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百年離殤
百年離殤 連載中

百年離殤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竹林三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烏泰 其他小說 池震宇

簡介本書真實地還原和展現了近代北方草原開拓的悲壯歷史畫卷
一百年前,北方和東方的列強吞噬東北的壓力迫使清廷放墾北方草原
成千上萬闖關東的內地人湧入,草原上呈現出波瀾壯闊的開拓景象,促使草原由游牧經濟迅速轉向農耕經濟
農耕經濟的擴張讓草原上生長出僱佣關係,失去牧場的牧民們被迫痛苦地重新選擇生存方式,部落血親紐帶變得鬆弛,盟旗王公制度也由此走向衰落,引發了北方草原上近百年的一系列血雨腥風
俄國人、日本人的滲透更讓草原危如累卵
本書對一九零零年到一九三四年北方草原的描述,把人們帶回到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
以池震宇為首的一群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在草原的創業經歷,及以草原王公烏泰走上分裂道路的心路歷程為脈絡,身臨其境地展現了草原上百年前粗獷狂野丶桀驁不馴的風土人情
展現了百年前恢弘磅礴的史詩般闖關東歷程
展現了草原百年波詭雲譎丶風雷激蕩的社會演變
以及百年前蒙古族民眾、鄂溫克獵人、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共同和覬覦我國土的俄日列強以命相博,捍我國土的那段艱難竭蹶、如詩如泣的歷史,警示國人勿忘國恥
展開

《百年離殤》章節試讀:

第7章 圖哈莫


圖哈莫方圓一百二十多里,崇山峻岭間分佈了一片寬闊的山谷,被四面環繞的山峰包裹的嚴嚴實實。山峰陡峭險峻,形成天然屏障。山谷的四面各有一條山溝通向山谷外。守住山溝,外面的人插翅也難飛進來。

圖哈莫已經聚集了一千多貧苦莊戶和無業流民,還有混進的零散馬匪。剛布把圖哈莫劃分成前丶後丶左丶右丶中五個營地,讓起事的貧苦莊戶和流民們搬了進去。剛布把大本營設在中營。

圖哈莫裏面的山谷和山溝都是未開墾的荒地,貧苦莊戶們來到山谷和山溝,望着田野,雖然草木枯黃,卻厚厚的積了一層枯枝敗葉。

貧苦莊戶們終於找到一片不向王爺府交稅賦和地租的土地了,人們高高興興的扛鍬下地,開墾翻地,準備來年種地。把圖哈莫當成了家。

流民們和混進來的馬匪對開墾種地沒興趣,每天蹲在窩鋪里喝馬奶酒,支上鍋燉手把肉。搶來的牛羊殺光了,攛唆着剛布丶桑布兄弟再出去搶劫。

郭爾羅斯前旗向北的大道上塵土飛揚,塵土中一支二百多騎的馬隊兇猛的狂奔而來,橫衝直撞地衝進鄰道的小屯布特哈圖。

捲毛**馬沖在最前面,兇狠的眼睛逡巡着周圍,跟隨的人都是凶神惡煞般揮動馬鞭。

路上行人見了連滾帶爬的躲到路邊草叢裡。老人躲避慢了捲毛虎兜頭一馬鞭,老人一個趔斜摔進溝里。

街道上幾個玩耍的孩子正在打鬧,有一個孩子身上套了一件肥大的羊皮袍,袍子下襟拖在地上。捲毛虎看見,勒住馬,獰笑着說:"到扎薩克圖王旗地界了,老子開開葷。"

縱馬直馳過去。孩子們驚慌的向後跑,捲毛虎緊追不捨,孩子們跑到一片森林裏。有二十多人正散落在森林裏拾柴做飯。這些人衣衫襤褸,瘦骨伶仃。

一個女人從一隻小布口袋裡倒出一碗苞米碴子,摻上從草地上挖來的野菜,放到鍋里煮。已經快熟了,鍋里冒出了熱氣。這是一群逃荒的難民,家被紅毛羅剎燒了,出來找活路。

捲毛虎衝到跟前,一腳踢翻粥鍋。一鍋熱粥扣在女人身上。女人被燙得驚叫起來。捲毛虎跳下馬,抓過來孩子,扒下了皮袍,披在自己身上,一陣狂笑:"冬天正缺一件皮袍,有人送來了。"

