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災變後五十年:手電筒都算高科技
災變後五十年:手電筒都算高科技 連載中

災變後五十年:手電筒都算高科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貝道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一 一 其他小說 革黎

未來的某一天,空氣中的氧氣濃度急劇上升,世界上絕大部分地區都不再適合人類生存,只有高原地區成了人類最後的避難所
為了爭奪最後的生存空間,世界大戰在烏斯高原爆發,導致適宜生存的空間更加減少,人類文明就此徹底崩潰
幾十年後,世界已經完全改變了模樣,新生的人類忘記了過去人類曾經有過的輝煌,重重危急之下,他們能否在末世求存,重啟文明? 最後請你相信,每一個故事都是早已存在於宇宙中的,我不是在寫故事,我只是把它從造物者那裡拿來而已
展開

《災變後五十年:手電筒都算高科技》章節試讀:

第1章 危急爆發


「你們能活下來都是幸運的,這年頭能活着就不容易。」這是德勤爺爺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對於這句話,我是很理解的,我們的日子過得太難了。

「可是現在和以前比起來,活着只不過是活受罪!」這是德勤爺爺常說的另一句話。

這句話我常常理解不了。

德勤爺爺今年八十多歲了,是寨子里最老的人,也是大家嘴裏的「老輩人」。這個「老輩人」的說法,除了指他的年紀長以外,更多的意思其實是指他是從舊時代過來的人,一個在德勤爺爺嘴裏到處都流着奶和蜜的時代,也是一個我常常做夢會夢到的時代。

「在我們那會,像你們這麼大的孩子哪用得着干農活啊。」德勤爺爺看着我們這幫剛收割完青稞的半大小子,有些心疼又有些無奈地嘆氣。

德勤爺爺又在說一些我們都沒法相信的事情了,哪有男人長到十六七還不用干農活的?

「德勤爺爺你又在吹牛了,你們那會孩子們不幹農活,那誰干呢,大人嗎?」和我從小一塊長大的鄰居,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三九,躺在剛放下的青稞垛上,氣喘吁吁地問。

「大人也不幹,都是機器干,耕地用拖拉機,播種用播種機,收糧食有收割機,那會一畝地能產一千斤糧食。」德勤爺爺無限嚮往地追憶着過去。

「一畝,一畝是什麼?」三九不解地問。

「唉,我得多跟你們說說過去的東西了,要不然等我哪天閉了眼,這些事情就沒人知道了。」德勤爺爺嘆了口氣接着道:「以前的人們用畝來劃分土地,一畝大概就像你們今天收青稞的那塊地那麼大。」

「一千斤!」我們同時發出了一陣驚嘆。雖然我們還不太懂「畝」這個概念,但我們知道今天在收割的那塊地有多大。那塊地算寨子里水土比較好的一塊了,可是年景好的時候,那塊地產的青稞最多也就三百來斤。

我們都是從小在地里刨食長大的,要說那麼大一塊地能產出一千斤糧食,打死我們都不會相信。

看着我們張口結舌的樣子,德勤爺爺有些好笑,繼續說道:「這還是一般農田的產量,有些高產的農田,能產兩千多斤呢。」

哈哈哈!

我們一個個樂不可支,好像戳破了一個惡作劇一般高興。這可就真的是德勤爺爺在吹牛了,說一畝地產一千斤我們還能勉強想像,可是要說產兩千斤,那除非種地的人是神仙。

德勤爺爺好像預料到了我們會是這種反應,砸了咂嘴道:「你們去把青稞晾了,我給你們講講以前的事情。」

「好!」一聽到德勤爺爺要「講古」,我們在地里勞累了一天的疲憊感一掃而光,紛紛起身挑起身下的青稞垛往晾穀場跑去。

等手忙腳亂地把青稞攤在平地上,我們紛紛奔向寨子里的老土墩,都想找個好一點的位置。

寨子里一到晚上就沒什麼事做,除了看星星看月亮,也就是聽德勤爺爺「講古」是我們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今天晚上月亮很亮,照得地上一片銀白,倒是省下了火把。我跑回家拿來兩個烤餅子,趕忙跑到寨子**的老土墩,可還是去晚了一點,老土墩周圍已經被人圍滿了。

「革黎,這裡,位置給你佔著呢!」人群中的三九衝著我猛地招手。

我心裏一喜,趕忙擠了進去坐到三九旁邊,順手拿了一個烤餅子給他。我知道這傢伙飯量很大,吃東西沒夠,而他們家晚上又不吃飯,所以他肯定早就餓了。

三九喜笑顏開地抓過烤餅子,我們倆一起開開心心地吃了起來。這是我們一天中最愜意的時候。

等了沒一會,德勤爺爺慢悠悠地地走了過來,他一出現,人群自動騰開一條路。有人想幫把手攙扶他一下,被他不客氣地推開了:「我還沒那麼老!」

德勤爺爺是我們寨子里最德高望重的人。我們對他的這份特別的尊重,除了他懂得東西多以外,我想更多的是因為他是一個「老輩人」,是一個從舊時代過來的人。

我們總覺得,只要有他在,我們和那一個如同夢一般的舊時代就還有一絲聯繫,那個時代就還沒有走遠。

據德勤爺爺說,一切都要從五十多年前說起,那場引起世界巨變的災變來得一點徵兆都沒有。

說完全沒有預兆也是不準確的,在大災變發生以前,世界已經顯得很不太平了。

先是六十多年前爆發了持續數年的病毒感染,導致全球幾百萬人死亡,然後就是極端的氣候災難,乾旱和洪水反覆交替。

世界經濟在這些事件中遭受了一輪輪重創,重壓之下世界各地的衝突愈發激烈。有人說那時候的世界就像一個火藥桶,只要有一個小火星就可能引爆全球大戰。

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世界大戰會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被引爆。

