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連載中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塵逍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洛羽 穿越重生 紅塵逍遙

意外穿越到了提瓦特?還附帶一把的仙劍? 聽說有人要沒?來來來,99億九轉金丹,包你想死都難
有人感染孽障?沒事,全都給你洗出來
劇情有刀?笑死,根本刀不了
(本書無系統,主日常,劇情整體不變,萌新慎入!)展開

《原神:我在提瓦特玩修仙》章節試讀:

第5章 千風神殿


「好了,就是這裡了,晚安。」

將鑰匙交給熒,洛羽轉頭走向隔壁自己的房子。額,好吧,其實這兩棟都是他的。

「等一下!」

「嗯?」洛羽回過頭,明亮的夜空下,少女的眼中泛起點點星光,為她平添幾分美好。

「我能問一下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嗎?明明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說著說著,熒的臉頰微微泛紅「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才好了。」

洛羽摸了摸頭,暗道一聲不好,自己的舉動好像確實太過了,這該讓他怎麼解釋呢,總不能現在就表白吧,這也太快了。

他搖了搖頭,把腦子裡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走上前摸了摸熒的頭。

「這只是你認為的第一次罷了,其實我已經見了你無數次了,再說了,不對你好對誰好啊。」

說罷微微一笑,下一秒已經開門進房,藉著房門的遮掩露出腦袋「明天見。」

「喂,別傻笑了,人家已經走了,要不你跟上去好了。」

「啊!派蒙,你嚇死我了。」少女的心思被戳破,紅色從她的臉一直瀰漫到脖頸。

「本來就是嘛,膽小鬼。」派蒙做了個鬼臉,飛進了房間。

「膽小鬼啊。」熒輕輕把手放在自己頭上,看着不遠處緊閉的房門「明天見,騎士先生。」

夜色朦朧,微風吹拂,緩緩轉動的風車發出輕響,帶着來自旅人的不安與憂愁,飄向遠方。

............

「熒,出發了!」

清晨的空氣總是帶着植物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涼絲絲的微風吹拂,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來了!」

房門打開,洛羽不由眼前一亮,休息了一晚的熒明顯比昨天要精神得多,皮膚白裡透紅,睡眼惺忪的樣子有副別樣的誘惑。

吃過早餐,三人向著西風騎士團走去。

西風騎士團位於整個蒙德城的**偏後,中間還要經過一段很長的階梯。

整個建築從外面看倒是很壯觀,但其內部只有一個辦公室,一個小可莉專屬的禁閉室以及一個佔了大半面積的圖書館,對於蒙德城來說,確實簡陋了些。

「咦,今天騎士團的人怎麼這麼少?」剛進入騎士團,洛羽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戒備森嚴的騎士團今天居然只有幾個人。

推開辦公室的大門,本應該坐在桌前處理公務的琴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紫色的身影。

「哎呀,今天小可愛怎麼有空來的呀,是不是想姐姐了?」

「我帶她來辦理居民證。」

無視麗莎的調戲,洛羽拉着熒直接走了進去。

說起來今天的熒好像有點奇怪,從早上開始就一直粘着自己,不過他也不反對就是了。

「唉,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姐姐我可是很傷心啊。」

話雖這麼說著,但麗莎的臉上完全看不出絲毫傷心,反倒是看着熒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行了,麗莎姐,您老快點吧,我們還趕着接委託呢。」

「好啊,只要把兩萬字保證書拿出來就行了呢。」

「內個,麗莎姐,咱們都這麼熟了,要不算了?」

洛羽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冷汗,完蛋,昨天玩太嗨,完全忘記了。

「哎呀呀,那就沒辦法了呢。」麗莎笑了笑,眼中的狡黠一閃而過「除非......」

............

直到離開騎士團,洛羽的腦子還有點發懵。

所以他是怎麼從辦居民證跳到給代理團長送飯的?

難道這兩件事有什麼必然關聯嗎,而且離開前麗莎不懷好意的笑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事啊。

「真是麻煩啊。」洛羽看了眼手中的地圖,一個明晃晃的紅叉出現在千風神殿的位置。

「我也要去!」熒的臉色微紅,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激動。

但很顯然,作為一個旅行者,四處冒險要遠比安逸的生活更有吸引力。

「好吧。」

其實他本來是打算直接瞬移去的,但現在肯定是不行了,他還沒有準備好暴露太多,即使是在熒面前也一樣。

不過幸好蒙德城的城門口總是有很多馬車經過,總有順路的。

不過幾分鐘幾人便順利坐上了馬車,駕車的人洛羽還認識,據說曾經是冒險家協會的紅人。

只是後來年紀大了,退休後就在城邊送貨,有時碰見需要幫助的人也會順帶幫忙。

洛羽便是需要「幫忙」的人之一,後來一來二去也就熟了。

「這不是洛小子嗎,帶女朋友去哪啊」

「去千風神殿。」

「嗯?你接下那個委託了嗎?」

「委託?」

「對啊,今天早些時候冒險家協會就張貼了啊。」科倫滿臉羨慕「一個委託十萬摩拉,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值錢的委託,你們可是第一批。」