捲毛虎一揮手,手下們蜂擁而上。聚攏在捲毛虎周圍的都是無業游民中的痞子無賴二流子,還有零散的馬匪。這群人奪過難民的行李,倒在地上,翻騰起來。挑出好一點的衣物塞進腰裡。

等他們走了,大人身上只剩下一件破布袍,孩子們都光屁股。糧食一粒沒剩。

捲毛虎繼續狂奔,來到圖哈莫。他聽說圖哈莫聚集了上千人,便帶着流民馬匪投奔而來。

草原上過不下去的農戶牧戶都投奔圖哈莫而來。草原上不務正業的流民二流子甚至地痞無賴零散的馬匪也想混水摸魚,藉機發財。也混進了圖哈莫。

剛布丶桑布兄弟無法區分良莠,對投奔圖哈莫的各路人馬一律歡迎。蒙古貞的色納道爾吉帶來三百多農戶,博王旗的達賚丶雲丹沖乃領來一百多戶,蘇鄂公旗的三眼井丶諾爾桑也領來二百多戶。

圖哈莫聚集了各色人等,貧苦莊戶和流民馬匪又分別結成不同群體。剛布為了歡迎聚集圖哈莫的上千人馬,殺了十頭牛,一百隻羊,舉行晚宴迎接各路投奔來的人馬。

圖哈莫大本營建在山谷的**,靠着山坡順勢而上。眾人抬來幾十口搶來的大鍋,在山坡的草地上挖出大灶,把大鍋安放在大灶上。

一些人把羊抓來,按在地上,把刀順着羊脖子捅進心臟。有的在羊脖子上捅出一個血洞,把手伸進血洞,掐斷大動脈。

羊掙扎着被殺死,人們把羊掛在樹上,開膛剝皮,剁成小塊,放到大鍋里。倒上一大桶溪水。另外一些人高高興興的去山上拾柴禾,回來煮羊肉。

山坡上炊煙繚繞,幾十口大鍋熱氣騰騰,羊肉的鮮香在空中瀰漫。

大本營里一棟青磚房裡,剛布丶桑布丶色納道爾吉丶捲毛虎丶達賚丶雲丹沖乃丶三眼井丶諾爾桑一干人圍坐在一張大桌子旁,捲毛虎正在飛色舞的吹噓在路上搶難民的事,得意洋洋的炫耀搶來的皮袍子。

剛布皺眉蹙額,很快一閃而過。在山坡上張羅煮肉的小頭目跑來說羊肉煮好了,剛布起身帶着一干人來到草坡上。

山坡上人們已經圍繞各個大鍋席地而坐,一圏一圏的排滿山坡,一直延伸到山谷里。看見剛布等人岀來,山坡上眾人歡呼起來。

色納道爾吉上前喊道:"圖哈莫要有首領,咱們就推舉剛布丶桑布丶捲毛虎,為圖哈莫的首領。眾人一片歡呼。

剛布也上前喊道:"色納道爾吉也是首領。"眾人又一片歡呼。

剛布接着大聲宣布:"任何參加圖哈莫組織者,都不納王府的捐稅。凡受官方欺壓者,代為報仇血恨。對缺吃少穿的貧困者,分配糧食衣物。"

山坡上沸騰起來,眾人抱起馬奶酒桶,咕咚咕咚倒滿紅泥燒制的泥碗,端起泥碗狂飲。山坡上眾人放開痛飲,一個個放浪形骸,喝的敞胸乜眼,口滯舌澀,倒在草場上就睡。睡一會兒起來再喝。連續喝了一天一夜。

世道艱難,這些農戶庄丁和流民們很少能像今天這樣放縱的痛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