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北宋第一狠人
北宋第一狠人 連載中

北宋第一狠人

來源:常讀 作者:白日夢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貴 高衙內

北宋,一個悲情的朝代
靖康恥,猶未雪
泱泱國朝,豈容外族欺凌
現代小白領葉昂,魂穿到了北宋,成了一位衙內
開啟了狂挽北宋的輝煌之路
凡江河所直,日月所照,大宋鐵騎必將踏破!!!展開

《北宋第一狠人》章節試讀:

第4章 我有一事相求


種彥謀是被一盆水澆醒的。

兩世為人,這樣凄慘的處境,還是他第一次遭遇。

他用力掙了掙身子,只覺得自己被捆得嚴嚴實實的,一分一毫都動不得。

迷迷糊糊地張開雙眼,他才發現自己被綁在一根立柱上,外衣被扒得精光,只剩一件犢鼻短褲穿在身上。

在他身前不遠處擺着個火盆,裡邊放着幾根烙鐵。一群人圍在外邊,之前那個胖大和尚不顧春寒料峭,光着膀子坐在種彥謀對面,銅鈴大的雙眼看着種彥謀。

種彥謀只記得自己被這和尚一嗓子給吼暈了,之後的事情便是毫無記憶。

如今被綁在柱子上,他心裏也是一片茫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直等到那和尚開口說:「兀那賊廝鳥!你可知道錯了?」

種彥謀愣了愣,沒明白和尚問的是啥,張口結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旁邊有個油嘴滑舌的漢子湊趣,上來對種彥謀說:「師父他說話言簡意賅,是有大智慧,不然說不出來這樣的話。我來解釋一下,師父他說呀,你今日調戲良家婦女,此事很不好,佛祖恐怕會很生氣。佛祖生氣,師父就很生氣,師父生氣,那就要教訓你,讓你改邪歸正。所以師父為你呀,你可知道錯了?」

種彥謀張了張嘴,遲疑了一下,才小心地問:「可是魯提轄當面?」

雖然和尚和種彥謀隔着十多米,種彥謀還是小聲說話,但是和尚耳朵靈得很,驚得他立時跳了起來:「你是何人?如何知道洒家姓名?」

種彥謀大喜過望:「果然是魯提轄!我乃是種彥謀呀!种師道是我祖父,他曾有信來,還惋惜魯提轄就此浪跡江湖,軍中失一大將呢!沒想到,卻是天公開眼,讓我在這裡見到魯提轄!」

和尚臉上表情陰晴不定:「不對不對,你又怎麼知道洒家做了和尚?老種相公何等英明神武,孫子居然當街調戲良家?你莫不是誆騙於我?」

種彥謀撒謊都不用打草稿,瞎話張嘴就來:「哎喲,我的提轄,您以為打殺了個人,能那麼輕鬆就逃案的?別說您皈依佛祖的事兒了,就連您打造的兵器都是登冊備案的,哪裡有什麼不知道的喲!要不是祖父提前打招呼,您還能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再說了,調戲良家的不是我,是高衙內。我倒是勸他來着,提轄不會是認錯人了吧?」

這麼一說,和尚臉上飛紅一片,看向旁邊那個油滑的漢子。

那漢子目光遊離,嘴上兀自強辯:「這可不能怪我啊師父,那酒樓就那麼一個公子哥兒,誰知道居然不是正主兒呢?」

這邊廂正亂着,院子外邊又傳來一個清朗的聲音:「師兄!老種相公家的種衙內可在你處做客?可否讓師弟見見種衙內尊面,以謝其救命之恩?」

饒是和尚為人洒脫,如今也頗覺得尷尬,一時慌了手腳。

還是油滑漢子會來事兒。

他指手畫腳地張羅他的手下,趕緊把種彥謀的衣服取來,飛快地將種彥謀身上的繩子解了,將他放下來,用汗巾擦拭一番,蓋上衣服。

與此同時,火盆旁邊已經是飛快地擺上了一桌酒菜,酒倒也沒有什麼好酒,不過是幾兩黃酒,菜也沒什麼好菜,不過是些下酒的小菜。

種彥謀知道這時候不是擺譜拿喬的時候,更不是扮豬吃虎,裝逼打臉的當口。他非常識趣地套上衣服,前襟腰帶啥的,沒人伺候他穿不來,只能順手胡亂掩住身子,靠在火盆邊,才覺得身子暖和起來。

這時候,門外說話的人緩步走了進來。

種彥謀接着火光一看,卻是個豹頭環眼,燕頷虎鬚的精瘦漢子,雙眼之中精光閃爍。

這漢子看到和尚,先笑了笑,又看向種彥謀,立刻整肅起臉上的表情,端端正正地向種彥謀深深地行了一禮:「恩公救下林某妻子,林某不知當如何回報。恩公若是有事,林某有言在此,縱使刀山火海,林某絕無二話。」

那邊和尚摸摸頭皮,大大咧咧地對種彥謀拱拱手:「種衙內既是師弟的恩人,那也是洒家的恩人。如果有什麼事兒,算洒家一份!」

種彥謀笑起來:「兩位這是什麼話?路見不平,就算我自己沒有能力去剷平,至少撒點沙子填填土還是做得到的。小弟沒有膽量去制裁那高衙內,已經是赧顏得很了,哪裡有什麼臉面當什麼恩公。林教頭快莫要如此,羞煞我也!」

林沖和魯智深見種彥謀謙虛,更是覺得相逢恨晚。三人哈哈大笑,坐到桌邊,先每個人幹了一杯。

種彥謀眼珠一轉:「說起來,小弟還真有一件事情,想要求兩位哥哥成全。又怕兩位哥哥說小弟挾恩求報,所以不敢貿然說出口。」

不等林沖說話,魯智深先瞪起雙眼:「你是老種相公的孫子,就是洒家的小衙內,有什麼話不好說的?非要如此拐彎抹角?」

林沖被魯智深搶了話頭,便不開口,只是目視種彥謀微微點頭,表示他也是這個意思。

種彥謀撓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說:「兩位哥哥一個是八十萬禁軍教頭,一個是軍中提轄,都有萬夫不當之勇。小弟有個念想,也不求說能夠陷陣斬將,至少將我這身子骨給練一練,別這麼虛才是。」

種彥謀剛說完,魯智深一拍桌子,「嘭!」的一聲,震得滿桌杯碗盤碟叮咣亂響:「嘿!洒家正想說呢!你看看你是怎麼回事?白天洒家吼一聲,你就跟土雞瓦狗一樣,當街『吱!』的一聲暈過去了!老鼠還知道跑呢!你就連老鼠都不如!真是丟了老種相公的臉!

這件事,洒家應了!明天早上你來此處,洒家要盯着你練!」

種彥謀還想說在自己家裡的小校場里演武呢,沒想到魯智深直接把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也只好摸着鼻子認了。

那邊林沖悠悠然地說:「既然師兄監督衙內習武,師弟這裡別的沒有,倒是有幾個方子。且等過個旬日,師兄給衙內打個底子,正好能夠尋摸過來,給衙內脫胎換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