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影帝嬌妻靠娃綜躺贏
影帝嬌妻靠娃綜躺贏 連載中

影帝嬌妻靠娃綜躺贏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沐檸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芷溪 現代言情 顧淵

林芷溪前世芳心錯付,放不下執念的她作天作地的為渣男走上絕境
生死關頭才深覺後悔
重生歸來,看着身邊協議結婚的影帝老公和可可愛愛的小萌娃,恨不得扇死前世矯情的自己
全網爆黑紅的她帶着萌娃上娃綜
別的嘉賓竭盡所能的展現慈母光輝
林芷溪:「你是第一次當孩子,我也是第一次當媽,你要是熊,我可不慣着
」 別的嘉賓把孩子照顧的妥妥貼貼
輪到林芷溪,萌娃拍着向她胸脯保證:「寧寧四歲了,寧寧可以照顧媽媽
」 網友原本以為林芷溪跟影帝協議結婚,空有一個後媽頭銜,對孩子毫無感情
卻眼睜睜的發現萌娃簡直是一顆「媽媽向日葵
」 協議結婚的影帝好像也是個「護妻狂魔
」 林芷溪赫然變成了人人艷羨的人生贏家
不甘心的渣男再次企圖撩撥林芷溪的感情
林芷溪忍不住大翻白眼: hello,你誰?展開

《影帝嬌妻靠娃綜躺贏》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也是第一次當媽


林芷溪混混沌沌的睜開雙眼,猛然間從床上坐了起來,看着從衣帽間邁步走出的挺拔身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她還活着?怎麼會?

顧淵一邊系自己的襯衫紐扣一邊看着從床上猛然坐起的人,冷臉開口:

「天都黑了你倒是睡醒了,林芷溪,無論你在家裡對寧寧怎麼冷漠疏離,無論你過的有多渾渾噩噩,明天帶寧寧上節目,我希望你心裏有點譜。

這種深夜為別的男人痛哭,白天睡到昏天暗地的日子,你到底還要過多久?」

顧淵的話說完,並沒有過多停留,嘆着氣邁開腿。

林芷溪看着顧淵憤怒的背影,眼裡突然泛起了盈盈淚光,現在是帶寧寧上娃綜節目的前一天?她重生了?回到了這個重生前她覺得困住她的「牢籠?」

林芷溪難以置信的起身,邁腿走到電腦前,眼睜睜的看着節目組發佈了官宣微博。

《加油吧,媽媽》是一檔明星帶娃親子綜藝,因為前幾季萌娃們的精彩表現,吸引了大批粉絲,今天是節目第四季官宣的日子,網友們早就蹲守在網絡,翹首以待。

節目組微博一出,評論霎時間紛然落下:

「好好的節目,為什麼要請林芷溪那樣的人?國民綜藝這是要跌落神壇了嗎?」

「林芷溪這個後媽,背地裡對孩子那麼冷漠我們還沒忘呢,她是想上節目裝什麼母子情深?」

「林芷溪這恬不知恥的人還敢出現?當初她勾搭司承澤不成,轉眼用盡手段跟影帝顧淵隱婚,這種狐狸精,上什麼親子節目?」

「林芷溪,滾!」

林芷溪看着網友的謾罵,嘴角微微划過低笑,前世她也經歷過這一幕。當時網友的話像是擊垮她的利劍。如今重活一次,這些根本就無關痛癢,滿心的興奮讓她指尖都有些顫抖。

愣神間,房間門口的奶糰子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半張小臉。

顧羽寧原本是想跟媽媽說晚安,來到房間門口才發現媽媽一個人在發獃,顧羽寧不敢靠近,只敢躲在門框後面偷看。林芷溪看着眼前的小奶團心一軟。

腦海中不斷閃現前世的畫面,她並沒有用心善待過顧羽寧,小小的他卻在自己彌留之際,哭花了臉,拉着她的手哭喊着叫媽媽。

林芷溪瞬間有些淚目:「藏什麼?我都看見你了。」

顧羽寧老老實實的站了出來,無辜的小眼看着林芷溪的臉,聲音軟糯:

