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暗潛黎明
暗潛黎明 連載中

暗潛黎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刺刀上的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關雲霄 刺刀上的血 懸疑驚悚

他們是刀尖上的舞者,他們蟄伏在危局之中他們潛伏在黎明之前
明爭暗鬥,暗流涌動,波濤洶湧危險與殺機並存,他們該如何完成任務,他們又有何種命運?且看一枚「冷子」如何成為王牌「暗潛者」
展開

《暗潛黎明》章節試讀:

第四章:偵察


接到任務之後幾個特務處的行動分隊也沒閑着,上頭限期完成任務勢必想趁此機會給冰城的日偽軍造成重創。

而且如果此等級別的日本高官被刺殺那消息傳回國內勢必會引起一陣轟動,這也是「戴老闆」最願意看到的。

關雲霄心中也在暗暗盤算着,他低頭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現在已經上午11點多了,他也該行動了。

「大秦,看好了鋪子我去去就回!」

「哎,掌柜的咱這是有生意?」

秦然忍不住旁敲側擊的問他,說實話距離上次行動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秦然的手還真有點痒痒。

看着街上橫行的小鬼子他心裏跟貓抓似的。

「先把鋪子看好了,有生意的話落不下你小子,接着!」

關雲霄順手從兜里摸出個果子來丟給秦然讓他全當磨磨牙。

他把自己都打理好了,外邊兒天涼但是他也不喜歡戴狗皮帽子,畢竟自己才二十五六歲戴上覺得太老氣了。

他臨走時外頭穿了件呢子料的黑色風衣,這是幾個月前他因帶隊襲擊了駐守在一面坡襲擊了日軍巡邏小隊,因此立了一功。

這件黑色呢子風衣則是作為他的獎賞,另外還有一支做工精美的勃朗寧M1911A1手槍也是老上司冰城情報組組長段乘風送給他的。

這段乘風也是特務處的元老,就是他和當時的暗殺組組長白濟世以及王天沐在去年5月份在北平的六國飯店刺殺了當時已投敵的湘南督軍張萬耀。

後來白濟世因此晉陞少校軍銜,段乘風在年初則被戴老闆調派到冰城主持工作。

關雲霄從錶行里出來往東走了大概幾百米,看周圍沒人走進街邊的一處電話亭手指在播着一串號碼究竟打給誰不得而知。

「喂,大哥晌午有時間嗎?」電話通了關雲霄先開口。

「你小子咋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呢,說吧啥事?」

電話那頭的人也很豪爽開門見山的把話茬甩過來。

「這不是我最近發了筆小財嗎,想找個機會好好答謝一下大哥您嘛。天兒涼,這樣半個時辰後,咱到老地方整兩口兒我做東……」

倆人就這麼寒暄着,對方也深知這是盛情難卻也就沒再推辭。

「成,就依了你小子等我忙完了馬上去。」

從電話亭出來關雲霄打算獨自一人到城裡的鬼子軍營附近轉轉先摸摸日本人的脈。他叫了一輛人力車打算省些腳力。

「師傅,去老營房……」

關雲霄剛上了車只見拉車的車夫反倒不幹了,因為關雲霄說的老營房地處南崗,原來此處是東北軍在冰城的一處兵營據說當時這裡駐有一個營的部隊。

後來民國21年小鬼子打進冰城就把營房拆了作為哈爾濱關東軍的一處軍需倉庫。

後來又在康德元年把營房進行了改建,現在成為了冰城憲兵隊下轄的一處分遣隊。

關雲霄想想也是,那地方尋常人不管給多少錢大概也都不敢去,畢竟那裡邊兒現在可住着憲兵隊的一個中隊,清一色都是頭戴粽黃色狗皮帽子關東軍。

「先生,你就算是給我再多的錢我也沒膽兒啊?我看您還是下車自己想辦法去吧,我這都一把老骨頭了放不上再去招惹小日本了」

無奈之下關雲霄只好下車隻身一人步行打算前往老營房探探虛實,到了這會兒功夫各條街道上都有了日軍巡邏憲兵的蹤跡。

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大概都是八人一隊每個人背着一桿三八步槍,腰間的子彈盒裡也都裝的滿滿的。

帶隊的憲兵分隊長和其他日本兵不同的是他的脖子上掛着一支警笛,一旦要是有什麼風吹草動只要警笛一響,附近的其他巡邏分隊就會以極快的速度趕到。

所以關雲霄為了避免出事兒刻意躲避着,等到了老營房已經過去了快半個鐘頭了。

「掌柜的,二樓還有包廂嗎要朝陽好的,我在這兒打個尖兒。」

「哎,客官您放心保證朝陽最好,您請上二樓:」掌柜的很是熱情招呼着他徑直上了二樓的包廂,

他在老營房東門兒附近的一處視野較好的客棧暫時落個腳其實是為了更方便的觀察敵情,進了包廂以後他四下打量了一番就把門從裡邊反鎖了。

包廂擁有兩扇木製活頁窗,一開門兒正好能看見老營房內部的兵力分佈情況以及周邊的情況。

關雲霄隨身帶着一隻黑色袖珍望遠鏡,就算拿在手裡也不引人注意……老營房南邊兒的營房裡還有日本兵在頻繁進出,北邊兒的日本兵營房卻顯得平靜許多。

兩處兵營之間都用院牆相隔開中間是一條用於人車共用的過道,這兩座兵營的院牆裡日軍又修了機槍火力點,就連關雲霄現在所處的位置都處在日本憲兵的控制範圍內。

「小鬼子把這盯的死死的一旦下手日本憲兵肯定壓過來根本沒法兒脫身……一旦和小鬼子在這兒糾纏起來那參加行動的這幫兄弟肯定都走不了。」

關雲霄想到此有些怒惱的想揮拳朝窗檯砸過去,但是他及時收住了,現在可就在鬼子眼皮底下,他始終記着當初離開上海區時眾人對他的奚落與輕視。

「小子,到了東北好好混,小心別被凍成人肉乾,我們上海區那是特務處最強的人才配待在這兒的。」

他這兩年每每想到此都覺得心裏有氣,可實在又不知道如何反駁,畢竟當時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問題搞砸了一切。

後來他立功後段組長對他說的話對他影響很大:「這個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有智慧的懦夫,我期待你繼續建立功勛成為英雄。」

他一直期盼着自己能立個大功能向上峰證明自己,以便將來有一天他返回關內時能在特務處里有個立足之地。

至於三天後川島健到冰城時必經的火車站也絲毫沒有下手的可能。

而且當天武藤肯定會下令在火車站部署重兵想要近距離刺殺這個方案也不可行,風險係數實在太大他們這麼做無異于飛蛾撲火……

在客棧待了20分鐘他結了賬出來後打算到約定的地方赴宴,結果剛走到街口他只覺得身後有人在拍他的肩膀,還好他及時收住了自己的下意識動作。

在這魚龍混雜的地方難免有日本人的密探,當他回頭查看時發現身後站着的是他許久未見的一個「故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