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少盛寵神醫妻全章節在線閱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全章節在線閱讀 連載中

軍少盛寵神醫妻全章節在線閱讀

來源:2tuiwen 作者:霍連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晚晚 霍連城

霍連城聽得眉頭一皺,問道:「你是說,少夫人就為了好玩,就把你推下了糞坑?」月葵可憐兮兮的點了點頭
「少夫人說糞坑裏面有好玩的,趁我不注意就.......」月葵的話沒有說完,個中的意思卻是很明顯了
...展開

《軍少盛寵神醫妻全章節在線閱讀》章節試讀:

軍少盛寵神醫妻全章節在線閱讀第20章  


「是我,夫人!」
門外說話的人是劉管家。
江素雲聞聲起身拉開了房門,走到了院子裏面,待坐在了石凳上之後,她才問道:「你怎麼過來了,是有什麼事?」
劉管家跟在江素雲身後,恭敬的應道:「是秦家派人過來問了,問少夫人今日怎麼沒有回門。」
江素雲聽的一愣,隨着嘆了一聲:「嗨,我是真的糊塗了,把這檔子事也給忘了!」
這也不怪江素雲,若是娶個正常的女子,這些事她肯定親力親為辦的漂漂亮亮的,可秦晚晚是個傻的,很多事情江素雲沒有那麼上心,自然也就忽略了!
「夫人,少夫人的奶娘還在大廳等着呢,您看怎麼回了她?」
秦管家問道。
「怎麼讓個奶娘過來問?」
通常這種跑腿問話的事情都是家丁或是管家做的,讓個奶娘過來,倒是少見。
「奶娘倒是說了,說少夫人依賴她,所以她才想過來看看少夫人。」
「不懂規矩,主子用得着依賴下人?
你去帶秦家的奶娘去老三的院子吧,我正好也去看看秦晚晚恢復的怎麼樣了!」
江素雲說著便起了身子往雲香院外面走,月葵趕緊跟在了她的身後。
劉管家得了吩咐,快速的去前廳找奶娘去了。
奶娘姓陳,在秦家做事多年了。
她聽到能進內院去看自己小姐,臉上立馬喜笑顏開,一臉的肥肉笑起來眼睛都不見了。
劉管家感覺沒眼看,趕緊走在前面去帶路了。
霍連城回院子的時候,秦晚晚已經被秋容伺候着在洗澡了。
他等在門外,望着院子里的鞦韆發獃。
院子的門被從外面推開,江素雲和月葵從外面走了進來。
霍連城回過神,看着江素雲問道:「娘怎麼過來了,不是說晚晚沒事,不用來看了么?」
「是秦家差人過來問了,今天是三日回門的日子,問你們怎麼沒有回去。
來的是秦晚晚的奶娘,我讓劉管家去喊了,讓她來院子里看看晚晚。
你怎麼在門外杵着?
「」晚晚昏迷了幾天,身子不舒服,秋容在伺候着她洗漱。
「霍連城話才說完,秦晚晚卻是拉開門從屋子裏面出來了。
她沒有衣服可換,身上依舊穿着從霍曼書那裡得來的旗袍,一頭長髮濕漉漉的披在肩頭,手裡還端着秋容之前給她拿來的白粥。
秋容跟在她的身後,着急的說道:「少夫人,你剛洗完澡,不能出去。
還有你端的粥,已經冷了不能喝了。」
冷不冷的,秦晚晚不在乎。
她早就餓了,端着手中的粥就想往嘴裏喂。
一隻修長的手從她的手中取走了白粥。
秦晚晚抬頭,不滿的看着霍連城。
霍連城無奈的說道:「晚晚聽話,等秋容去廚房換一碗熱的過來,你再吃!」
看到秦晚晚臉上似乎仍舊有些不滿,江素雲也跟着勸解:「晚晚,我看有些話你也能聽明白的,你這大病初癒,就聽話不要吃冷的東西了。」
「以後啊,好多規矩你得慢慢的學着些,像是今天,你把月葵推到了糞池子里,這種事情以後可千萬不能做了!」
秦晚晚餓的難受,原本是盯着霍連城手中的白粥的。
聽到江素雲的話,她霍然的轉頭看向江素雲身後低着頭站着的月葵。
她推她?
這小姑娘看着年紀不大,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了得!
秦晚晚眼中帶着冷意,她還沒見過這麼不要逼臉的人呢,算計人不成,就反咬一口?
月葵感受到了秦晚晚的目光,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脖子,隨即眼神一閃,快速的跪在了地上,她語氣顫抖:」少夫人,你別那樣看着我,月葵知道錯了,就算是少夫人以後還想推月葵的話,月葵也不敢有怨言的。
