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聽聞月亮最情深
聽聞月亮最情深 連載中

聽聞月亮最情深

來源:2tuiwen 作者:韓月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霜 現代言情 韓月

舊法租界的那幾條梧桐街,是韓月聽每當遇到煩心事,最喜歡逛的
未到深秋,梧桐葉黃得不徹底,自然街上落葉也不是很多
...展開

《聽聞月亮最情深》章節試讀:

聽聞月亮最情深第3章  


韓月聽回到宿舍,洗漱完畢躺在床上。
睡前翻看手機,看見一分鐘前,晚上新加的一男生髮了條朋友圈,曬了他新買的摩托車。
底下已經有了一個點贊,是姜圳點的。
韓月聽順手點進姜圳的朋友圈。
他沒設置三天可見,能看見所有。
姜圳的第一條朋友圈是兩年前發的,毫無疑問是一張紋身圖,從此,他開始陸陸續續分享一些手繪圖稿,偶爾還會晒晒躺在他店門口的流浪貓。
只是,他發朋友圈從來不配文,只有圖片。
當韓月聽全部翻完,退到與他的聊天框時,看見本該空白的聊天框,多了一條他剛發的消息。
「周六下午兩點。」
韓月聽很快反應過來,秀氣的眉心皺了皺。
這是她和陳庭郁約好見面的時間。
韓月聽回復他,「可以換個時間嗎,我周六下午有事。」
幾秒後。
姜圳:「隨你。」
韓月聽思索了下,發道,「你方便的話,我周五下課後過來?」
「叮咚」一聲,姜圳回復了。
「這麼迫不及待?」
韓月聽無措,明明自己是怕他認為她要鴿他。
而後,韓月聽又收到一條消息,「店不會跑的,不忙的時候來。」
……十一月的第一天,是周六。
韓月聽沒不顧形象,也沒刻意打扮,就似平常般,穿了身舒適滿意的,出門了。
咖啡廳是陳庭郁挑的,位置很好,環境優美,適合交談。
隔着層透明的玻璃牆,韓月聽已經看到他了。
陳庭郁的照片,爸爸給她看過。
她不懂面相那些,但穿着西裝一本正經的金融男,很難不讓人聯想到「精明」這個字眼。
不知陳庭郁是剛結束工作,還是待會有事物要處理,他穿了套深灰藍的正裝,配着皮鞋,儼然像位成功人士。
不,他就是。
「你好。」
韓月聽禮貌地和他打招呼。
而陳庭郁,語氣冷冽,「你遲到了半個小時。」
金融男的通病——痛恨時間被浪費。
他看着她不易察覺地微小地皺了一下眉,似乎對此有些不解。
韓月聽望了眼手機上的時間,明明自己提前半個小時到了。
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媽媽那天打電話告訴自己是兩點,原來人家和自己約好的是一點。
「不好意思。」
她沒多解釋,溫溫和和一句抱歉把事情帶過。
他們兩人的父親是昔日戰友,陳遠退役後做起了生意,韓國平則是一直留在軍隊里。
兩位相交甚好的長輩想介紹彼此的小輩給對方認識,無可非議。
「我三點多還有事。」
陳庭郁正處於事業上升期,能抽空和她見面,估計也是他家長輩磨了很久的結果。
韓月聽點點頭,表示理解。
表情柔和,看不出一絲不快。
……聊天而已,陳庭郁再拿手不過,畢竟他每天面對的客戶比這女孩難搞複雜得多。
這過程中大部分時間,都是韓月聽在聽,陳庭郁在講。
陳庭郁知識廣博,見識廣闊,談吐不俗不陋。
而韓月聽,面對那些從未涉獵過的話題,她全部都耐心地認真地聽完。
沒有刻意迎合,也沒隨意敷衍。
三點一到。
「雖然兩位長輩關係好,但我目前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一個月見一次吧,每個月的一號?」
韓月聽猶豫了一下,最終想到爸爸的話,還是答應了,「嗯。」
兩人分別後,陳庭郁開車趕往客戶那,遇到一個紅燈,剎車停下。
看着讀秒的紅燈,想起剛剛的女孩,眼睛一沉。
他是典型的利己主義者,做事邏輯更考慮投入產出比。
如果是這麼乖順溫和的性子,倒是可以留着應付應付老爺子。
……韓月聽在原地躊躇,梧桐街離咖啡廳不算遠,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在不在忙。
她打開手機,給姜圳發了條消息。
幾分鐘後,仍未回。
那,下次好了。
去公交站的路上,韓月聽路過一家理髮店。
推門而進。
「嗨,來剪頭哇。」
理髮師熱情地和她打了聲招呼。
「嗯,想修一下發梢。」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秦柯七飄逸的髮型以及優雅的剪刀手,讓韓月聽放心地把頭交給了他。
她忘記思考,為什麼周末下午店裡會一個人也沒有。
三十分鐘後。
韓月聽和秦柯七同時看着鏡子里剛剪完的髮型,雙雙沉默。
頭髮長度沒什麼變化,發尾剪碎了些,前端的頭髮卻變成了公主切。
韓月聽正默想這算不算剪壞了頭,秦柯七開口了。
「這麼有個性的髮型,就不收你錢了罷。」
韓月聽無奈笑笑,她沒打算計較,反正頭髮還會長長的。
她再次打開手機,還是沒有新消息。
秦柯七看見她的笑,刺傷了他的眼,刺痛了他的自尊心。
「好吧好吧,為了補償你,我請你吃飯。」
秦柯七打算痛下血本。
「不用……」沒等韓月聽拒絕話說完,秦柯七推她出了理髮店,鎖上門,前後不過六七秒鐘。
「走!」
一聲吼叫,中氣十足。
「真不用……」看出韓月聽的顧慮,秦柯七說,「啊呀,我不是壞人。
就前邊過去兩條街,插着國旗的那店,那裡的飯香。」
距離太過遠,根本看不見。
秦柯七摳,打算帶她去姜圳那蹭個飯。
韓月聽聽到後怔愣,沒再拒絕。
這邊,好似只有他的店,插着赤紅的國旗。
……他們走到紋身店門口。
怕韓月聽反悔似的,秦柯七飛快推開門,拉她進來。
一進門就看見工具床上躺着個人,姜圳在幫他紋身。
他今天穿了件灰色寬鬆衛衣,下身還是一條運動短褲。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工作時的樣子,戴着黑色手套和黑色口罩,右手握着噴槍,認真且專註。
姜圳抬頭,看了他們一眼,隨即又投入工作中。
韓月聽目光仍停留在他身上,猶豫着是否他們的到來打擾了他。
「這主廚。」
秦柯七給她介紹道。
她看了眼紋到一半的紋身,輕聲說,「應該還要很久吧。」
「不用,馬上結束。
這人一天只接待三個客人,每個客人只紋三小時,到點休息,雷打不動,一自由職業者作息比上班族還規律。
我先去備菜,你在這裡坐會,無聊就打會電動。」
「對了,你別打擾他,他最不喜歡工作的時候被人打擾。」
秦柯七給她倒了一杯水,轉身進了廚房。
韓月聽乖巧地坐在角落沙發,安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