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漢之最強戰神
大漢之最強戰神 連載中

大漢之最強戰神

來源:常讀 作者:安西大都護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樂 白龍

「不裝了,我攤牌了,牽我的白龍玉獅子來!」得知妻兒被叛軍圍困,危在旦夕的消息,李樂終於暴露了自己無敵戰神的實力
單槍匹馬鑿穿數萬人的軍陣,順手斬殺上千步騎,生擒敵將,這戰鬥力怎麼也算得上大漢最強了吧!但這還不是最猛的,眼見李樂隨手扔出一塊數千斤的巨石,一下將潼關砸塌,叛軍終於崩潰了
PS:這其實是一篇相當正經的種田文
展開

《大漢之最強戰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卷 定西域 第一章 有話好好說


馬蹄聲隆隆響徹山谷。

山上積雪未消,山下黑白交錯的山道上,數十身着鐵甲或皮甲的騎士縱馬向南疾馳,嘴裏還嘰里呱啦大喊着什麼。

他們的前方,身穿一件淺卡其色衝鋒衣、灰色登山褲,背着一個藍灰色登山包的李樂正抱着白馬的脖子,盡量縮緊身子,減少迎風面積。

料峭寒風吹得臉疼,耳邊風聲呼呼掠過,身後馬蹄聲響個不停,萬般情緒湧上心頭,一向心大的他也忍不住回頭大罵起來。

「有病吧,我都不認識你們,一見面就射我,又追着老子不放,老子欠你們錢了啊……」

「@#%揅卩硩葕IJ啈Φ羏搿&」

回答他的又是一陣嘰里呱啦的大吼,李樂轉過頭去,一陣無語。

這特么玩我吧!

什麼鳥語?

還有這到底是哪個朝代啊?

正想着,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尖利的弓弦顫抖,和箭矢破空之聲。

李樂又驚又怒,輕輕一扯馬鬃,身體也緊急做了一個側身閃避的動作。

下一刻,就見一支弩箭在耳旁掠過,撲的一聲釘在馬蹄左前方不到兩步的距離。

胯下白馬受此刺激,猛的長嘶一聲,聲若虎嘯,震得山谷迴響不已。

李樂忙空出一隻手來,拍了拍白馬的脖子,在他耳邊道:

「白龍,先讓他們囂張一下,馬上就給你報仇!」

又向前跑了不到一個刻時,李樂放慢馬速,掉轉馬頭,抓緊時間喘勻氣息,感受着掌心的溫熱。

從後追來的數十甲士見狀大喜,紛紛呼哨着大喝起來。

就聽跑在最前面的那名身披鐵甲,放冷箭的騎士嘰里咕嚕大聲呼喝着什麼,二十餘騎立刻張開兩翼,眨眼間便將李樂團團圍了起來。

包圍圈中,李樂坐直身子,手裡握着一把工兵鏟,掃了眾人一眼。

眾人微微愣了下,然後,便見那少年嘴角微揚,淡淡一笑:

「有話好好說不行嗎,何必打打殺殺呢?」

一句話,頓時讓四周所有人,都紅了眼睛。

倒不是李樂的話刺激到了他們,事實上李樂的話這些人一個字都沒聽懂,就像李樂也沒聽懂他們說話一樣。

而是這個漢家少年郎的態度實在太囂張了。

這些人都是百戰餘生的軍中精銳,北匈奴左鹿蠡王的親衛騎兵。

在整個塞外和西域都是橫着走的存在,什麼時候受過這種輕視?

哪怕近年來北匈奴軍屢屢敗於漢軍,可這少年畢竟只有一個人。

這小娃娃怎麼敢如此囂張?

怎麼一點也不慌張,不害怕?

非但不投降或求饒,竟然還朝着他們笑。

這是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但這些人也沒有輕敵冒進,他們都是百戰精銳,戰場上殺過很多人,也是識貨的人。

這少年郎所騎乃是一匹百年難見,萬中無一的寶馬神駒。

這白馬肩高足有七尺五寸以上,腰窄腿長,肌肉強健,線條優美,嘶鳴中竟帶着虎豹之音,睥睨間竟有種王者之氣。

而且這馬也太漂亮了,通體上下,一色雪白,沒有半根雜毛不說,全身還泛着銀白色的亮光,在陽光下照射出萬條銀白絲線,熠熠生光。

他們所騎戰馬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無不高駿雄壯,善奔耐跑,但比起這匹白馬,還是遠遠不如。

能駕馭如此寶馬神駒,又豈是一般的人?

更別說這少年還躲掉了百騎長沮渠納莎壁從未失手,幾乎必中的一箭。

如此本事,自然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全力以赴謹慎對待。

百騎長沮渠納莎壁大聲呼喝,二十餘騎甲士無不打起精神,怒吼着催馬上前。

手中短矛長劍,繩套騎弓,一齊向李樂身上招呼,一副要將其生擒活捉的樣子。

也在此時,卻見那面容清秀,一臉稚氣的漢家少年郎大喝一聲,胯下白馬發出有若虎吼的一聲長嘶,後蹄猛的一撐,如一道白色的閃電般直躥了過來。

沮渠納莎壁不由的驚呼一聲,他本是草原上有名的神射手,最擅長的就是弓箭,但剛才一直在發號施令,想要活捉這漢家少年。

這時少年突然發難朝自己衝過來,沮渠納莎壁下意識的想要彎弓搭箭,卻哪裡還來得及?