「語氣顫抖,連身子也發著抖,好像真的是怕極了秦晚晚的樣子。
江素雲和霍連城都看向秦晚晚。
秦晚晚也回視着他們,滿眼的無辜。
江素雲不耐煩的說道:「月葵,你這是做什麼,少夫人怎麼看你了?」
畢竟剛剛被推進了糞坑,江素雲看月葵滿臉驚恐的樣子,只當是月葵是被之前的事情嚇到了,是以現在見到了秦晚晚才會感到後怕。
月葵聞言疑惑的看向秦晚晚,她心中甚是不解,明明秦晚晚剛剛看她的眼神特別兇狠。
難道是她出現了錯覺,還是秦晚晚這個傻子也會偽裝自己了?
「你先回去歇着吧,放你三天假,等你緩過來再回母親身邊伺候。」
霍連城看着月葵說道。
裝可憐失敗,月葵只能挫敗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她低頭應了一聲,就轉身往外面走。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又邪又魅的聲音,在月葵身後冷冷的響起。
江素雲和霍連城都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相互不敢置信的對視了一眼,看清了對方的眼神之後,他們才震驚的看向了秦晚晚。
秦晚晚嘴角微微一勾,這個傻子,她真的不想再演下去了。
第20章 裝可憐,誰不會呢「晚晚,你......」江素雲仍舊有些不確定的看着秦晚晚,她無法想像剛剛那又邪又魅的聲音是從秦晚晚的嘴裏發出來的。
畢竟,她可是煙城出了名的傻子。
霍連城也是驚訝的直盯着秦晚晚看。
秦晚晚偷偷把手伸到後腰,使足了勁兒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後腰,然後如她所料,豆大的淚珠很快的就盈盈的出現在了她的眼眶裡。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這具身體遇到點疼痛就忍不住哭的屬性,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她還得努力的睜着眼睛不讓眼淚掉下來,倔強的樣子就更讓人心疼了。
不就是裝可憐么,誰不會啊!
秦晚晚可憐巴巴的看着江素雲,聲音細弱蚊蠅的說道:「娘聽到我剛剛說話,感到很奇怪吧,是不是突然就覺得我不傻了?」
江素雲點了點頭:「是的,晚晚,難道你的傻都是裝出來的?」
秦晚晚趕緊搖頭:「當然不是了,哪有人裝傻一裝就能裝十幾年呢?」
「那你這是?」
江素雲更不明白了。
秦晚晚微微低下了頭:「說起來這還得感謝娘,我嫁到霍家第一天就去了佛堂,原本是犯了錯該去受罰的。」
「誰知道我在佛堂見了菩薩,之後就昏迷了兩天,這兩天我做了好多夢,夢裡菩薩告訴我,看我與佛有緣,就替我開了心智。」
聽完秦晚晚的話,江素雲在原地愣了半晌才怔怔的說道:「你說的是真的,這是真的嗎?」
這些話聽起來也太天方夜譚了些,江素雲一時之間自然有些難以接受。
「是真的,娘,你看媳婦現在不是好了么?
這都是菩薩開恩。」
秦晚晚低着頭,語氣誠懇,又帶着點不敢置信的味道,好似她自己也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事情一般。
江素雲又是一愣,隨即大喜:「菩薩顯靈了,菩薩顯靈了,霍府之福啊!」
秦晚晚聞言低着頭,竭力表現出一副和江素雲同樣感動的樣子來,心中暗暗想到奧斯卡欠她一個最佳女演員獎。
霍連城滿臉考量的看着秦晚晚,他根本不信什麼神佛之類的東西,那些在他看來都是無稽之談,所以他對秦晚晚的話不說一點不信,是根本半點都不信。
秦晚晚被霍連城盯着,卻是臉不紅,心不跳,畢竟事情的真相比她現在說的還要離譜幾百倍!
古人封建迷信,尤其信奉神佛,月葵聽到是菩薩給秦晚晚開了心智,嚇的腿都軟了,她悄悄的往院子外面退,想趁着院中之人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偷偷離開。
「月葵,你這是要去哪啊?」
秦晚晚在月葵快要溜出院子的時候陰惻惻的開了口,她自然不會就這麼放月葵走了。
