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忠犬皇子小廚娘
忠犬皇子小廚娘 連載中

忠犬皇子小廚娘

來源:掌中雲 作者:唐安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唐安菱 穿越重生 阿善

擁有一個只聽自己話,並顏值與武力值皆爆表的死侍是一種什麼感覺?好處是,在他的保護下,穿成魔頭之女身份的唐安菱,遭遇追殺不用再擔心被砍死,倍有安全感
而壞處是,她這個重生禮物沒有人類感情,殺起人來連她都瑟瑟發抖
擺脫不掉他,唐家菱只得將他打造成一個傻子人設帶在身邊
卻不成想之後的日常便變成了她時不時需要撲倒他,阻止他殺人
阿善,不,不能扭斷人脖子
阿善,冷靜,我沒受到欺負,不可以殺人
阿善,完了,完了,她這撲着撲着,怎麼開始饞起他身子來了?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她如何讓一具沒有感情的木頭也對她動心呢?後來的後來,唐安菱終於如願以償了,卻只想逃離
男人將她圍困在臂彎中:不是說要補償我嗎?不是說待我恢復神識,要與我親親抱抱舉高高嗎?嗯? 展開

《忠犬皇子小廚娘》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魔頭之女


「追!定不要讓那魔頭之女跑了!」
山安城主街上有些混亂,幾列不知是何身份的人,執劍穿梭在人群中往前追趕,惹來街旁不少好奇之人圍觀。
「他們要抓的可是那三個月前死的大魔頭唐烈之女?」
「正是,那魔頭生前四處奪寶,便是連皇宮都盜過,現在一死,所有寶物定是都在他女兒手中。

「天哪!那該是怎樣一筆滔天財富呀。

人群議論紛紛,好不熱鬧,無人留意他們身後不遠處一堵矮牆後,此時正蜷縮着一道纖影。
唐安菱渾身緊繃,大氣不敢多喘一下。
她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直到意識到那些人追遠,這才一下子鬆懈下來,大口喘氣。
累死她了,還好她機靈,用了一個虛招,讓那些人以為她往前逃了,終是得到這片刻喘息。
癱坐在地上時,唐安菱再次感嘆,她怎麼就那麼倒霉呀。
出車禍,好不容易借別人身體重活一世,卻是穿越到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南楚國,還成為魔頭之女被人四處追殺。
唐烈把寶物都留給了她?呵呵,有誰知道她的兜比臉還乾淨呀。
想起當初她剛從冰棺中睜開眼睛看到的人,衣衫破舊,凌亂的頭髮和遮蓋住大半張臉的鬍鬚,將唐烈映襯的形如乞丐一般。
那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擁有無數財富的魔頭。
在她還錯愕眼前一切是不是夢時,唐烈先主動開口告訴她,她叫唐綏,是他的女兒,因為生病,昏迷不醒好幾年。
她之前服下的葯,會有一些失憶的副作用,所以如今她才會什麼都不記得。
世上有這種葯嗎?可是她哪裡是失憶了?她分明是佔了別人的身體還魂了。
再後來根本不給她消化一切的時間,那些叫囂着除魔衛道的人便來了。
唐烈為了護她離開,以自毀的方式擋住那些人,而她則開始了逃亡之路。
牆外有人開始議論為什麼那魔頭之女寧願被追殺,也不願把唐烈所留的東西交出來換取平安。
有人答,人心的貪婪罷了。
「我貪婪你妹呀!」唐安菱仰天翻了個白眼。
什麼寶物?她毛都沒見着一根,怎麼獻?
可她也聽說唐烈死後,那些人將他炸毀的住處翻了個底朝天,也沒尋到半分寶物的影子,這才認定皆被她帶走。
唐安菱有苦難言。
不過若說起來,唐烈倒確實是給她留下一件禮物,但……
想起她的『重生禮物』,唐安菱不由身子打了個冷顫。
那禮物她一點都不想要,甚至有多遠想躲多遠。
左右觀望,唐安菱從懷裡摸出一支嵌金絲翠玉發簪,那是她最後一點值錢的東西了。
冰棺中剛醒來時,她身上衣衫華美,發簪無一不精緻,可見唐烈自己雖看似破落,對這個昏迷的女兒卻是一直精心照顧。
被追殺的這些時日,她就是靠着典當身上東西才撐到現在。
如今終於來到這山安城,她可以尋個商隊,跟着去往沿海之地。
南楚國沿海之地離內陸山遙路遠,在那裡定不會有人認識她,到時憑着她一身廚藝,不但生計問題和人身安全都能得到保障。
「這位大叔,請問這城內哪裡有當鋪?」唐安菱問一位路過的大叔。
大叔轉過身,對上一張笑靨如花的臉,頓了頓,隨即憨厚的臉上飛起一抹紅暈。
唐安菱五官精緻,又長了一雙笑眼,笑的時候,眼睛會彎成一道月牙,明眸皓齒。
外加上此前一直昏迷多年,皮膚白皙細膩得極為罕見,很容易令人心生喜歡。
大叔熱心告知,最後還要親自送她過去。
在遭受到委婉拒絕後,大叔還勸道:「這山安城的治安可不好,特別一個姑娘家最該小心。

