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
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 連載中

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鍛煉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糖 現代言情 褚久

方糖乖乖巧巧,順順利利活到十八歲,人生第一次喝酒是在大學宿舍
拉上床簾,戴上耳機,打開電視劇,拉開拉環,「噗嗤」一聲
然後,抿了一口
菠蘿啤甜甜的氣泡在味蕾上炸開
方糖:!原來這!就是!上大學後!自由的味道!! 接着,她就收到了來自男友的感冒關心套餐一份
具體有:頭孢,和其他不重要的東西
方糖: .. ..頭孢配酒,嗩吶吹一宿? 儲久二十歲那年,父親飛機失事,家裡公司破戶,親戚謀求家戶,母親重病住院
他一瞬間從天之驕子墮成了地底淤泥
後來,方糖逆着人群,帶着溫暖和光向他而來
像是瑩白的月光從高高的天空遠遠俯照下來
照亮了他貧瘠而又黑暗的人生
是對他而言,二十歲人生低谷那年,最好的風景
我望向月亮,我只看見你一一儲久 不自知沙雕 軟萌 漂亮小姑娘和表面冷酷實則忠大的帥氣小夥子的大學生活
甜文,入戶不虧
展開

《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兩個方糖


九月初,海城正值盛夏。

太陽熱烈,蟬鳴聲響。

海城大學裏白玉蘭盛開,梧桐樹鬱鬱蔥蔥。

方糖頂着太陽在一群迷彩服方陣里站的筆直。

兩名教官站在隊伍前方,其中較矮的那一位手拿花名冊正在點名。

而另一位叫「褚久」的教官則站姿閑適,修長的手垂落在腿旁,動作間透出些慵懶的姿態。

陽光裹挾進他的眉眼,形成了陰影,襯得他眼窩深邃,鼻樑高挺。

她們這屆的教官是參軍下來的,是同校學長,年齡相近。

從這位教官露面起,方糖就在周圍人的小聲交談中屢屢聽到他的名字。

她們是偏文科的專業,女生多。

尤愛討論帥哥。

太陽很毒,額頭的汗順着臉龐往下流,沾**髮絲,帶着癢意。

「甘霖,劉艷萍……」他們班級同學的名字一個個念過去,教官的聲音在燥熱的空氣中飄散,有點催眠。

方糖的目光漸漸放空。

「方糖。」

「到!」

聽到自己的名字,方糖迅速反應過來,出聲回復。

但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女生的聲音傳來,也喊了一聲「到。」

什麼情況?

方糖有些迷惑。

她站在第一排,扭頭朝着聲音的方向看去。

但在身穿迷彩服的影響下,大家熙熙攘攘,像是長了同一張臉,根本辨認不出來。

前面的王川祥也有些疑惑,他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花名冊。

寫着法學2班09號方糖的下面幾排,也有個名字叫方糖的。

是十二號。

「這是……重名了?還在同一個專業同一個班?」

他語氣裡帶着驚訝。

初高中時班級里人數多,重名的幾率還可能大一點。

到了大學,在三十幾個人組成一個班的情況下重名,還真是不多見。

況且「方糖」這個名字也不是會像「張偉」那樣重名率很高的名字。

「兩個方糖站出來,我認認人。」

王川祥語氣裡帶着笑意,眼睛看向隊伍,視線划過人群,似乎在找那兩個方糖在哪。

……嗯?

方糖陡然一驚,轉過頭去,看見了王川祥那笑意盈盈的臉。

好吧……

現在算是教官與學生之間的熟悉環節,王川祥這樣做也能讓他們班的氣氛活躍一點。

他的行為無可厚非。

就是……現在站出去,好像動物園裡因為稀奇被人圍觀的猴子啊。

方糖有點苦惱,她其實有點社恐。

這和在眾人面前拉粑粑有什麼區別?!

但沒有辦法。

她像是壯士斷腕般的鼓足勇氣,抬眼,想往前走幾步走出隊伍。

卻猛然對上了那位褚久教官看過來的視線。

他視線偏移,狀似無意,好像是隨意撇過。

漆目深沉,挺拔清俊。

眼睫垂下,形成了一片扇子狀的陰影。

被他直直注視着的方糖:……社恐人士的噩夢。

本來準備邁出的腳步突然就動不了了。

見她不動,褚久的視線有些疑問,好像在疑惑,形狀好看的眉毛微挑,注視了幾秒後又無所謂的轉移了目光。

救命!

方糖面上波瀾不驚,內心土撥鼠已經叫死了一批。

這位褚久教官怎麼好像知道她就是那兩個方糖中的其中一糖。

時間耽擱了幾秒,另一位方糖已經從隊伍里走了出來,站在了眾人面前。

「還有一位方糖呢?」王川祥聲音響起。

方糖立馬反應過來,走到了隊列前面,努力站直,身體繃緊,視線緊盯地面。

「哎卧槽左邊的那個方糖有點好看啊。」

「確實,眼睛很大。」

「一群見色起義的傢伙,我就不喜歡那個漂亮的,多不安全,我喜歡那個普通的。」

「不是吧兄弟?!你這還就真挑起來了?!兩個有一個能看上你就不錯了。」

他們面前的隊列一些小聲說話的聲音傳來。

旁邊幾個迷彩方陣里也有些人聽到聲音扭頭,視線直直望過來。

果然,是方糖意料之中的場面。

像是成了觀賞動物。

她距離褚久很近,一股淺淡的香味傳來,慢慢溢散在空氣中。

遠距離觀看沒感覺,直到離得近了方糖才意識到這位褚久教官有多高。

雖說方糖不到160確實有點矮,

但只到人腰部這也太傷人自尊心了吧。

從小被說小個子的方糖忿忿不平,並發出了羨慕的聲音。

「向右轉,面向大家。」

方糖順着王川祥的話轉過了身。

在她右側的另一位方糖也轉了過去。

「同一個班重名是緣分啊。」王川祥繞着他們踱步,手摸着下巴思索,

「就是平常有點不太好分辨,這樣,大家給她們倆想個區別,用在名字上。」

隊伍中有起鬨的聲音傳來,是個男生。

「左邊那個小方糖,右邊那個大方糖!」

另一位方糖個子很高,估計有170+,顯而易見的,她是那個大方糖。

「你這起的什麼名,聽起來意思像是大氣與小氣。漂亮妹妹才不會小氣。」

有個女生反駁他。

「那方大糖和方小糖怎麼樣?」又一個聲音傳來。

「你們就擺脫不了大和小是吧?一群男人腦子裡只有大和小,思維匱乏。」

「你不匱乏那你想一個啊。」

「行了行了。」王川祥及時制止接下來的討論,

「就小糖和大糖吧,兩個都挺好聽的。」

一拳定音後,他轉悠到方糖面前,開始整活。

「這位,方小糖,你覺得怎麼樣?」

你都已經叫上了,還能怎麼樣。

方糖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王川祥見她不說話,繼續逗她:「怎麼不說話啊小糖?你不認可這個名字嗎?」

喜歡逗漂亮學妹,這可能是學長慣有的通病。

王川祥本人長的也還不錯,不過說話時猥瑣的氣質把他的臉毀了個十乘十。

剛才眾人討論的時候聚集在方糖身上的目光還不是特別多,畢竟前面站了三個人。

現在安靜了下來,王川祥又將眾人的目光都帶向了她。

方糖的面色漸漸由白嫩轉紅,脊背僵硬,有點張皇失措。

她是真的社恐。

並且有人盡皆知的社恐人士的疾病:

當眾說話聲音發抖,眾人面前小腿抽筋。

《聽說我是偏執校草的心中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