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帝道皇尊
帝道皇尊 連載中

帝道皇尊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飛魚轉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鄭銘 雨化田

鄭銘穿越到一個皇朝與宗門並重的世界,成為了大璃皇朝的五皇子
手握諸天召喚系統,開局召喚心狠手辣、冷艷霸道的西廠廠花雨化田
白衣如雪西門吹雪,凡夫俗子張之維,劍道如魔獨孤求敗,不屑一顧曉夢大師…… 煉萬民氣運,鑄無上仙朝,皇權至上,統御諸天,綜領萬聖,行天之道,布天之德
帝道煌煌,仙道茫茫,唯我獨尊
...展開

《帝道皇尊》章節試讀:

第二章 抵達山海縣


  雨化田看着來人,陰柔的眸子微微一眯,射出一抹危險的光芒。

  「巡城御史!呵呵,阻攔五皇子車隊,意圖襲擊五皇子,該當何罪?」

  中年官員方正的臉龐上露出怪異的神色,說道:「剛才城門官並沒有襲擊五皇子。」

  「是嗎?那他為何要阻攔車隊?難道他真的為了一個花瓶!

  什麼樣的花瓶如此貴重?居然值得他攔截五皇子的車隊。」雨化田不徐不慢的說道。

  巡城御史雖然只是七品,但絕對不是可以隨意打殺。

  雨化田正是明白這一點,所以才耐着性子在這跟他對峙。

  鄭銘撩起車簾,走出車廂,冷冷的看着巡城御史。

  「父皇讓本王今日離京就封,你是想攔住本王嗎?」

  巡城御史見鄭銘露面,立即躬身拜道:「下官拜見郡王爺。」

  鄭銘沒有理會他,抬頭朝着周圍看去,目光銳利的掃過周圍眾多圍觀的民眾。

  可惜他並沒有看到任何熟悉的面容,不過也對,這種事正主應該不會露面。

  「本王奉旨就封,誰敢阻攔就是抗旨不尊,格殺勿論。」

  鄭銘看向巡城御史沉聲說道:「巡城御史也可殺,羅京出發。」

  撂下一句話,他再次進入了馬車。

  車隊重新出發,緩緩駛出城門,再也無一人敢阻擋。

  巡城御史看着越來越遠的馬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後悔不已。

  巡視北城御史,負責巡查京都北城的治安管理、審理訴訟、緝捕盜賊等事。

  城門官被殺,他肯定有責任出面,但是他忽略了這裏面涉及到皇子。

  哪怕是一個被貶罰的皇子,那也是皇家人,不是簡單的事情。

  此時他已經醒悟過來了,自己這是被人利用了,而且還是自己主動湊上來的。

  「該死!」

  他心中暗罵一句。

  鄭銘可不知道這位御史在想什麼,他也不在意。

  這般離開京都雖然看起來狼狽不堪,但是對他來說其實是一件好事。

  局勢不清,實力不濟,留在京都就是一件禍事。

  還不如遠離是非之地。

  坐在馬車中,等雨化田重新回到馬車旁,鄭銘撩起馬車窗帘問道:「不是有十個廠衛嗎?怎麼只有六個?」

  「殿下,奴婢將他們留在皇宮中了。」雨化田低着頭,恭敬的說道。

  那副畢恭畢敬的模樣,絲毫沒有剛才的霸道和陰柔。

  鄭銘抬頭看了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雨化田不愧是西廠廠花,做事果然心思縝密。

  離開京都後,車隊再也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當然也沒有受到任何歡迎。

  大璃皇朝有一京九省,在地方上,又設府縣兩級。

  山海縣在大璃皇朝東北角,途徑京東省和北山省,十三個府城,路程接近千里。

  鄭銘途徑十三個府城居然沒有見到任何一個知府以上的官員,可見他這個皇子是多麼不受待見。

  時間一晃十幾天就過去了。

  當鄭銘感受到北方的寒風時,他們終於來到了山海縣的城下。

  十幾天的跋涉,鄭銘都快走瘋了。

  路途多是陡峭小徑,沿途翻山越嶺,風吹日晒,困難重重,要不是這具身體擁有一點修為,鄭銘都有種走不下來的感覺。