「明天媽媽真的會帶着寧寧參加節目嗎?寧寧可以一整天都跟媽媽待在一起?那寧寧晚上也會跟媽媽一起睡在一張床上嗎?」

顧羽寧問的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惹了林芷溪皺眉,林芷溪看着顧羽寧期待的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顧羽寧不過是個半大點的孩子,心裏藏不住事兒,好心情都擺在臉上,笑的異常燦爛:

「我答應過爸爸了,在節目里寧寧會聽話,會照顧好媽媽的,不會給媽媽惹任何麻煩。媽媽不用擔心。」

林芷溪看着顧羽寧開心的表情,心底絲絲縷縷的疼痛開始蔓延,這麼可愛的孩子,前世他一直圍繞在自己身邊,自己卻不曾對她展開過一絲笑臉。

前世的她一直怨恨顧淵和顧羽寧,覺得自己全網爆黑紅都是拜顧羽寧和顧淵所賜,她作天作地,把自己逼入了死局。

林芷溪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輕聲開口:

「這麼晚了還不睡?小心明天節目組來了,你起不來,到時候網上的叔叔姨姨,全都會知道你是個小懶蟲。」

顧羽寧看着林芷溪的笑臉,小小的腦袋充滿了大大的疑惑。

媽媽居然對他笑了耶!

顧羽寧偷偷看了眼房間的大床,他好想跟媽媽一起睡,媽媽身上好香,但他不敢說,只能乖巧的跟林芷溪說了晚安。

林芷溪看着顧羽寧小心翼翼的背影,有些心酸,自己前世到底是被什麼迷了眼?怎麼就一頭扎進了司承澤的深淵?連身邊人對她的愛意都看不見?

林芷溪忍不住叫住了顧羽寧:

「內個,寧寧,要不你去跟你爸爸說,咱們這娃綜還是不錄了吧?」

顧羽寧乖巧可愛的臉,瞬間就變了天,大大的眼眸,淚水說噙滿就噙滿,偏他倔強的強忍着不讓眼淚花流出來,話也說的委委屈屈:

「媽媽不想跟寧寧待在一起是不是?寧寧知道媽媽討厭寧寧,就算寧寧保證會聽話媽媽也不願意帶寧寧上節目是不是?」

林芷溪不是不想跟顧羽寧一起上節目,她是打心眼裡有些懼怕。

前世因為自己在這個節目上對顧羽寧冷漠的表現,直接跟其他家庭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惡毒後媽的稱號不脛而走,網友們都揚言讓她滾出娛樂圈。

可現在看着顧羽寧這憋屈的小表情,林芷溪心都縮成了一團,心軟的一塌糊塗。剛想輕聲開口。

不知什麼時候倚在門框上的顧淵發出了一聲冷笑:

「呵,說每天被困在這牢籠里不見天日的是你,說被網友誤會謾罵沒有解釋的出口的也是你。不想錄娃綜?你就這麼不想跟我們扯上關係?」

林芷溪看着顧淵冷漠的雙眼,心底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就是這個面冷心熱,對她滿是嘲諷的人,在她墮入深淵,生命走到終結的時刻,牢牢的把她抱在懷裡。

頂天立地的顧淵,渾身絕望的顫抖讓林芷溪感受到了世間最後一絲溫暖。

當時的她好想睜開眼看看顧淵,看看這個冷臉的傢伙會怎麼嘲諷自己,可是她抬不起手也睜不開眼,顧淵一滴冰冷的淚,滴在她的臉上,她好想看看顧淵怎麼會哭。

林芷溪沉浸在自己情緒里無法自拔,顧淵的心卻猛的一沉,林芷溪一直像一絲幽魂一樣生活在自己身邊,他從沒看見過她眼眸里透露出這麼複雜的表情。

看着她氤氳着霧氣的眼,顧淵赫然發現,自己還是會心疼,心疼這個心裏根本沒有自己的女人。

顧淵倔強的別過臉,狠了狠心,刻薄的話剛要說出口,林芷溪低眸飛快的換上一張笑臉,對着顧羽寧眨了眨眼:

「哄孩子什麼的我可不會,你可別哭,就這麼想去這個節目嗎?去!去還不行嗎?

但是你要跟我拉鉤,你第一次當孩子,我也是第一次當媽,你要是在節目里熊,我可不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