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連載中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啊葉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梨畫 紀子曜

[女師男徒,女主重生 天之驕子 感情遲鈍 高嶺之花 重生系統vs男主前期弱小無助小可憐 後期扮豬吃老虎腹黑大反派 馬甲無數 自吃自醋] 梨畫上輩子與入魔的徒弟刀劍相向,最後慘死劍下
本以為身死道消,再一睜眼卻是當初還會為自己流淚的徒弟
以及漂浮在自己眼前的藍色熒光板?展開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試讀:

第1章 竟然是他


[恭喜玩家抽中了重生大禮包!!!]

[現在購買只需要99靈石哦,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只需花99靈石就可以改變結局了呢!]

一種從未聽過的音色回蕩在梨畫的腦中。

什麼穢物?

梨畫皺起了柳眉,壓下疑惑,一雙鳳眼狠狠瞪了眼眼前身形修長的男人。

她原本潔白無瑕的臉頰上開出了一朵朵似花的血跡。

梨畫冷冷開口:「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不論旁的,殺了我吧。」

面前戴着鬼面具的男人只露出一雙瀲灧桃花眼,長如扇子的睫毛突然扇了兩下。

片刻之後,眼中露出了一絲殺意。

他將插在梨畫胸口的劍抽了出來之後,低低一笑,單膝跪地與梨畫對視。

「霏陽宗的冷月尊上也不過如此。」

「不過,你死之前,得認清自己欠下的債務!」

什麼意思?

什麼債務?

向來風光霽月的梨畫眉頭更緊,滿面不解。

「什麼?」

話音一落,梨畫瞳孔猛地一縮,不敢置信地盯着面前摘下面具的男子……

「子曜?」

「怎會……」梨畫喃喃道。

這鬼坊主怎麼會是紀子曜?

那禍害整個霏陽門的魔人怎麼可能是他!

明明……掌門師兄曾親口說過他葬身魚腹了,不,既然他死了,那此刻站在眼前的是誰?

梨畫死死看着紀子曜,誓要把他看穿的模樣,紀子曜卻淡漠地移開了目,再度將手中的鬼面具佩戴了回去。

他冷笑:「冷月尊上沒什麼可說的嗎?」

「比如,訴說一下心中的愧疚與罪惡感?」紀子曜捏住了梨畫的下巴,自嘲道,「也是,像我這般乞兒,哪配得到尊上的垂憐。」

「…不……」

滿心慚愧的梨畫卻只能張着嘴,不知該如何解釋。

現如今說什麼都晚了…

梨畫吐出一口鮮血,雙目里全是內疚之色,縴手也不自覺搭上了紀子曜臉上的面具之上,她緩緩開口。

「你還活着。」

沒有一個字是解釋。

但是卻讓紀子曜的恨意消退了一些,他冷哼一聲:「別以為這副模樣就能一筆帶過。」

「我要你拿命償還!」

「你這一劍,震碎了我的經脈,五臟六腑皆移位,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你得償所願了。」梨畫平靜地開口。

「……」

紀子曜沉默了,卻沒有反駁。

梨畫微微一笑:「確是我有愧於你,待我死後,你拿我儲藏戒內的木雕可去峰中一趟,在過去你住的房內有一間密室。」

「那都是你應……」

話未說完,梨畫便眼前一黑,不受控地向後傾去,最後所見的一幕是紀子曜奇怪的神情,以及。

一張淡藍色透明的框條?

那是什麼?

梨畫腦中冒出這麼一句話,隨後直接沉入了黑暗之中。

……

立忘山。

一棵聳入雲間的大樹搖曳樹葉,一陣清風徐來,樹下的木屋窗口乍現藍光。

不知過了多久,藍光消退。

突然,不知從哪兒來的黑衣少年閃現推門而入。

他急忙沖向裡屋。

只為躺在床榻之上的那個女子。

床榻上,一個白襯藍衫,青絲未束,鳳眼薄唇,氣質如皎月般的女子安靜地躺在上面。

此刻的她不似以往那般冰冷如霜,柔和了些許,像極了化了雪的山脈。

黑衣少年連忙伏在床邊,好看的桃花眼紅了一圈,連同嘴唇也在顫抖,他握住女子的手,低頭喃喃着。

「師尊…」

少年的手微微顫抖,他將額頭貼在女人的手上,閉緊雙目祈願着她早點醒來。

女人的睫毛微微抖動。

「唔……」

這是哪裡?

梨畫微微蹙眉,她睜開眼,視線從模糊到清明,她看清了一旁緊握自己左手的少年。

子曜?

他的模樣怎麼變了?

「子曜,這是怎麼回事?」梨畫撐起來問他,眼中儘是惑然。

紀子曜剛陷入師尊已蘇醒驚喜之中,聽她一問話,立馬清醒,乖巧回答:「您與魔君決鬥,受傷多日,昨日莫名昏厥過去…」

「弟子…」紀子曜想訴說自己擔憂,但卻不敢開口。

他怕師尊誤了他的心思。

梨畫卻沒有發現他的異樣,陷進了沉思之中。

魔君?

那已是百年之前的事件了。

怎麼會…這麼說來,紀子曜也是少年模樣,難道,這是夢境?

[什麼夢境呀!明明重生!]

那熟悉的藍色框條再度顯現,上面兩段大字划過,明顯是在回應梨畫心中所想。

梨畫見之驚愕不已。

一直觀察的紀子曜發覺了她的情緒變化,一瞬間變得緊張不已,左看看右看看。

他湊近,好看的眸子里印出梨畫蒼白臉色,滿目除了她的身影就是憂色。

「無礙。」梨畫不適地撇頭。

雖說他們曾經是師徒,但自從得知他就是她討伐的魔頭後,梨畫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了……

隨着她轉頭,藍色框條也跟着挪了過去,上面的大字也換成了別的。

[誒呀,沒必要害羞的,宿主想不想知道紀子曜的結局哦?]

什麼,結局?

[紀子曜是天命反派,連天道都會誅殺的人類,他的結局只有一個。]

[宿主決鬥死後,紀子曜便遭到了所有正道修士的追殺,其中包括擁有噬魂鎖的天命之子,因此他會永世無法釋放靈魂,永遠受那萬蟻噬骨的折磨。]

梨畫心一顫,她嘴唇微微顫抖,余光中瞧見了紀子曜擔憂不已的神情。

她心裏問道。

該怎麼做?

[很簡單哦,只要再投入999靈石就可以獲得一次得知反派前生的機會哦!]

[只要阻止他成為招惹男主的天命反派就可以了哦!]

看到這裡,梨畫心中又出現了一個疑問。

他為何會招惹那所謂的男主?

[看在宿主投入過99靈石的份上,系統我給個福利吧。]

[那就是天命反派大多都是命運多舛之人。]

梨畫沉默。

她想起,剛收子曜入門下時,他渾身的傷,滿眼狠戾,一身傲骨即使是讓他跪下也是直着脊樑。

那時的梨畫沒有過問,但也猜到他既然禮儀甚好,一看就是大家之人,這麼滿身血污,無非是……

但她一直以來沒有特別在意過,也沒有怎麼關照過他…

就是因為這疏忽,才使得他一錯再錯,誤入歧途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