  看着近在眼前的山海縣城,鄭銘嘴角微微抽動起來。

  因為這山海縣城實在太破了。

  不過五米高的城牆明顯就是年久失修,城門都有一扇脫落了,

  從城門處往東看去,還能看到一大塊缺口,也不知道倒塌多久了。

  還沒進入其中,鄭銘就已經感受到了窮苦的味道。

  雖說他這個山海王不負責管理山海縣的政務,但是他的主要收入來源卻來自山海縣的稅收。

  按照大璃皇朝的規定,山海縣的稅收屬於他的俸祿,除了稅收之外,他還擁有山海縣三萬畝良田。

  當然作為皇家子弟,他還可以從皇家領取一份豐厚的俸祿,可別忘了他被罰俸三年。

  所以接下來三年,他都要靠山海縣的稅收生活。

  就這樣一個縣城,他感覺夢想中富裕的生活正在離他遠去。

  「幾位大人,請問你們是?」

  這時,城門前幾個兵士走上前來,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們身穿灰色麻布軍服,上面還打着補丁,面黃肌瘦的,跟一群乞丐一樣。

  都說城門官是一個富裕的職位,可這山海城的城門官都跟乞丐一樣,可見這山海城有多窮。

  「山海王駕臨,還不快快讓開!」羅京騎在馬上,肅然說道。

  幾個兵士臉色一變,連忙退到兩旁,跪拜道:「拜見王爺。」

  鄭銘看了看他們,擺了擺手說道:「起來吧。」

  「你們可知道本王的王府在哪?」他問道。

  幾名兵士相互對視一眼,卻低頭不敢說話。

  羅京湊到鄭銘的耳邊小聲說道:「殿下,估計您的王府還沒有建。」

  鄭銘微微一愣。

  從前身記憶中,山海王屬於兩字王,也就是郡王級別,雖然地位不如親王,但也是王爺,該有的王府還是應該有的。

  但是仔細一想,鄭銘就明白了。

  他這個山海王是突然被封的,別說山海縣,就算朝堂上都沒有人預料到,自然也不會提前修建王府了。

  所以他現在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鄭銘無語望天。

  「走吧,先進城再說。」

  車隊緩緩進入山海縣城中。

  坑坑窪窪的街道,破爛凋零的商鋪,面黃肌瘦的行人,無不彰顯着山海縣的窮苦。

  很快,他們來到了一座還算整潔的府門前。

  山海縣衙!

  接着幾個人從衙門中急匆匆跑了出來,領頭的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官服。

  「下官山海縣縣令陸壽拜見王爺。」

  「拜見王爺。」

  顯然,這些人就是山海縣的官員了。

  鄭銘走出馬車,掃了他們一眼,不由得微微嘆息一聲。

  這當官的也不富裕啊!

  本來他還想在這些當官的身上取點不義之財,現在看來是沒機會了。

  就沖陸壽身上打着補丁的官服,鄭銘都不好意思折騰這個老頭。

  「都起來了。」

  鄭銘說著,便走進了縣衙之中。

  總體來說縣衙要比外面還一些,但也有限,沒有什麼華麗的東西。

  「你們都去忙吧,陸縣令陪我看看就行。」鄭銘將眾人驅散,只帶着陸壽和雨化田進入縣衙後堂中。

  陸壽低着頭,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後,蒼老的臉龐上充滿了驚慌之色。

  從收到朝堂政令開始,他就處於心驚膽戰的狀態。

  山海縣的情況他最清楚,平時別說王爺了,就連官員都很少來。

  而他能當上縣令不是他能力多出眾,而是因為沒有人願意來這山海縣當縣令,於是他就在這山海縣當了三十年的縣令。

  如此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會想到有一天會成為王爺的封地。

  鄭銘在堂中尋了一把椅子坐下,看了看陸壽,說道:「老人家坐下吧。別站着。」

  尊老愛幼是美德,鄭銘也不能看着老頭乾巴巴的站着。

  陸壽拜謝一聲後,小心翼翼的坐在鄭銘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