六十多年前,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和環境監察中心都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全球空氣中的氧氣含量在莫名其妙地升高。

在那以前的幾百萬年里,地球上空氣中氧氣的含量幾乎是恆定的,大體保持在21%左右。可是從某年的某一時刻起,氧氣含量出現了明顯的波動,在短短的一年內就增加了接近5%。

科學家們為此傷透了腦筋,找出了各種解釋。有人說是因為人類經濟活動減少,地球上的植被過量恢復,導致氧氣濃度增加;還有人說是恰恰相反,因為人類活動破壞了生態平衡,導致海洋中的藍藻大量繁殖,藍藻的光合作用產生了過量的氧氣;甚至有人說氧氣是太空中的隕石帶來的。

最後證明,這些解釋沒有一種是成立的,但空氣中的氧氣卻還在不斷增加。到過了五年前,海平面高度的氧氣濃度整整翻了一倍還多,達到了驚人的45%。

起初大氣含氧量增加了的時候,大家覺得還挺舒服,因為充足的氧氣讓人們精力更加旺盛。但隨着氧氣含量的不斷上升,其惡果逐漸顯現了出來。

人在高濃度的氧氣中幾乎無法長久生存,在當時的沿海地區,如果不採取保護措施,人類最多只能在那裡生存半年左右就會死亡。

低海拔地區的氧氣含量增加最為明顯,那些以前人們趨之若鶩的沿海地區,瞬間成了避之唯恐不及的死亡禁區。

人們開始大批從沿海地區向高海拔地區逃亡,但是很快,高海拔地區的氧氣含量也在快速上升,適宜居住的海拔從一千米增加到兩千米,又從兩千米增加到三千米,最後到了四千米,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五年之內。

勉強可以生存的海拔在三千米左右停留了大約兩年,人們稱這段時間為「小穩定時期」,也稱為「虛假穩定期」。

在東亞希亞,扶桑國只有富士峰和南阿爾卑斯峰等一小片高山地區還適合生存,高麗國幾乎全境淪陷,只有靠近常白山的一小片區域還能勉強立足。

在歐羅巴,原來大部分國土就在海平面以下的蘭花國損失最為慘重,僅在災變發生後的第二年就損失了百分之十的人口,到世界大戰爆發前夕損失了百分之七十。

其他國家也好不到哪去,拉夫國、波力國等平原國家幾乎重蹈蘭花國覆轍,而蘭西、意志等大國雖然可以依靠阿爾卑斯山苦苦支撐,但也是損失慘重。隨後的幾年,歐羅巴的生存空間很快就被壓縮到了阿爾斯山和加索山等山脈的周圍。

在奧洲,因為沒有什麼高大的山脈,又遠離其他大陸,奧利亞的損失極為慘重,大批無處可逃的人只好到南極高原避難,而那裡的嚴寒氣候也殺死了不計其數的人。

這些地區的情況還不算最糟糕的,儘管損失也極為慘重,但發達國家憑藉雄厚的工業實力,迅速組織生產力生製造出了抗氧防毒面具和隔離倉等設備,這些設備拯救了數以億計的人命。

在撒哈拉洲,那裡幾乎變成了人間煉獄。撒哈拉洲不僅海拔低,而且沒有什麼工業能力,人們只能死命爭奪高海拔地區。所以那裡率先爆發了因為爭奪高海拔地區而引發的戰爭,人們在乞力馬羅山、肯亞山、瑪格麗峰等周邊爆發了激烈的爭奪。

戰爭毫無策略性可言,當時的大部分撒哈拉洲國家的**已經瓦解,各個部落和散亂的武裝團伙之間爆發了血腥而低級的爭奪戰。首先是熱兵器對抗,飛機、坦克、機槍對轟,在耗盡彈藥儲存後,戰爭進入了以身相搏的冷兵器階段。

在撒哈拉洲發生的戰爭,可以看作是後來世界大戰的一次預演。

作為當時唯一超級大國的漂亮國,展現出了應有的應變能力,他們迅速開發出了便攜式抗氧防毒面具,因而在災變初期挽救了大量國民的生命,截止「小穩定期」漂亮國只損失了兩億人口,這在當時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災變發生後的短短五年內,全球人口就損失了接近五十億。

在「小穩定期」的兩年里,氧氣含量似乎不再上升,但海拔三千米以下的區域幾乎成為了死亡禁區,即便有人存活,也不過是靠着防毒面具苟延殘喘。倖存的人們紛紛逃亡,聚集到了高海拔地區。

一切都讓人猝不及防,高海拔地區成了世界上最寶貴的資源,而擁有最多高海拔地區的國家是華夏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