先入遲家門,怎麼算都不會是念念先出生,她這聲「姐姐」,是在打她的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