還是一個長得這麼美的姑娘。
唐安菱並未放在心上,笑眯眯揮了揮手,隨既一頭鑽入不遠處一條小巷子里,打算從這裡穿過去。
走小巷自是為了不引人注意,但當她在巷子中被幾名眼神透着不懷好意的男人團團圍住,唐安菱才明白方才那位大叔誠不欺她呀。
「嘖嘖,大哥,這貨色好,賣到春香樓怕是能值十兩銀子。
」開口之人長着一幅尖嘴猴腮模樣,張嘴便露出一口大黃牙。
而被他叫大哥的男人,滿臉橫肉,此時正用那雙三角眼,如看貨物一般上下打量着唐安菱。
春香樓聽名字便知道那是個什麼地方。
唐安菱慢慢緊貼牆壁,一雙眼睛警惕盯着面前幾人。
這些人既然敢大白天做綁架之事,想來並不怕她喊。
在現代她學過一些簡單格鬥術,但以她一個弱女子去對付五個正值壯年的男人,那似乎是開玩笑。
「大哥,這個小美人實在是難得的極品,要不我們先嘗完了再賣出去?」
另外一名光頭地痞眼中的垂涎之色滿的快溢出。
這一提議立馬惹得幾人皆心動。
雖玩過之後再賣出去,價格上會打些折扣,但……
盯着唐家菱露在外的細嫩脖頸,光頭地痞咽了咽口水。
「悠着點,別像上次那娘們一樣被玩死了。

這話令唐家菱攥緊手中發簪。
這幾人身上竟還背負人命!
領頭地痞向著她靠近時,唐安菱突然注意到他的眼睛。
眼白髮黃,眼袋極重,嘴唇泛烏沒有血色。
腦海里莫明突然浮現一些陌生詞彙。
「肝開竅於目,目受血而視,色過而腰痛者,精亡而氣泄也……」
唐安菱愣了愣,這些是什麼?
字字陌生,卻又似乎熟悉到骨子裡。
難道……難道……
心猛的顫了一下,難道這是屬於這具身體原本的記憶?
原主唐綏會醫術?
可前幾個月她可什麼都沒感覺到。
莫不是這是真正的唐綏即將蘇醒的徵兆?
地痞邪笑靠近,緊跟而來的還有嘴裏令人作嘔的大蒜味。
這讓唐安菱根本沒法去細想腦海中出現的東西。
身影撲過來時,唐家菱身子縮了縮,不再猶豫迅速出手。
這地痞頭子外強中乾,竟是讓她輕易得了手。
銳利的發簪尾端划過男人的臉頰,濺出一串血珠。
在男人慘叫聲響起時,唐家菱猛的推開他,抬腿便往巷子口衝去。
「臭娘們!給老子追!」
但很快,不等他們追上,唐安菱竟是自己又跑回來了。
她神色大變,一邊跑一邊口中大叫着:「媽呀!媽呀!他是個甩不掉的狗皮膏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