沒等他羽箭搭上弓弦,就見一條白色的殘影,人和馬挾着一股狂風而來,眨眼間就已衝到了近前。

沮渠納莎壁嚇得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整個人都像被定住了一樣。

一時間竟生不出半點抵抗之心,下意識的做了一個側身藏在馬鞍一側的閃避動作。

但李樂又怎會給他這個機會?

「過來吧!」

李樂輕喝一聲,一身雪白的白龍已四蹄騰躍而起,與沮渠納莎壁的坐騎錯身而過。

沮渠納莎壁胯下那匹健馬如何敢與馬王爭鋒?立刻嚇得嘶鳴不止,亂踢亂跳起來。

沮渠納莎壁身體頓時有些不穩,李樂右手疾探已抓住他的腰間束帶,單手叫勁一扯。

兩馬錯身而過之際,沮渠納莎壁已脫離馬鞍,被李樂單手提在半空中。

再用力一甩,人形炮彈一般砸向旁邊幾名甲士。

「走你!」

就聽砰的一聲悶響,幾人瞬間尖叫着被砸下馬來。

下一刻,李樂一夾馬腹,白龍便如閃電一般,撞入二十餘騎甲士之中。

左手工兵鏟上下揮舞,右手不時向外一抓一甩,頓時又有數聲慘叫響起。

幾乎同時,就有四五名追兵騎士被工兵鏟拍下來馬,或者被李樂直接甩飛出去。

李樂一人一騎殺入這二十餘人的追兵中,當真如虎入羊群一般。

所過之處無不慘叫驚呼連連,一個個接連落馬,竟沒一人能稍稍阻攔他一下。

剩下的北匈奴騎士也完全看呆了,膽顫心驚的不敢繼續向前。

這漢家少年的強悍,實在超過所有人的想像,以一敵二十六,竟無一人能在他手上走過一回合。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草原上出名的勇士,不是苦哈哈牧民出身,而是從小吃肉長大的貴族騎兵,北匈奴左鹿蠡王的親衛甲士。

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戰場上殺人無數,甚至與虎豹狼熊搏鬥也不在話下。

但現在,他們二十六人,其中還有一名千里挑一的神射手,竟不是這漢家少年郎一人之敵!

這眉清目秀,看上去一臉稚氣的漢家少年郎,到底是什麼人物?

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

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傳說在漢人當中,有種天生神力之人,再輔以傳承數百年,從不外傳的鍛體之術和搏擊之術,就能磨練出一騎當千的無敵猛將!

以前大家還有些不信,今日一見,方知所言非虛!

這漢家少年郎,就是貨真價實的一騎當千!

轉瞬之間,二十六名追兵就有二十騎重重摔在地上,輾轉慘叫,怎麼也爬不起來。

剩下六名騎士這才從巨大的震撼中反應過來,慌手慌腳扯着韁繩掉頭就跑。

只是李樂的動作,卻比他們還要快上幾倍。

眨眼間就從後面追上,隨手一拍一拽,就將他們全部拍暈,摔下馬來。

李樂回顧左右,所有追兵無不在地上慘叫驚呼,或者掙扎着想要爬起來。

「告訴我,為什麼追我?」

他跳下馬來,撿了一柄長劍,隨手將一名快要爬起來的甲士再次打趴下。

「你們神經病吧,有話好好說不行嗎……難道是要殺人奪馬……還有現在到底是哪個朝代,你們是什麼人啊?」

李樂不停念叨,地上的古人甲士則像見了鬼一般,恐懼萬分的看着他,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嘰里呱啦說著李樂聽不懂的話。

不過李樂卻多少猜到一些。

這應該是中國古代,魏晉南北朝以前的西域地區。

李樂前世曾在《國家寶藏》上看到,最早的馬鐙實物出土於南北朝時期,北燕的馮素弗墓。

追擊自己的二十六騎都沒有裝備馬鐙,可知此時應該在南北朝之前。

且追擊自己這些人,很多都披着鐵甲。

可知一定是秦之後,具體應該是漢朝,或者三國兩晉。

而在山谷兩邊的山坡上,隨處可見的雪嶺雲杉,則是後世新疆地區的特有喬木。

這可是一個英雄輩出的年代。

衛青、霍去病、班超、呂布、趙雲、諸葛亮……

李樂有些激動,雖說穿越後再也見不到前世的父母親人,讓他傷感了很久。

但總的來說,自己來到這個大有作為的年代,還一下年輕了十五歲。

準確說,應該是肉身穿越後,身體竟然實現了逆生長,變成了初三時的樣子。

還有一個很厲害的金手指,擁有吊打五個呂布的超強武力。

上一輩子,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農場主,有過太多的遺憾,一輩子也就那樣了。

來到這個時代,卻可與天下英雄一較高下。

做出一番大大的事業,盡享人間富貴,總之有着無限的可能!

不得不說,李樂的心,真的……很大。

哪知就在這時,李樂卻突然感到腦袋有些刺痛和暈眩,一種難以抵擋的疲憊感和空虛感很快襲來。

李樂原本興奮的臉上瞬間變得慘白,豆大的汗珠一下冒出來,全身都軟軟的,又酸又脹又痛,提不起半點力氣來。

李樂暗自一凜,心想這下壞了。

後遺症來了!

原來這金手指的後遺症,不只是在激活時才有,而是每次使用後都會有。

上次後遺症發作,自己足足昏迷了一個小時!

這次……

難道老子要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