「十萬!」

好傢夥,一張居民證十萬摩拉,這可真夠貴的。

作為身價千萬的人,洛羽自然不會在意,但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坑還在後面。

值得一提的是,科倫這次也是來幫忙的,也就是把冒險家送往千風神殿,所以這車費嘛,自然是不用啦。

不過洛羽也清楚,哪怕冒險家協會不報銷,科倫老爺子也多半不會收,對他來說,摩拉還不如好酒實在。

送走了科倫,熒和派蒙不由自主地被神殿所吸引,哪怕只剩下了殘垣斷壁,但那種神聖的氣息還是讓人不由肅然起敬。

「小心!」

就在兩人都沉浸在壯麗的建築中時,洛羽卻是第一時間發現了危險,一把推開了熒。

「喂,你干......」

還沒等派蒙說完,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天而降,激起陣陣塵埃。

「咳咳咳.......」

「沒事吧,熒。」

「還好。」熒點了點頭,轉而看向了塵埃的中心「那是什麼怪物!」

「獨眼小寶?」洛羽瞬間反應過來。

是了,千風神殿確實有一隻小寶,但既然西風騎士團在這裡,為什麼沒有處理掉?

洛羽眉頭微皺,意識到這件事似乎不簡單,不過現在嘛......

「桀桀桀,就拿你來試試我的新武器吧。」說著從腰間抽出一把藍色的槍,一手攔着躍躍欲試的熒「這次就讓我來吧。」

「沒問題。」

收回無鋒劍,熒向後退了幾步,好奇地看着他手中的槍,沒錯,作為曾經旅行在各個世界的人,她自然認識這個東西。

早上就注意到洛羽的腰間多了一個小盒子,沒想到裏面居然是槍。

而此時的另一邊,洛羽單手舉槍,對着小寶巨大的眼睛扣動了扳機。

隨着「轟」地一聲,紫光閃過,小寶巨大的身軀隨之倒下。

但這並不是洛羽打中眼睛的緣故,事實上,那顆子彈只打中了上半身。

至於小寶則完全是受到雷元素的影響,畢竟是機械體,要想使其短路還是很簡單的。

「唉,傷害還是太低了。」

洛羽嘆了口氣,看來用電氣水晶和火史萊姆凝液代替火藥是行不通的了,這東西也就能騙騙派蒙了。

解決了小寶,三人繼續向著內部走去。

但千風神殿的內部實在是出人意料,相比較其他遺迹,這裡顯得十分「原生態」。

泥土的地面,長滿藤蔓的牆壁,看起來和自家後花園差不多。

「琴團長,你終於還是落在我們手裡了。」

深淵法師尖細又略帶沙啞的聲音傳來。

洛羽心中一驚,擺了擺手示意熒停下,自己悄悄把神識的範圍擴大。

就在離他們不遠處,西風騎士團的人正被困在一個鐵籠中,冰系的深淵法師站在面前跳來跳去,後面還跟着一群手舞足蹈的丘丘人。

「你們深淵的人還真是喜歡東躲西藏。」

琴眼神複雜地看着身後的騎士團成員,每個人的神情都帶着疲憊,這次確實是她太過着急了,沒想到中了陷阱。

不過好在離開之前給麗莎留了紙條,希望能找個靠譜點的人來吧。

但如果她知道這個靠譜點的人早就來了,而且看了很久的戲,不知道會怎麼想。

「嘻嘻嘻,沒有人會來救你們的。」

深淵法師笑嘻嘻地在籠子前,不斷挑釁着眾人,順便立了個必死的flag。

一般來說,這種時候總是英雄登場的時候。

只見一道黃色的身影從牆角突然出現,徑直走向深淵法師。

「誰!」

「我只不過是一個路過的旅行者罷了。」

「洛羽?」

待看清來人,琴不由叫出了聲,其實在場的人(深淵法師除外)都認識他,畢竟在蒙德,這傢伙還是很出名的。

當然了,絕對不是因為弱的緣故。

「哼,不管你是誰,到這裡只有死路一條。」

眼見冰棱靠近,洛羽輕鬆躲過,隨即大喊一聲「熒!」

「隨風而去吧!」

熒嬌喝一聲,淡綠色的龍捲風將丘丘人全部卷到空中,而後狠狠摔下。

深淵法師下意識看向熒的方向,法杖上的冰棱已經凝結。

但當祂確定是誰後,又悄悄縮了回去,準備瞬移跑路。

對此,洛羽反倒是鬆了一口氣,背在身後的手指輕動,靈力化作透明鎖鏈將之牢牢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