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第二十八個夏天
第二十八個夏天 連載中

第二十八個夏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手術沒有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新文 手術沒有刀

【現實題材】張新文芸芸眾社畜里的一位普通人,普通的出身、時好時壞的運氣,讓他並沒能出類拔萃
雖有走運的時候,但噩運也隨之而來....當他面對挫折的來臨甚至面對死亡時,又有怎樣的心境
展開

《第二十八個夏天》章節試讀:

第5章 回到老家


往前走了二十米張新文回頭看看他們幾個還在不在,卻發現三個人已經上了停在門口的車。

張新文嘴裏罵道:「這幾個臭崽子!這麼多年沒見都不留戀一下我?」

登機後,經過兩個小時左右的行程,再轉高鐵,到達了老家。

張新文拖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高鐵站,眼前曹坤海突然出現,直接給張新文一整個的驚訝住了。

曹坤海小跑到張新文面前,互相擊了個掌。

「喲,man!很奇怪吧!怎麼我來了!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吧~」,曹坤海挑着眉頭嘴角都快揚到天上去了。

張新文擺出一副好驚訝的表情,還捂着嘴像是那種不可思議的樣子,說道:「哇!好厲害!這居然都被你知道啦~」。

「好了!你神經病啊!閉嘴!」,張新文瞬間停下自己有點呆比的行為。

曹坤海不停地在「哈哈哈」大笑着。

「你們發生的事情,周康都跟我說了。說你要回老家,我這不是來迎接你。你說我這樣的兄弟怎麼樣,你來打個分!」,曹坤海開始絮絮叨叨的。

兩個人來到車裡,張新文發出一聲「哎」...

「好兄弟,居然連一杯水都沒給我準備。」

「哎呀,有有有,你要喝水,後備箱一箱,隨你喝。」

「算了,水不用請,麻煩晚飯請了。」

「那肯定是自然,我知道新開了一個商場有個土菜館味道那是相當正宗!我帶你去!」,曹坤海駕駛着自己的「mini小金剛」往商場去。

倆人駕車來到了地下停車場,結果眼前真是車滿為患,人滿為患。前面的車進不去後面的車出不來,兩人足足在地下停車場找車位就花了半個多小時。張新文放眼望去前方電梯口人太多了轉身跟曹坤海一起往剛剛進來的入口走了去。

曹坤海從口袋裡熟練的拿了包未拆封的煙,開始搗鼓起來。抽出兩支遞到了張新文的身旁,張新文揮了揮手道:「不抽了,早就戒了。」

曹坤海一臉疑惑地看着張新文,驚訝的回應道:「啊?怎麼回事?之前大煙囪的文哥現在連煙都不抽了,我記得當初我們在大學的時候,通宵出來上網,你可是一根接着一根不會停下來。」

張新文提着背包緩慢地往前走,笑着說道:「有嗎?當時我這麼帥嗎?」。曹坤海跟張新文示意站一會,正好到達了停車入口的路邊上。曹坤海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話。

「那個...陳紫鵑明天訂婚...」

陳紫鵑是張新文的初戀,兩個人高中畢業之後在一起的,談了四年戀愛。之後張新文幾年裡也沒有談過戀愛,大家都以為他還在念念不忘。所以曹坤海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心裏還擔心。

張新文臉上絲毫沒有任何波動,只是點了點頭。

「我以為,你這次回來是因為她。」

「因為她?那倒不至於,我都不知道她明天會訂婚呀。」

「她沒有聯繫過你嗎?你們不會連聯繫方式都沒有吧。文哥這幾年都一直打着單身,心裏不會還是沒有放下她?」,曹坤海小心翼翼地試探性詢問了一句。

張新文奪過了曹坤海手裡僅剩下一口的煙吸了口,「早就沒有聯繫了,所以也不會有什麼關係,再說了她也沒有請我呀。」

張新文抽完一口之後將煙頭送進了垃圾桶里,為了緩解尷尬,簡單的說了一句:「走吧,太冷了,進去吧。」

剛出一月的冷風,還是特別的「鋒利」,南方日夜交替來的特別的快,似乎感覺白天的時間只是一剎那。

張新文和曹坤海來到了土菜館,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家店剛開張。老闆娘異常的熱情,恨不得直接往餐桌上面上一整個「菜單」。

「老闆娘,兩位!」,張新文手指上比了個耶的手勢。

汗水和疲憊呈現在了老闆娘的臉上,從形象上就能觀察出來今天的生意真是好到爆炸了。雖有些疲憊,臉上依然帶着微笑,招呼着。

「走吧,樓上!包廂,我早上打的電話訂的包間。」,曹坤海指着那頭上看不見的方向去。

「別了吧,就我們倆。包間有低消,不如坐大堂里「熱鬧」!」,張新文一隻腳剛踏上樓梯轉身隨處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行行行!今兒坐哪裡都行。兩位老闆可以用手機先點菜,我們上菜那是出了名的快哦!」。老闆娘嘴角依舊上揚着臉上一直存留着笑意。

曹坤海拖着凳子往後一拉,坐了下來。桌子上是服務員早已經在後廚準備好的小菜,有花生米、一碟小瓜子兒、還有涼了半截的黃瓜。

張新文還沒坐下就已經開始掃碼,一直划著手機,對着曹坤海稱讚道:「可以啊,這家店。老闆娘態度服務都不錯呀,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了。」

曹坤海拍了拍胸脯,像是特別驕傲地說道:「那是!你也不看看誰選的,你看看這人流量就知道這裡的味道行不行了。」

張新文環顧四周一圈,確實是座無虛席。老闆娘在整個餐廳里招呼來招呼去的,特別的熱鬧。

手機突然響起,屏幕上顯示着,「您收到一條短訊」。張新文點開微信一看,是一個驗證信息。

「我是陳紫鵑。」

突如其來的驗證消息,讓張新文心裏產生好奇。但是還在猶豫着要不要確認驗證通過,坐在身旁的曹坤海喊了一句:「喂!幹嘛呢!盯着手機發什麼呆啊?」

張新文回過神來,放下了手機。「嗯,沒什麼事,就是工作上的一些問題。」

「怎麼樣,在杭州還好嗎?」,曹坤海詢問道。

張新文端起熱乎乎的茶,抿了一小口。「還行吧,除了沒錢都挺好的。從畢業之後開始我做過電商,做過銷售,最後到了設計行業。我感覺還是那樣,也沒有什麼起色。不過還是有幾萬塊的存款,那也就僅此而已還不夠生個病的錢呢。你呢?上次聽你說你正在籌備和女朋友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