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季筱妍顧明哲小說
季筱妍顧明哲小說 連載中

季筱妍顧明哲小說

來源:2tuiwen 作者:季筱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筱妍 現代言情 顧明哲

一個紈絝笑嘻嘻的把一摞錢丟在桌上,眼裡是不加掩飾的企圖
季筱妍盯着那一疊錢,又看了看桌上那瓶度數極高的洋酒,胃部早已隱隱作痛
...展開

《季筱妍顧明哲小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季筱妍顧明哲小說第1章  


米蘭高端會所里的酒桌前,一群男人圍着一個漂亮的女人。
「季筱妍,這是五萬,你把這桌上的酒喝完,錢你都帶走。」
一個紈絝笑嘻嘻的把一摞錢丟在桌上,眼裡是不加掩飾的企圖。
季筱妍盯着那一疊錢,又看了看桌上那瓶度數極高的洋酒,胃部早已隱隱作痛。
季家破產,母親卻被查出肝癌。
可季家所有財產都被凍結,季筱妍別無選擇,為了賺快錢只能到酒吧銷售酒。
曾經的季家大小姐成了如今人人可采。
面對周圍看戲的讓人們,她一咬牙:「好,我喝。」
季筱妍閉了閉眼,伸手拿起酒就往嘴裏灌。
喉間似火燒,胃裡卻像是刀片在攪動,痛得她渾身發顫。
灌完一瓶酒,季筱妍伸手想要拿錢,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人群後響起:「五十萬,再加10瓶。」
男人緩步走來,那些紈絝一見他就立刻讓出位置。
空氣中有一瞬間的寂靜,看清男人臉的那一刻,季筱妍只覺得心臟都停止跳動。
顧明哲,他回來了。
季筱妍眼裡閃過一絲痛意和難堪,可她避無可避,只能傻傻的站在那裡。
顧明哲站在季筱妍面前,聞着她身上的酒味,眼裡的厭恨更甚。
他帶着刻骨的恨意開口:「季家大小姐不染塵埃,怎麼做起這種自甘卑微的事?」
看着季筱妍陀紅的臉瞬間煞白,顧明哲心中滿是報復的快意。
兩年前,他們還是一對戀人。
她是高高在上的季家小姐,而他不過一個窮小子。
後來,李母病重,他卻收到了季筱妍的分手短訊。
大雨傾盆,他在季家緊閉的大門前站了一夜,等到的卻是季筱妍滿臉不屑:「你走吧,我要的是成為人上人,不是要跟你這種人過苦日子的。」
顧明哲坐下,酒吧的燈光在他臉上明暗交替。
酒保很快拿了十瓶酒過來。
這種高濃度的酒,一瓶已經是極限,十瓶……季筱妍心中酸楚,想要解釋當年的事:「我當年……」是為了你……可她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顧明哲打斷。
「我不想聽你說話,喝。」
季筱妍的解釋再也說不出口,她看着顧明哲痛恨的眼神,心如刀絞。
她拿起一瓶酒,仰頭便灌了下去。
酒水從她的嘴角溢出,沾**她的衣服。
看着周圍人,顧明哲冷聲道:「都給我滾出去!」
酒桌前眨眼間只剩下兩人,顧明哲指了指桌上,帶着惡意道:「拿人錢財哄人開心,這規矩你知道吧。」
季筱妍猛地震驚,如今她在他心裏,已經如此不堪了嗎?
顧明哲見她不動,冷聲道:「季筱妍,我耐心不多。」
季筱妍下意識看了一眼男人冷峻的臉。
兩年不見,他已經成長了太多,周身氣勢凌然,無法抗拒。
想到還在醫院裏的母親,季筱妍狠下心來……顧明哲心中驀然湧起一股怒意,「季筱妍,你真讓我噁心!」
季筱妍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恨意和嘲諷。
他抬腳欲走,卻被一隻素手扯住了衣角。
季筱妍沙啞着嗓子開口:「李少,你答應的錢……」顧明哲看着她卑微而狼狽的樣子的,最終冷笑一聲,扔向季筱妍。
輕飄飄的一張紙落下來,卻好似有萬鈞的重量。
砸碎了季筱妍的尊嚴。
季筱妍知道,這樣的她,真的廉價不堪,可她真的別無選擇。
顧明哲走了出去。
隨着門重重的的關上,季筱妍的眼神瞬間寂滅下去……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季筱妍一開門就看到妹妹南智利翹着二郎腿坐在那裡。
見季筱妍回來,她立刻走到季筱妍面前,直截了當的伸手:「錢。」
季筱妍問:「你要錢做什麼?」
「學校要交,問那麼多幹什麼,十萬而已,買個包都不夠我有必要騙你?
!」
南智利不耐煩的敷衍道。
季筱妍精疲力盡,沒有力氣再和她說個分明。
「這裡有五十萬,你拿了十萬,剩下的給媽放到醫院。」
南智利不屑的撇撇嘴,從她手中一把抽出支票,然後頭也不回的就摔門離開了。
季筱妍的肩塌了下來,她無力的撐住沙發背,站了片刻,轉身去了浴室。
溫水沖刷在身上,卻暖不了季筱妍冰冷空洞的心。
終究是忍不住,季筱妍將水開到最大,蓋住了那股壓抑的嗚咽聲……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她怎麼會逼着自己放棄顧明哲,那是她愛到骨子裡的男人!
顧明哲……洗完澡後,季筱妍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睡了過去,直到刺耳的手機鈴聲將她從睡夢中驚醒。
季筱妍一看手機,居然是醫院的。
她心中一緊,急忙接通電話。
「南小姐,你母親的醫藥為什麼還不交,你這樣下去我們只能給她停止治療了。」
季筱妍怔住了,隨即說道:「不好意思,我問一下。」
掛了電話,季筱妍撥通了南智利的電話急急的問道:「智利,媽媽的醫藥謝怎麼還沒交?」
那頭傳來南智利滿不在乎的聲音:「季筱妍,五十萬夠我幹什麼的,你以為我不需要錢?」
「可那是媽媽的……」南智利打斷她:「得了吧,你在米蘭會所上班,賺錢還不容易?
五十萬多嗎?」
季筱妍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這一刻凍住了,這居然是她的親生妹妹說出來的話!
她牙齒都顫抖起來,剛想說話。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南二小姐,這賬你去結了唄。」
南智利直接切斷了電話。
季筱妍再打,電話已經打不通了。
南智利直接把她拉黑了。
季筱妍只能馬不停蹄的趕到醫院。
看着收謝窗口工作人員輕視的眼神,她哀求道:「求你們再寬限兩天,我一定交錢。」
有個護士打量了她一眼,面露不忍的說道:「最多兩天,不能再遲了。」
季筱妍忙不迭的點頭,轉身欲走卻撞上了一個人。
陸文彥看到她,有些意外,但隨即對她說:「南小姐,跟我來一趟。」
「陸醫生,我媽怎麼了?」
季筱妍看着男人沉重的神色,心裏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來到診療室,陸文彥遞過去幾張薄薄的紙張,斟酌着開口:「伯母沒事,這是你上次的體檢報告,你……看看吧。」
季筱妍接過來,目光迷茫。
直到視線落在那最後一欄,上面白底黑字寫着——胃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