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隔壁的司醫生
隔壁的司醫生 連載中

隔壁的司醫生

來源:asp1 作者:傾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司夜塵 奇幻玄幻 江知夏

那是兩年前,江知夏車禍去世的時候,也是她第一次見到司夜塵的時候
對於全程觀看完自展開

《隔壁的司醫生》章節試讀:

第2章 司夜塵,我回來了


夜色寂寥,世界分割成猶如豆腐塊般的家庭影像,裏面滿載着歡聲笑語。
江知夏穿梭在大街小巷,直到透過那塊明亮的玻璃窗,看見了那盞仍然停留的燈火,以及燈火旁那張冷峻的側臉。
她笑彎了眉眼,猶如閃爍的星橋。
「司夜塵,我回來了。」
做鬼是不需要睡眠的,但江知夏總覺得不睡覺的鬼生是不完整的,她跟隨着司夜塵的作息。
司夜塵目前是一名外科醫生,兩年前歸國後便在A城最大的一家公立醫院上班,每天早出晚歸,江知夏也跟着早起。
「每天都是黑咖啡,三明治,這也未免太單調了,司醫生,要注意營養均衡啊!」
江知夏坐在餐桌旁吐槽着如同複製粘貼般的今日份早餐。
司夜塵自然不可能理會她。
江知夏吐了吐舌,忽然想到:要是這個男人知道自己死後一直以遊魂的方式跟着他身邊,不知會是何種心情?
她想的出神,偷偷笑出了聲。
正在這時,突然司夜塵的手機屏幕閃了閃,一個來電通話界面跳了出來。
江知夏立馬警覺的豎起耳朵。
「媽。」
司夜塵接起了電話,語氣依舊清冷。
「夜塵,你爸過兩天五十大壽,要辦一場生日宴,你……回來嗎?」
對方小心翼翼的詢問道,語氣充滿期盼。
是司夜塵的母親。
自從兩年前江知夏跟着他回了家,就沒見司夜塵和家裡人有多熱絡的聯繫。
印象里他回國後,回司家的次數也就那麼兩次,還都是早去早回,像極了例行公事。
箇中原因江知夏也不明所以。
「抱歉,我這段時間都沒有空。」
司夜塵咬了口三明治,回答的漫不經心。
「工作那麼忙嗎?
其實我和你爸都挺想你的,你那個外科工作要是太辛苦了,辭掉也無妨。」
作為飛鴻集團的當家夫人,司太太不能理解放着鋪好的路不走,兒子為何偏偏對醫生這個行業情有獨鍾。
司夜塵垂了眼睫,說話間已有了抗拒之意:「我要上班了。」
隨即,掛了電話。
江知夏皺了皺眉頭,操着一顆老母親的心忍不住說教道。
「家人永遠是家人,是這個世界最溫暖的存在,司醫生,你這樣是不對的。
又不出去約朋友,整日除了上班就是待在家,你這樣多孤獨啊,要是有一天連我也……」 啪嗒!
一聲巨響,浴室的門狠狠的被反鎖關上!
司夜塵換衣服去了。
江知夏被突如其來的聲響震了一下,緩了幾秒才回過神來,「哎!
怎麼大早上就這麼大的脾氣,誰又惹你了嘛?」
她看了看浴室緊閉的房門,突然福至心靈,飄到了餐桌上,圍着司夜塵的手機打轉。
做鬼偶爾是可以接觸到實體的,但那需要消耗非常大的能量。
江知夏定了定神,做了個深呼吸的動作,然後閉上眼凝聚全身的能量匯聚在手指上。
有點點醉人的光亮從她的指尖騰升,但又很快滅掉。
江知夏不信自己連解鎖個手機都做不到,心思更凝聚了。
終於,熱浪順着指尖傳到了江知夏的全身,她的額角冒出了白色的煙霧,五臟六腑猶如在火上炙烤一般,疼痛蔓延。
江知夏咬着唇,忍着身體的劇痛,給司夜塵的母親發了一條短訊,表明生日宴那晚一定會到場。
短訊剛剛發送,手機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江知夏耗盡了全身的能量,昏了過去。
等到江知夏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的晚上,她睜開眼,望着天花板出了會兒神,這才慢悠悠的飄了起來。
這次還真是走運!
聽說有的鬼耗盡全身能量就灰飛煙滅了呢!
江知夏一陣後怕。
當她飄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之前居然一直都躺在司夜塵的床上,這是怎麼回事?
她記得當時自己就直接昏倒在地上了,什麼時候爬到司夜塵的床上來的?
江知夏沒時間多想,直接飄到了客廳。
司夜塵已經回來了,他穿着白大褂坐在沙發上,撐着額頭,神色看起來十分疲憊。
「哎呀,司醫生,今天工作很辛苦吧?」
江知夏心裏莫名有些心疼。
這時,司夜塵忽而抬起眼睫,纖長濃黑的睫毛微微翹起,眼瞳是一片暗夜。
江知夏愣了愣神,透過對方幽幽的瞳孔,看不見自己的倒影,她有些傷感。
死亡,是一道他們永遠無法跨越的阻礙。
江知夏沒有傷感太久,因為一陣鈴聲將她從負面的情緒中拉了出來。
司夜塵在黑暗中沉默了片刻,起身接起了電話。
是司太太。
「夜塵,媽媽好高興你能答應來參加你爸的生日宴,你爸知道你要來的消息也開心得不得了,就是表面還要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對了,你明天還用加班嗎?
會到場的吧?」
司夜塵挑了挑眉角。
「去嘛,去嘛,爸爸生日很重要噠!」
江知夏露出一副心虛的表情,大概這個男人還沒發現是有人,不,是有鬼在暗中『作亂』。
其實江知夏也知道這個辦法有點笨。
就算自己擅自發短訊給司太太,只要當事人再次拒絕,也都無濟於事。
但她就是想要試一試,給司夜塵與他們的父母一次溝通的機會。
沉默了良久,就在江知夏面臨沮喪之際,只聽到耳邊傳來司夜塵低沉淡漠的聲音。
「嗯。」
他說。
皆大歡喜!
司太太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高興的掛了電話,連江知夏也不由彎了眉眼。
「很好,司夜塵,這樣很好。」
唯有司夜塵在黑暗中沉默了很久。
做鬼其實沒什麼消遣活動,白天不能隨意出門,也就深夜到處飄蕩飄蕩,偶爾探聽探聽八卦。
所以,能跟着司夜塵參加晚宴,江知夏顯得非常興奮。
第二天晚上,司夜塵便開着他那輛極其低調的寶馬,攜帶着一隻女鬼,進入了司家的大宅。
作為財團大鱷,司父的生日宴舉辦的十分隆重,各圈名流富商皆有往來,門口停着大大小小各款名車,眼花繚亂。
但司家的安保卻在看見那輛普通的寶馬緩緩而來之時,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趕緊告訴太太,少爺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