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九爺獨寵小甜妻
九爺獨寵小甜妻 連載中

九爺獨寵小甜妻

來源:七閱小說 作者:七葉海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清婉 陸九淵

美女學霸林清婉意外救了個男人,卻因此失去清白意外懷孕
咬牙堅持生下寶寶,林清婉成為單身媽媽,受盡冷眼折磨,各路奚落嘲笑
好在一雙萌寶聰明又可愛,給了林清婉最大的安慰
霸道多金的九爺三年後才尋回昔日救命恩人,一朝重遇:九爺不再單身,變身寵妻奶爸,而林清婉則成了全城少女艷羨的女人……展開

《九爺獨寵小甜妻》章節試讀:

第三章 他是九爺


九爺?林清婉對這個詞有些陌生。

「什麼九爺?」

主治醫生看了她一眼,連九爺都不認識,那人應該不是她送過來的。

「裏面的人沒事。」

說著,醫生也沒理會她,趕忙去辦公室打電話報告給陸家找到陸九爺的消息。

救了昏迷不醒的陸九淵,陸家肯定會給他很多好處。

林清婉看着醫生就這麼敷衍的走了,心裏有些鬱悶,於是又拉了一個護士問情況。

護士說裏面的人已經沒有大礙了,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醒。林清婉聽着鬆了一口氣,看了手術室一眼,想起來那人還沒吃早飯,就下樓買了兩個包子一杯豆漿。

因為惦記自己大出血的學費,林清婉留下字條和早餐還是去上班了。

林清婉前腳剛走,陸家的人後腳就到了醫院。

陸老爺子到病房時,陸九淵煞是好看的手正拿着一個包子往嘴裏送,嘴角有着似有若無的笑意。

陸管家看了陸九淵半晌,揉了揉眼。

他沒老眼昏花吧?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陸家長孫陸九淵……是笑了?

「九淵,你沒事吧?」陸老爺子往病床旁邊坐下,擔憂的看着他。

陸九淵不動聲色地藏起另一隻手捻着的寫着『上班去了,這位不專業的碰瓷人吃完早飯記得還我錢』的紙條,低聲道:「沒事。」

陸老爺子看着他,仔細看了看,確定沒有缺胳膊少腿後,像是自言自語的點點頭說著:「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陸九淵輕輕應聲,「您怎麼來了?」

陸老解釋道:「聽這兒的醫生說你受了傷在這,就過來看看。」

陸九淵瞭然,陸氏黑白通吃,家大業大,他都忙忘了這醫院裏還有陸家的人。

「賀軒呢?」賀軒是陸九淵的得力助手,昨天事發突然,還是賀軒先引開那些人,陸九淵才有機會躲進巷子里。

「馬上就到了,九淵啊,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陸老爺子說。

「……」陸九淵沉默不語,他昨天……

「九爺!」賀軒着急的闖進來,看到陸老爺子,腳步漸緩,恭敬道:「陸老。」

陸老爺子微微頷首,「九淵,過段時間你要拿的那個項目……」

「咳,我困了。」陸九淵避開陸老爺子的話題,隨意找了個借口。

陸老爺子像只老狐狸一樣老謀深算,聞言說自己也累了,讓管家備車回去休息。

陸老一走,賀軒就忙上前。

「九爺,昨天的事有着落了。」

說著,賀軒貼近陸九淵,輕聲把他昨天連夜查的東西告訴陸九淵。

陸九淵嗤笑一聲,眼裡滿是輕蔑:「果然。」

他的好弟弟,是真不讓人省心。

「爺,您打算怎麼做?」賀軒問。

陸九淵輕笑,「按兵不動,先歇會吧。」

賀軒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想到雷厲風行的九爺竟然還會想到休息。

「爺……那,沒事我就先走了。」賀軒看着陸九淵,得到允許後正要出去。

「等等。」陸九淵突然想起今早那個哭唧唧的小丫頭。

「你去幫我……」

片刻之後,賀軒大腦飛速運轉,消化着陸九淵跟他說的話里的信息。

九爺要他走一個……女孩?

賀軒有些摸不透的出門,按吩咐去查那個女孩是誰。

他突然有些好奇,是什麼樣的女孩,能讓九爺惦記。

另一邊奶茶店裡。

林清婉下班就匆匆忙忙趕去醫院,從護士那得知男人已經出院了,她六神無主地回了出租屋,沒來由的鬱鬱不樂。

出租屋內陷入沉寂,蜷縮成一團的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

手機鈴聲打破房間里的死寂,林清婉有些失神,看着屏幕上「媽媽」的備註,接通了電話。

「媽……」

「欸,婉婉啊……」

母親絮絮叨叨的跟她話家常,說著,話題就引到安全問題上。

「婉婉啊,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我們婉婉長得好看,更要小心那些壞人了。」

林清婉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情緒突然有些收不住,連忙找借口,「知道的,媽,我有點累,先睡了,您早點休息。」

電話掛斷後,林清婉抱着自己,忍不住哭出聲。

林清婉啊林清婉……

你怎麼那麼沒用啊!

夜色漸深,女孩的哽咽聲漸漸淹沒在濃的化不開的夜裡。

第二天林清婉請了個假,一個人待着,想了一天。

原本平淡的生活被激起不小的漣漪,但林清婉不是萎靡不振的人,她還有她的願望要實現。

見證過母親兩次婚姻,林清婉打工掙出國學習林林總總的費用,就是為了日後能有能力讓母親過上更好的生活。

想到這,林清婉突然鬥志昂揚,人是要往前看的,如果一直沉浸在過去的悲傷里,那活這一世未免太沒有意義。

林清婉像個陀螺似的忙的團團轉,好像讓自己忙起來,有些事就會忘記。

醫院裏賀軒原本是在打聽女人的消息。可在醫院找了大半天,他也沒找到人。

賀軒興緻勃勃地找,最後卻鎩羽而歸,正要去請罪,抬腳剛進病房,突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等賀軒醒來已經是三天後了,他因為疲勞過度導致暫時性昏厥,他醒來時陸九淵正推門進來。

賀軒有些挫敗的告訴陸九淵自己沒找到他要找的人。

陸九淵眸子沉了沉,沒說什麼離開了。

賀軒看着陸九淵前兩天傷的動彈不得,現在又跟個沒事人一樣,不由感嘆:

九爺就是九爺!

恢復力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