早在她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心中決定了藉助在佛堂暈倒的事情做文章,編造自己因為菩薩開了心智的謊言了。
只是月葵反咬一口的行徑,加速了秦晚晚實施這個想法的時間而已。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月葵心中一緊要,她不得不回身:「少夫人,少爺說放我三天假,我打算回去休息幾天,再回來伺候夫人!」
秦晚晚挑眉:「三天,三天的時間太短了吧!」
「三天夠了,少夫人!」
月葵低着頭,底氣不足的回應。
秦晚晚搖頭,慢吞吞的走到了月葵跟前,圍着月葵轉了一圈。
江素雲和霍連城都奇怪的看着秦晚晚,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三天不夠,不是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么,我看啊,你至少得休息三個月。」
話音才落下,秦晚晚就伸手掰斷了月葵的右手手腕,「咯嘣」一聲脆響,手法比霍連城把王采芹的手弄脫臼的方式還要狠絕。
院子里頓時響起了殺豬般的嚎叫聲,月葵疼得哭着跪在了地上。
霍連城看的眼中精光一閃。
沒有人料到秦晚晚會突然鬧這麼一出。
果然是註定要成為夫妻的人,連教訓人的方式都是如出一轍。
「晚晚,你這是做甚,你不是說你不傻了嗎,你怎麼,你怎麼......」或許是秦晚晚的手段過於恐怖,江素雲大驚失色,連話也有些說不明白了。
秦晚晚依舊是不慌不忙:「娘,就是因為我不傻了,才會出手教訓這個奴大欺主的東西啊!」
「奴大欺主,這是什麼意思?」
秦晚晚扯開嘴角笑了一下,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月葵,說道:「月葵,我給你個機會,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自己說清楚吧?」
她自然不是真的要給月葵機會,因為月葵這樣的人沒有死到臨頭是不會承認自己有錯的,她只是想看看在這種事情上,霍連城乃至整個霍家會是什麼態度。
如果她真的要留在霍家,霍家至少應該有無條件相信她的人,值得她留下來才是。
果然,月葵強忍着痛苦,凄凄哀哀的開了口:「月葵不知道少夫人是什麼意思,月葵到底哪裡惹到少夫人了,少夫人要幾次三番的這樣為難我,我再不濟也是伺候在夫人身邊的。」
「少夫人先是早上推我下糞池,這會又折斷了我的手腕,少夫人是想要月葵的命嗎!
月葵雖然是個下人,可是月葵也是爹生娘養的啊!」
聲音凄楚,不知道真相的人,就會覺得這個丫頭真是被主人苛待,慘到極點了。
秦晚晚越是聽,臉上越是冷,她正要開口說話,劉管家帶着她的奶娘進了院子。
月葵剛說的話,奶娘在院子外聽了個大概,是以她進了院子,不是先跟秦晚晚打招呼,而是衝到了月葵身邊,左右開弓給了月葵幾個耳光。
奶娘手有熊掌那麼肥厚,幾巴掌下去,月葵的臉上頓時就出現了幾個明顯的巴掌印。
打完之後,奶娘似乎覺得還不解氣,她罵罵咧咧的開口:「小賤蹄子,你怎麼和我們家小姐說話的,我們小姐把你推下糞坑怎麼了,折斷你的手又怎麼了,她可是我們老爺的掌上明珠,不管她怎麼對你,你都得受着。」
江素雲原本心中還有幾分疑慮的,這會臉卻是徹底的黑了下來,她看着奶娘怒道:「放肆,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我們霍家撒野!」
打狗還得看主人,一個奶娘,居然也敢堂而皇之的跑到霍家打人,簡直是不把霍家放在眼裡。
上樑不正下樑歪,下人都這麼沒規沒矩,主子又能好到哪裡去。
這下子,江素雲對秦晚晚的印象也好不起來了。
可奶娘絲毫沒有被江素雲的怒氣嚇到,反而振振有詞:「你就是霍夫人吧,你問我是什麼東西?
哎唷,這外面人都說霍夫人知書達理,我看也不過如此嘛!」
「我是誰,我告訴你,我可是晚晚的奶娘,晚晚是吃我的母乳長大的,她就是我半個女兒,我的女兒受了欺負,我替她出口氣怎麼了!」